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上海古镇朱家角民宿重现“一房难求”

位于上海市郊的朱家角景区在农历新年前夕迎来一波游客,但客流量仍远少于疫情前。(陈婧摄)

字体大小:

中国特稿

去年除夕,上海古镇朱家角的“然后”民宿迎来20多名游客。不料其中一人接了个电话后,这批刚刚入住的客人就急匆匆地打道回府。同一天,朱家角景区宣布关闭所有景点。

“当时那个场面,就像打仗一样。”回想起一年前的情景,然后民宿负责人姜志超仍然记忆犹新。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受冠病疫情影响,民宿去年上半年近乎全面停摆。

朱家角景区在去年3月20日恢复开放,但当地民宿直到5月份才获准重开。姜志超说,直到七八月份学校放暑假了,朱家角的游客才明显增多,民宿生意也随之好转。

价格至少是平时的1.5倍

农历新年前夕,朱家角民宿久违地重现“一房难求”的火爆场面。采访当天,姜志超刚送走十多名游客,下一批游客很快又要入住。他掏出手机,向记者展示订房页面:“我们从初一到初五都订满了,价格至少是平时的1.5倍。春节期间的收入,可以顶平时一个多月。”

记者年前走访朱家角时发现,当地多家民宿在过年期间都被订满。同样位于上海市郊的崇明地区民宿,在订房平台上也早早预订一空。受访业者介绍,农历新年向来是民宿预订高峰期,和往年不同的是,由于今年政府提倡“就地过年”,他们接待的客人几乎全部来自上海。

一家民宿的前台员工告诉记者,疫情暴发后,民宿除了要查验客人健康码、量体温,还要在住客退房后全面消毒房间。入冬以来各地疫情复发,民宿决定过年期间不接待外省游客,但生意并未因此受影响。

“今年上海人的周边游需求比往年大,尤其是有小孩的家庭。因为学校规定出沪的学生返校前必须做核酸检测,不少家庭决定留在上海。”

旅游订房平台Trip.com提供给本报的数据显示,今年春节期间超过80%客户倾向于周边游,上海本地游搜索较平日增长61%。上海、三亚、北京、广州和苏州是农历新年期间酒店预订量排名前五,酒店订单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四或五星级豪华酒店,位于市郊的度假酒店在今年也更受欢迎。

Trip.com发言人受访时指出,规模较小且有特色的景点是在地周边游的首选。“‘滑雪’和‘温泉’依然是热门搜索词汇,‘博物馆’和‘登山’则是新晋热搜。此外,植物园、动物园和主题乐园的人气也在攀升。”

朱家角柿园客栈老板石家辉说:“上海人一向喜欢外出过年,这样就不用自己做饭洗碗。往年许多人会出国度假,现在不能出国,出省也不方便,就都跑到郊区景点。”

尽管民宿生意火爆,但石家辉却高兴不起来。他告诉记者,客栈只有六间房,过去几年春节都被订满,今年也不能随游客增加而接待更多人。比起节日期间,他更关心平日的客流量能否恢复到疫前水平。

受疫情影响,去年客栈约半年时间无法营业;重新开张后,客人也比往年少了许多。石家辉介绍,疫前客栈周末要提前两周才能订到房,“现在周末当天可能还有空房”。

过去一年住客锐减,也影响到民宿在网上的评价。石家辉说,疫前客栈在订房平台上有400多条住客评价,是朱家角一带评分最高的民宿之一。疫后住客减少,早期的评价又随着时间推移而被平台删除,现在只剩200多条评价,平台推荐度也随之降低。

除了民宿业者,出售食品和纪念品的商户生意也因游客减少而受打击。朱家角一家零食店主受访时说,以往过年前一周,景区里就已经是人山人海,今年客流量只有往年的三分之一,“外地游客进不来,光靠上海客人不行。我们好些商品都降价卖了,还是卖不动。”

根据中国交通运输部预估数据,为期40天的春运期间预计发送旅客17亿人次左右,日均4000万人次,虽然比受疫情影响的去年同期增加一成多,但仍比疫前的2019年下降四成多。Trip.com数据显示,今年春运期间航班需求锐减,导致机票价格大幅下降,北京—重庆和上海—广州的航班价格下跌超过六成。

民宿客流量随疫情波动

入冬以来中国各地疫情反弹,民宿客流量再次随之波动。姜志超回忆,去年底上海出现本地病例后,一批客人就临时取消了民宿预订。“现在疫情成了风向标,我每天都要留意有没有新增病例。”

石家辉认为,就算疫情受控,客栈也难以重现往日的光景。他说,疫情对各行各业冲击很大,民众收入也随之减少。“钱包缩水了,有些开支就会被压缩。房贷、孩子学费这些开支是不能减的,那减的就是旅游消费”,他沉吟了一会,“可能我以后应该开一间超市,卖生活必需品,毕竟什么时候大家都要吃喝。”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