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赔6.87亿 美法官斥朝鲜造成大学生死亡

2016年3月,沃姆比尔在平壤被带上最高法院受审,不久后他便陷入昏迷。(法新社档案照片)
2016年3月,沃姆比尔在平壤被带上最高法院受审,不久后他便陷入昏迷。(法新社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美国地方法院裁定,朝鲜需赔偿劳教后回美国不久逝世的大学生父母5.01亿美元(6.87亿新元),法官谴责朝鲜折磨大学生,导致其死亡。

去年6月,朝鲜释放了此前因“偷走”酒店内的宣传标语而被朝方以“阴谋颠覆国家罪”判处15年劳教的美国大学生沃姆比尔(Otto Warmbier),但他在回到美国六天后便逝世,享年22岁。

今年4月,沃姆比尔的家人在美国华盛顿联邦法院对朝鲜政府提起诉讼,索偿逾10亿美元。当时白宫表示支持,但称未参与此案。

朝鲜新闻网站NK News报道,美国地方法院25日作出裁决。根据庭令,朝鲜需支付的赔偿金额达5亿113万4683元8角(美元)。

虽然朝鲜既没有派人出庭,也不太可能支付赔偿,但沃姆比尔的家人表示,他们之所以打这场官司,是要为沃姆比尔的死讨回公道。

法官贝里尔(Beryl Howell)谴责朝鲜对沃姆比尔的审判,并指朝鲜对沃姆比尔的折磨、绑架、法外处决负有责任。贝里尔也说,沃姆比尔的证词是被迫在审判时背出的,且有多处与事实不符。

譬如,沃姆比尔在证词中提到的父亲公司的名称是错误的;他也在证词中称,自己曾在美国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偷走路牌、藏在自己床下,但他的父亲并未找到任何路牌;沃姆比尔也称自己与一家拥有4200万美元资产的卫理公会(Methodist)教会共谋犯案,但事实上他与该教会既没有关系,也不是卫理公会派教徒,该教会的资产也没有那么多。

朝鲜否认曾折磨沃姆比尔,并称他在受审后感染肉毒杆菌(botulism),服用一次安眠药后就陷入昏迷。去年九月,朝方称当时是出于人道主义,才为这名“罪犯”提供医疗关怀,直到他返回美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