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朝亚洲逼近 女佣成主要激进化目标

字体大小:

上周,一名曾在香港和马来西亚工作近20年的印尼女佣被指或涉及11月13日北苏门答腊省首府棉兰警察总部的自杀式炸弹袭击。虽然当地警方之后证实这名38岁的女佣伊卡并无参与该次袭击,但这消息再次引发外界对女佣涉恐怖活动的关注。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亚洲国家女佣更容易成为恐怖组织激进化目标的情况?zaobao.sg带你了解。

1.菲南或成为恐怖主义新热点

随着在中东节节败退,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开始把目光转向东南亚。有学者指出,伊国组织自2017年起鼓励武装分子到菲律宾南部的棉兰老岛建立新的“哈里发国”。

美国国防大学国家战争学院伊斯兰国东南亚行动专家阿布扎指出,自2017年起,ISIS在中东不断失去阵地,但招募新人的驱动力依然持续,他们开始鼓励武装分子前往菲律宾的棉兰老岛,在那里建立新的“哈里发国”。阿布扎认为,棉兰老岛的一些区域由于安全部队腐败、大片区域无人管辖,伊斯兰国趁虚而入,在这里扩张势力范围。

2017年,效忠伊斯兰国的武装分子,如菲律宾阿布沙耶夫组织和马乌德集团等,占领了棉兰老岛城市马拉维,开始了长达5个月的围城,直到同年10月,该组织头目马乌德和哈皮伦被杀后,围城才被攻破,马拉维重返菲律宾政府军的控制。

在2016年印尼首都雅加达的爆炸袭击案中,一名在棉兰老岛参与恐怖主义活动的武装分子吉哈迪承认为该次袭击提供武器,这案例体现了棉兰老岛恐怖主义对整个区域造成的潜在威胁。

随着ISIS在中东不断失去阵地,他们开始鼓励武装分子前往菲律宾的棉兰老岛,在那里建立新的“哈里发国”。(法新社)

2.香港和新加坡存在“高风险”

由于外佣有稳定收入,懂得说英文,通常有广泛的国际网络,于是成为武装组织用来扩散恐怖主义的目标。2015年,印尼智库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IPAC)针对出国打工的印尼女佣自我激进化的情况展开调查。该研究所在2017年公布的报告发现,有约50名印尼女佣处于“被极端化的边缘”,其中43人在香港打工,四人在新加坡,三人在台湾。当中,有12名甚至尝试从香港前往叙利亚,其中四名顺利抵达,其他计划失败的女佣则被遣送回印尼。

印尼有约2.6亿人口,根据2017年世界银行报告,约900万印尼人在海外务工,占全国人口的7%。IPAC的调查发现,在香港工作的印尼女佣数量已从1990年的1000名迅速增长至今天的15万3000名。与受过优质培训的菲佣相比,印尼女佣被视为更便宜的选择。

港媒曾在2015年报道中提到,伊斯兰国在香港招揽印尼佣工为成员;他们向印佣派发传单,并表示将把新成员派遣到中国新疆“工作”。

今年9月,新加坡有三名年龄介于31岁至36岁的印尼女佣因为捐款支持国外恐怖组织的活动而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捕。2015年至今,新加坡发现19名外籍女佣被激进化或与国外恐怖组织有联系。

内政部文告指出,被逮捕的三名女佣是去年在网上接触与伊国组织有关的宣传资料,并在大约同个时间结识彼此,成为激进组织“神权游击队”的支持者。被逮捕的两名印尼女子也受到了网上联络人的鼓励,呼吁她们前往菲律宾南部加入那些支持伊斯兰国的团体。

由于外佣有稳定收入,懂得说英文,通常有广泛的国际网络,于是成为武装组织用来扩散恐怖主义的目标。(档案照)

3.女佣激进化为孤独所致

印尼反对暴力极端主义的公民联盟(C-SAVE)的项目官员阿尔法特指出,在国外工作的女佣生活孤独,她们希望与同胞产生连结,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生活中都是如此,但她们通常缺乏朋友。因此,当网上充斥着极端主义的信息时,她们无法抵抗。

