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柏林围墙倒塌30年 两地差异未消弭 “隐形墙”深化东西德人心理鸿沟

2019年11月9日,是柏林围墙倒塌30周年纪念日。(路透社)

字体大小:

德国马丁路德大学社会研究中心的霍尔特曼和马尔滕斯两位学者主导做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前东德这一已经消失的国度,却在一些人心里仍旧存在,甚至是那些根本没经历过这一时代的年轻人。”

(柏林讯)将德国一分为二的那道水泥高墙——柏林围墙在1989年11月9日开始崩塌了;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头脑里的墙”一直存在到今天,完成跨越不是一件易事。

柏林围墙倒塌后,1700万东德人和6400万西德人终于能够团聚了。然而,对不少人来说,统一来得太快太突然。原因之一是,东德全盘接受了西德的规则和法律。对东德人来说,突然之间一切都跟原来不一样了。

人们不得不努力适应新的事物,大家一时之间感受到巨大压力,很多人的工作履历一下子变得一文不值。直到今天,不管在东部还是西部,不少德国人对来自“另一边”的同胞的经历并没有太大兴趣,也还有人从未踏上过另一边的土地。德国人口语里戏虐地将东部和西部居民分别称为Ossi和Wessi,也是“头脑里分界墙”的一种体现。

“团结互助税”达数千亿欧元

德国马丁路德大学社会研究中心的霍尔特曼和马尔滕斯两位学者主导做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前东德这一已经消失的国度,却在一些人心里仍旧存在,甚至是那些根本没经历过这一时代的年轻人。”

据分析,这种现象也同东西部生活水平的差异有关,这些差异至今都没有完全消弭。东部的富裕程度到今天都没有赶上西部,工资也没有西部的平均水平高。为了平衡这一差异,统一后德国纳税人一直缴纳一种“团结互助税”,累计已达数千亿欧元。如今,在西部一些基础设施年久失修的地方,一再出现所谓的“羡慕嫉妒”东部的讨论,认为东部再继续得到重建资助不够公平。

难民涌入引发忧虑情绪

在统一过程中扮演了颇具争议角色的是一个专门设置的机构——托管局(Treuhand)。它负责接管8000家前东德国营企业及其400万职工。东德经济的很大一部分被“清理”了,由于引入西德马克后东德企业丧失了竞争力,基本都被关停,大批员工失业。

统一的过程持续到2005年。生长在前东德的默克尔担任总理后,德国进入了一个经济增长的10年,东部也不例外。今天德国的平均失业率仅为5.2%。

2015年大批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难民进入德国以来,一种担心稳定被破坏的忧虑情绪在东部地区愈发蔓延。

德国社会学家贝格利希认为,现在的东部人再次面临新的变化,难民当前,他们的主观感受是,又要失掉一切,又要从头开始。德累斯顿工业大学政治学教授弗兰德说,这种感受是失落、恐惧和被抛弃的混合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