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杨安泽竞选避谈背景 亚裔美国人在多元化中寻找适合位置

44岁的杨安泽父母是来自台湾的移民。他毕业于哥伦比亚法学院,当了五个月律师后就开始创业,2015年被奥巴马政府授予“总统全球企业家大使”称号。2019年12月,杨安泽符合参加民主党初选第六次电视辩论的资格,这主要是因为他在民意调查中,四次达到4%的支持度。(路透社)
44岁的杨安泽父母是来自台湾的移民。他毕业于哥伦比亚法学院,当了五个月律师后就开始创业,2015年被奥巴马政府授予“总统全球企业家大使”称号。2019年12月,杨安泽符合参加民主党初选第六次电视辩论的资格,这主要是因为他在民意调查中,四次达到4%的支持度。(路透社)

字体大小:

美国关于少数族群的讨论,亚裔总是不在其中。日裔民主党众议员高野把主因归咎于“模范少数族裔”的神话,这种神话过度地把亚裔概括为勤奋、有成就的人,认为亚裔美国人没有面对与非洲裔或拉美裔相同的挑战。

(洛杉矶讯)12月19日,美国民主党举行2019年最后一场初选辩论,七名有资格参加辩论的参选人中,华裔的杨安泽是唯一的非白人。《纽约时报》指出,杨安泽在竞选中一直试图避谈种族背景,而长期被排除在有关少数族裔讨论之外的亚裔,仍在寻找多元化中适合自己的位置。

一年前,几乎没有人认为企业家出身的杨安泽是一位政治上可行的候选人。12月19日,杨安泽成为在民主党初选辩论中对几百万选民讲话的唯一非白人,对许多政治老手来说,这本身就是非凡的成就。

曾任加州财政部长、参加了去年加州州长竞选的江俊辉(John Chiang)说:“通常,人们不把亚裔视为领导者,但把他们视为称职的人。这种看法对所有方面都有影响,不管它是对是错,已经形成了一种印象。人们对亚裔有一种了解,在他们的集体意识中,亚裔不被视为政治领袖。”

不过,经过了几十年的移民排斥后,第二代亚裔美国人已经成熟,专家表示,他们对美国政治表现出越来越高的兴趣和参与程度。

尽管如此,亚裔美国人仍经常被排除在关于少数民族的讨论之外。来自加州河滨市的日裔民主党众议员高野(Mark Takano)说:“即使在进步人士中,这也是一个盲点。以我的经验而言,进步人士中的大多数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他们考虑少数民族时往往只想到非洲裔和拉美裔美国人,而亚裔美国人不知为什么不在其中。”

例如,在有关移民和梦想者的辩论中,亚裔议员们必须努力确保美国的亚裔无证移民被纳入战略会议和新闻发布会。

高野把造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归咎于“模范少数族裔”的神话,这种神话过度地把亚裔概括为勤奋、有成就的人,认为亚裔美国人没有面对与非洲裔或拉美裔相同的挑战。

在杨安泽引人注目的政治上升过程中,他基本上一直试图避免过多地讨论自己的背景,而是选择把重点放在他的想法上,比如全民基本收入这个标志性的政策。

在竞选期间,杨安泽选择的讨论种族问题的方式,也受到了亚裔美国人社区其他成员的密切审视。例如,他的竞选口号——“与特朗普正相反,是一个喜欢数学的亚裔男子”——以及他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场辩论中声明“我是亚裔,所以我认识很多医生”的说法,招致了严厉的批评,因为这些话延续了人们对亚裔美国人的刻板印象。

南加州大学教授、越南裔小说家阮清越说:“他(杨安泽)实际上把自己的亚裔身份当做一种幽默或转移目标的起点,他可能认为这是必要的。我觉得他还没有找到一种认真对待族裔的方法,而不是只把它作为一种让许多可能不了解亚裔的美国人放下戒心的方式,这很说明问题。”

亚裔美国人约占美国总人口的6%,作为一个投票群体还不够大,不能凭自身的力量把一个全国性候选人推向胜利。但亚裔和太平洋岛国裔美国人约占加州注册选民的六分之一,而摇摆州的亚裔美国人选民在势均力敌的选举中可能至关重要。

亚裔美国人也是美国增长最快的族裔群体。许多专家认为,得到特朗普领导下的共和党越来越多支持的反移民言论,有助于确保亚裔作为一个投票群体更多地向民主党倾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