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寿司店搞促销引发改名“鲑鱼”热潮 官方吁民众三思

记者18日下午走访台北车站附近的“寿司郎”馆前路旗舰店,看到大批年轻人在排队,不少人是在有朋友改名“鲑鱼”后,一起揪团去吃免费餐。(温伟中摄)
记者18日下午走访台北车站附近的“寿司郎”馆前路旗舰店,看到大批年轻人在排队,不少人是在有朋友改名“鲑鱼”后,一起揪团去吃免费餐。(温伟中摄)

字体大小:

连锁寿司店“寿司郎”推出促销,凡名字中有“鲑鱼”二字的消费者,可以全桌六人免费用餐,意外引发了“鲑鱼之乱”。全台估计有数百人改名“鲑鱼”先生或小姐,上千人沾光吃免费餐。按照台湾现行法令,民众一辈子有三次改名机会。

台湾连锁寿司店“寿司郎”推出谐音梗的促销,名字中有“鲑鱼”二字的消费者可全桌六人免费用餐,意外引发“鲑鱼之乱”,全台估计有数百人改名“鲑鱼”先生或小姐,上千人沾光吃免费餐。年轻人尤其疯狂,改名方式千奇百怪,官方赶紧吁请民众改名要三思。

按照台湾现行法令,民众一辈子有三次改名机会。内政部在面簿紧急发文并贴出梗图“实至名鲑”,呼吁大家慎重改名,以免算错踏上“不鮭路”,一辈子叫“鮭鱼”。

学者分析指出,年轻人网络次文化点燃了这次的独特社会现象,有人认为,这是业者推出“不诚恳噱头”被民众惩罚,导致损失数十万元“血本无鲑(归)”,但也无形中博取免费宣传,短期受损长线获益。

从日本扩展到台湾、共20家分店的回转寿司连锁店“寿司郎”本周三(3月17日)和周四推出两天原创行销活动,只要姓名中有“鲑”“鱼”同音者可享打折优惠,若与“鲑鱼”两字同音同字同顺序,更可全桌六人免费用餐。

zb_0319_cj_doc7eyq9p6b9c8zbs4nkl_18221751_leesuehp_Medium.jpg
台湾内政部紧急发文,并贴出梗图“实至名鲑”,呼吁大家慎重改名,并提醒一辈子只能改名三次,别算错踏上了“不鲑路”,一辈子都叫“鲑鱼”。(面簿截图)

寿司郎行销部昨午(18日)受询时告诉《联合早报》,前天全台约200名身份证有“鲑鱼”两字的民众免费用餐,昨天“实在太忙”还无法统计。

记者走访馆前路旗舰店和永春店两家分店时,发现几乎都满座,红火程度不输首日。相信顾客当中也有不少“鲑鱼”男女光顾,合计带上千名亲友一起用餐。

有受访民众亮出收据,一桌吃掉新台币1万2550元(约594新元),也有民众声称,两天内约朋友“吃10顿”,甚至上网“卖票”揪团让人吃到饱,每人行情介于新台币100元至300元(新币5元至15元)不等。

改名手续费3.8新元

一名改名叫“刘鲑鱼”的民众告诉台媒,他开心地吃了整桌寿司,结账时赫然发现去错店,走进另一家连锁店“藏寿司”,只好心痛地付清新台币7000多元(约350新元)餐费。

据各县市民政局透露,除了直接把名字改为“鲑鱼”,还有民众改为“帅鲑鱼”“无情爆吃鲑鱼流氓”“鲑鱼全部都给我端上来”“鲑鱼丼饭”“帅鲑鱼王者改名来吃寿司郎赔钱赔得爽不爽”,新北市一名男子还改了36字怪名“陈爱台湾国庆鲍鲔鲑鱼松叶蟹海胆干贝龙虾和牛肉美福华君品晶华希尔顿凯萨老爷”,令人傻眼。

有民众受访时透露,他准备与朋友一起改名为“同鲑鱼尽”。另一名改名为“范姜鲑鱼”的民众说,他到户政事务所改名时,行政员透露有人改名时嘻嘻哈哈,当场被拒绝,“所以我很正经地表示坚持,最后才成功改名。”

台湾改名的手续费是新台币80元(3.8新元),许多年轻人觉得“划算”,纷纷趁年轻留下疯狂回忆;但改回原名后,身份证上也会留下改名记录,这或许会带来不便。

政治大学传播学院兼任教授郑自隆向台媒指出,哪有人生来名字带“鲑鱼”两字,店家不诚恳行销,这回碰上贪小便宜的民众,被“修理”献上免费餐,对品牌不见得加分。

zb_0319_cj_doc7eysx4avy2b1jwv1sgd1_18221712_leesuehp_Medium.jpg
台湾网络上连日来涌现许多“鲑鱼梗”,以幽默方式描绘改名“鲑鱼”吃免费餐的奇特现象,例如一起改名叫“同鲑于尽”。(面簿截图)

学者:年轻人觉得改名吃免费餐很划算

中国文化大学广告学系主任钮则勋对《联合早报》分析,这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社会现象,相信连业者都始料不及。

钮则勋说:“很多年轻人觉得改名吃免费餐很划算,还能号召朋友吃免费大餐。把身份证贴上网后,很多人觉得很酷就有样学样。台湾独特的年轻人网络次文化,点燃这次的行销大爆量。商家的行销是否诚恳有待商榷,但它也赚到网络声量、知名度大增,以广告价值来看已达千万。”

(记者是《联合早报》台北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