IPAC研究员努兰尼亚也表示,心灵受创是女佣思想被激进化的开始,她们有的离婚,有的负债,有的遇上文化震荡。社交媒体成了她们寻求慰藉的途径之一,她们在网上容易与极端主义者建立感情,而且快速被洗脑。

努兰尼亚指出,亚洲遭激进化的印尼妇女人数似乎比中东还高,这也许是因为她们在地理位置和宗教上都面临孤立,“而在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只有大约十多名激进化女佣活跃于社交媒体上。”

据报道,一名后来被驱逐回国的印尼女佣称,她一开始先是在打扫房间时听到萨拉菲派内容的线上广播节目,她觉得自己需要更多引导,就在面簿上找寻看似虔诚回教徒的网民做朋友。随后,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住在印尼峇淡岛的29岁男子,他鼓励她前往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但由于计划暴露,她在2017年被新加坡政府遣送回印尼。

社交媒体在女佣激进化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档案照)

4.社交媒体把女佣转为“恐怖分子”

IPAC研究员努兰尼亚概括了女佣思想被极端化的过程:首先是受到刺激或心理创伤,如离婚、负债或文化冲突;接触网络上的宗教极端主义视频寻求“治愈”;与网上的极端主义者发展个人关系,如恋爱;被拉进极端主义者的聊天群;最后将极端主义思想转为行动,包括资助武装分子或策划袭击。

努兰尼亚认为,女佣“被极端化”的过程非常迅速。IPAC的研究报告显示,一名曾在香港工作的印尼保姆曾是一个非常世俗化、热爱时尚的女性,但转变为愿意为“伊斯兰国”献身的人,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有些佣工是在周末的祈祷小组或社交聚会上被招募的,她们首先会与武装分子接触,然后在思想上被激进化,然后嫁给武装分子。 

美国国防大学国家战争学院伊斯兰国东南亚行动专家阿布扎表示,像设计炸弹、组织活动等事情都是在网上进行的。阿布扎说,加密聊天程序Telegram上有数百个由极端组织同情者建立的聊天群,其中很多群是针对女性而设立的,专门讨论女性问题和抚养子女等议题。一些女佣被洗脑后,还会义无反顾地嫁给网恋男友,从资助恐怖活动的支援角色被训练成第一线的自杀式炸弹手。

一些女佣被洗脑后,会义无反顾地嫁给网恋男友,从资助恐怖活动的支援角色被训练成第一线的自杀式炸弹手。(档案照)

5.政府机构的应对措施 

新加坡目前有约25万名外籍女佣。内政部、人力部和相关机构会密切与雇主合作,避免外籍女佣社群被激进化思想影响。除了向雇主发出指导建议,新女佣须接受的融入课程也包括一个提防恐怖主义的单元,新加坡回教理事会和宗教改造小组也向女佣展开宣导,让她们了解新加坡多元宗教社会的价值观,以及向有信誉来源获取宗教信息的重要性。

针对今年9月三名激进化女佣被捕事件,我国内政部表示:“新加坡一直以来都面对恐怖主义威胁,像伊斯兰国这样的恐怖主义组织展开的恶意宣传进一步加大这个威胁。这起事件显示伊国组织领土势力范围虽显著缩小,所主张的暴力意识形态仍然能持续吸引到支持者。”

我国目前有一套严谨的措施,避免威胁我国治安的外籍人士入境我国或在我国工作与生活。任何在本地工作或生活的外籍人士若被发现有激进化行为,当局也不会允许他们继续留在本地。

香港警方也向媒体表示,香港正在密切观察国际恐怖主义趋势,持续地评估威胁,并与其他执法机关交换情报,联合执行演练。

内政部、人力部和相关机构会密切与雇主合作,避免外籍女佣社群被激进化思想影响。图为2019年9月22日,本地女佣与宗教复兴小组的成员出席在拉贾拉特南国际学院举行的对话会。(档案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