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永年:中欧投资协定预示中国第三次开放

中欧领导人在欧洲时间2020年12月30日举行线上会议,双方当天宣布完成中欧投资协定的谈判。(左上角,顺时针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路透社)

字体大小:

(深圳讯)中国与欧盟在2020年的最后第二天,宣布完成中欧投资协定的谈判。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撰文肯定,这是里程碑式的协议,预示着中国的第三次开放。

这篇于12月31日发表于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官方微信平台“IPP评论”的文章里,郑永年分析,中国先后在鸦片战争之后以及1980年代经历了两次开放,第一次被迫的开放,第二次是主动打开国门请外资进来,也正是主动开放,所以紧紧抓住了全球化所带来的每一次机遇,创造了经济奇迹。

他指出,当前中国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头号强国美国认为中国对其构成了威胁,特朗普政府和中国对立,也宣称要组成“世界队”来对付“中国队”,做着和中国全面冷战的准备。郑永年认为,今天的中国正处于第三次开放的前夜,这次开放不仅是主动的开放,更会是在多领域的单边开放,“即使美国的强硬派围堵我们,封锁我们,我们也要向美西方国家开放。今天的中国,有决心和能力这样去做。”

他认为,既然中美竞争不可避免,中国就不必避免和过于担心竞争。“从历史上看,哪个国家更开放,哪个国家就更能得到发展;一个国家如果变得封闭了,不管原来是多么强大,也会最终衰落。道理很简单,只有在开放状态下,世界市场才会存在,生产要素才会流动到那些开放的经济体。”

他指出,开放早已是中国的基本国策,中国所积累的物质财富和经验也足以应对全球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作为有4亿中产市场的经济,中国深化开放可以改变世界投资贸易的趋向。不管美国或任何一个西方行政当局的对华政策如何,美国等西方资本都不会放弃这一庞大市场。

只有掌握规则制定权 才会彻底改变被动挨骂

另一方面,郑永年在文中也提出,中国第三次开放的目标不仅是传统上的投资与贸易数量和质量、技术升级和创新问题,更重要的是方方面面的话语权和规则问题,中国还需要解决“挨骂的问题”,“只有掌握了规则制定权才会彻底改变被动挨骂的问题”。

他分析,在规则竞争方面,中国面临着改革现存规则的挑战;把市场转化为规则的挑战;主动创始和参与未来规则制定的挑战,以及竞争世界标准的挑战。

他提到,中国要思考为什么自身在世界互联网的规则制定权少而又少,如何吸引更多的国家加入“一带一路”、亚投行等中国创始的规则等。但他补充,中国不能学习从前的西方,把自己制定的规则强加他国,反之需充分考量其他国家的利益和需要。

郑永年提到,中国去年已经表示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持开放态度,相对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而言,TPP的核心却是标准,对标准的竞争更有利于中国技术提升和产品质量提高。

针对中国大力提倡的“双循环”,郑永年解读,内循环的核心是统一国内的规则,外循环则是中国规则的国际化。

他在文末倡议中国提高开放的格局,并期许中国的第三次开放,始于今年开始的第十四个五年规划。“我们要从RCEP迈向TPP,从学习规则到规则制定者。到2050年,我们必将成为人们喜欢的世界最强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