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特稿:未获批上市已一针难求 各地民众奔义乌抢先接种冠病疫苗

字体大小:

义乌的江东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目前少数面向外地居民提供冠病疫苗接种服务的机构,一个月前开放疫苗接种。据了解,由于疫苗供不应求,目前只有网上成功预约者才能接种。

上海、江苏、广东……中国各地民众奔赴浙江义乌的一家社区医院,只为趁早注射冠病疫苗。但随着官方收紧预约条件,这批还未上市的疫苗愈发“一针难求”。庞大的接种基数,成为中国在国际疫苗竞赛中的独特优势。

即将到中亚公干的刘啸(化名),本周和同事一起坐了七个多小时火车从广东赶到义乌。但当他前天一早来到当地的江东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时,却被告知要先上网预约,通过审核后才能接种疫苗。

位于义乌东南部的的江东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目前少数面向外地居民提供冠病疫苗接种服务的机构。一个月前这里刚开放疫苗接种时,排队打疫苗的人潮络绎不绝。据了解,由于疫苗供不应求,目前只有在网上成功预约者才能接种疫苗。

手机预约页面显示,这批疫苗只限中国公民接种,申请人若非义乌户籍,须提供在义乌经商、工作或学习证明,以及近期出国机票证明。条件看似苛刻,但一名成功预约者告诉《联合早报》,只要找一家当地公司开具雇佣证明,盖上公章即可,“他们不会真的去查你是不是在这里工作”。

听闻这个“秘诀”后,从上海赶来的大学生王辉(化名)豁然开朗,决定找义乌的朋友帮忙开具在地工作证明。王辉明年要前往欧洲留学,为了让家人安心,他打算在行前接种冠病疫苗,但提交申请后却石沉大海,只得亲自到义乌来碰碰运气。

9月以来 浙江74万余人次接种

像刘啸和王辉这样吃闭门羹的人不在少数。中心工作人员透露,目前已有几千人预约接种疫苗,但并非所有人都能通过审核;前天就约有60人接种疫苗,人数比一个月前减少约一半。

中国在今年7月下旬启动冠病疫苗紧急使用,为一线医疗防疫人员和边境口岸工作人员等高暴露风险群体接种疫苗。对外贸易发达的浙江省,是最早面向公众提供疫苗接种服务的地区。浙江省政府副秘书长陈广胜10月中旬披露,9月以来,浙江已有74万3000人次接种冠病疫苗。

不过,本报询问后发现,目前只有义乌开放外地人接种预约。其他浙江城市里,绍兴市卫健委一个月前就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开放疫苗接种意愿登记,但当地社区医院受询时说,目前还没推出疫苗接种服务,甚至连疫苗都没收到。

更早发布冠病疫苗接种通知的嘉兴市,已将疫苗下发到社区。嘉兴市新兴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人员受询时说,疫苗只供应给本社区居民,目前有五六十人预约,“我们手头的疫苗都没有这么多”。

义乌和嘉兴使用的冠病疫苗,都由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公司研制。值得注意的是,这批疫苗还在临床第三期试验中,尚未正式注册上市。疫苗须分两次接种,间隔14天至28天,费用合计400元(人民币,81.5新元)。

国药:已用于近百万人 目前无一例严重不良反应

另一家疫苗研发机构——中国国药集团此前也开放过接种预约,但不久后就关闭预约通道。

国药集团昨天刚向国家药监局提交冠病疫苗上市申请。如果能在短期内获批,国药有望抢在美国制药巨头辉瑞(Pfizer)之前,成为全球首批上市的疫苗,实现中国疫苗的后来居上。

国药集团董事长刘敬桢上周披露,这批疫苗已在近百万人身上使用,目前没有一例严重不良反应报告,只有个别少数出现轻微症状。相比之下,英国药商阿斯利康和美国强生公司都曾因疫苗接种者出现不良反应而暂停试验。

不过,中国疫苗研发机构在信息披露方面的公开性和透明度,依然受到国际社会质疑。例如,中国官方并未对“严重不良反应”进行明确定义和具体说明。这也让中国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打上了个问号。

在义乌接种疫苗的公众,都得先签署一份知情同意书,表明了解疫苗可能带来的不良反应,包括接种部位疼痛、发热、红肿,甚至可能导致过敏性休克。

但对刘啸而言,和感染冠病的后果相比,疫苗的副作用不算什么。他更关心的是,打完疫苗就意味着能展开推迟了大半年的出国行程。前天晚上,刘啸收到通知:第二天就可以去接种疫苗,这让他松了一口气:“现在打一针,半个月后再打第二针,然后就能出国了。”

(记者是《联合早报》上海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