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中国政情

蚂蚁重新上市或推迟半年 须满足新资本监管要求

字体大小:

中国监管部门连日来频频扔出“深水炸弹”,继约见马云等蚂蚁集团负责人之后,又在蚂蚁集团于沪港上市前一天勒令喊停。

(北京/上海/香港综合讯)中国金融巨头蚂蚁集团在沪港暂缓上市之后,最新消息称,中国监管部门下令蚂蚁集团须达到本月初对金融控股公司实施的新资本要求及其他规定,才能推进首次公开募股。

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前晚在内部会议上说,重新上市时间预计被推迟半年左右,但他乐观认为,监管主要是征求意见,蚂蚁须尽快满足征求意见中涉及的具体要求。

中国监管部门连日来频频扔出“深水炸弹”,继约见马云等蚂蚁集团负责人之后,又在蚂蚁集团于沪港上市前一天喊停。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昨天刊登中国银保监会官员文章,重申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早前谈话,强调金融管理工作就是要做到“管住人、看住钱、扎牢制度防火墙”。

从舆论风向和监管部门出手的节奏判断,当局将持续对蚂蚁集团施加监管压力。

彭博社昨天引述消息人士称,蚂蚁若想再次推进其上市计划,必须做出调整,包括为小额贷款部门增加资本,同时还须为该部门的全国运营重新申请牌照,以达到中国监管部门周一对金融控股公司实施的新资本要求及其它规定。

报道也引述消息人士透露,中国监管部门计划限制金融机构与蚂蚁集团合作的联合贷款等业务,并鼓励这些机构在与蚂蚁小贷的联合贷款及助贷业务等合作上更加审慎合规,甚至暂停合作。

蚂蚁在回复质询时表示,银行暂停合作没有根据,并称将继续支持银行合作伙伴做出独立的信贷决策。

所谓联合贷款,也称联营信贷、信贷联营。目前中国业内并没有标准定义、一个普遍认知是,金融机构如银行、信托等持牌机构,与第三方平台型的金融科技公司合作,基于共同的贷款条款、按约定的出资比率,联合向符合条件的借款人通过线上发放贷款。

综合中国媒体报道和中国政府网站消息,中国央行及银保监会本月2日发布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小贷公司开展助贷或联合贷款业务的,在单笔联合贷款中,小贷公司出资比率不得低于30%。

这一规定无疑冲着蚂蚁集团,直接给它戴上”紧箍咒”。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认为,该办法对蚂蚁集团构成实质性冲击,其联合贷模式将被重塑。

在中国放贷需要金融牌照,无论是银行还是消费金融,都要申请牌照。蚂蚁集团放贷,则采用了变通方法,就是地方的小贷牌照。这套模式,被称为是“高杠杆无限循环模式”,利用自身消费场景和用户数据,只需要少部分本金,就可以把贷款规模做的很大,形成非常可观的收益。

新浪财经一篇文章指出,类似蚂蚁这种网络小额贷企业之所以挣钱,是因为它只出两块钱的本金,就能通过各种金融杠杆手段放出100块钱的债,收18%的利息,也就是前期投两块钱,每年就能稳挣18块钱。

杠杆率高达100倍

“花呗”“借呗”是蚂蚁旗下微贷业务,也是其主要收入来源之一。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今年6月在中国金融科技云峰会上发言中指,马云的“花呗”“借呗”自有资本金从最初的30亿(人民币,6亿新元)通过银行贷款以及多次ABS融资最终变成3000亿,杠杆率高达100倍,直批这是“荒唐”做法。

黄奇帆强调并不是要否定科技金融,但总的杠杆不许超过10倍,“你只要做到这个,互联网金融公司没问题的。”

有分析指出,包括蚂蚁在内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不能成为独立于政府监管体系和货币政策之外的另一个金融体系,一旦出问题且数额庞大,将对中国经济的稳定构成冲击。

路透社报道称,在投行人士看来,蚂蚁上市紧急刹车显然与目前整体经营大环境有关。在中国强调发展实体经济和金融社会安全的大背景下,体量庞大的蚂蚁一旦上市必将会成为一个大而不能倒的类金融企业。

监管部门出台新规后,蚂蚁在监管压力下要么补充资本,要么收缩信贷规模,以保证监管合规。BBC报道指出,蚂蚁如果将业务转向已持有的消费金融牌照,将受到更严格的监管约束,蚂蚁借贷业务的空间和盈利能力将远比不上联合贷款模式,如果能够顺利上市,蚂蚁2万亿元人民币市值或需重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