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版特制】面对疫情大考 各国领导人都说了什么?

病毒无国界,抗疫的烫手山芋也接连落在各国领导人手中,成了他们政治生涯中突如其来的大考。(左起)美国总统特朗普、韩国总统文在寅、意大利总理孔特、伊朗总统鲁哈尼。
病毒无国界,抗疫的烫手山芋也接连落在各国领导人手中,成了他们政治生涯中突如其来的大考。(左起)美国总统特朗普、韩国总统文在寅、意大利总理孔特、伊朗总统鲁哈尼。

字体大小:

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近几周在全球迅速扩散,病毒无国界,抗疫的烫手山芋也接连落在各国领导人手中,成了他们政治生涯中突如其来的大考。

这些领导人面临的不只疫情本身,还有各自国内的复杂利益以及国际政治的角力;除了下达指令也要信心喊话,甚至与政治对手打起口水战。

从美国总统特朗普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各国领导人和政治人物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这段期间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是对抗疫情还是节外生枝?

美国总统大选将至 特朗普与对手就疫情对攻

素来爱在推特发表意见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从2月25日至今已发了数十条与疫情相关的推文,主题不外两种——批评与自己不和的媒体或民主党,以及宣传自己政府推行的抗疫措施。

特朗普自然不忘强调自己的功劳。就像以下这条推文中,他写道:“冠病疫情始于中国,之后扩散到各个国家,但在美国散播得非常慢,这是因为特朗普总统很早就关闭了边境,取消了航班。不过,特朗普现在却被什么都没做得民主党人士责怪。”

001_Large.jpg

本月3日在“超级星期二”民主党党内初选拿下九个州的总统参选人拜登,近期就借着疫情对特朗普炮火全开。他在媒体访谈和评论中批评特朗普“无能”“拒绝科学”,更指他是当前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中,领导美国的“最糟人选”。

特朗普在华盛顿时间11日晚宣布30天内禁止英国之外欧洲旅客入境美国后,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就批评特朗普说,这项举措忽略了国内测试器短缺的问题。

截至 3月12日下午,美国确诊人数已达1257人,死亡人数37人,加利福尼亚、华盛顿、佛罗里达、马里兰、纽约等州先后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不难看出,随着冠病疫情在美国加剧,这场公共卫生危机正演变为总统选举前,各党相互攻防和争取政治资本的新战场。

意大利面临至暗时刻 前副总理斥“欧盟已死”

002_Large.jpg
疫情暴发后,米兰大教堂外游客明显减少。(法新社)

“欧盟死在了希腊的边境上......现在正在罗马和米兰的商店中死去。”

意大利前副总理,前内政部长、疑欧派领军人物萨维尼(Matteo Salvini)上周三(4日)在一场记者会上,针对当前疫情如此向欧盟开火。

他批评欧盟为了“完美的预算表”,而没有在经济上帮助意大利防疫。意大利政府早前计划拨款36亿欧元(约56.9亿新元)抵御疫情冲击,甚至更多,但由于这将导致意大利财政赤字大幅增长,欧盟对意大利的拨款计划持保留态度。

萨维尼还放话说,意大利每年向欧盟缴交50亿欧元会费,欧盟却让意大利看不见出路,“在这个时候,这是不可持续的。

003_Large.jpg

在欧盟27国中,意大利疫情最严重,截至3月11日已有1万零419起病例。意大利总理孔特也不得不采取更强硬、严格的态度。本周一(9日),他宣布将原本只在北部实施的“封城”措施扩大到全国,推行史无前例的全国封锁令。

他形容意大利的抗疫举措为“规模庞大的休克疗法(shock therapy)” ,并引用英国二战时期首相丘吉尔的话,表示此时是意大利的“至暗时刻”,但也强调意大利必将走出困境。

004_Large.jpg

法国疫情恶化 右翼政客吁限欧盟人员流动

005_Large.jpg
巴黎街头一名戴口罩的市民。(彭博社)

除意大利外,法国也是疫情严重的欧洲国家之一,截至3月11日已有1784起确诊病例。

法国卫生部长维兰(Olivier Véran)本月初已向民众建议,应避免传统的“贴面礼”——用亲脸方式打招呼,以防病菌传播。

法国与意大利北部接壤,政界因此也出现关闭边境的呼声。法国右翼政党国民联盟领导人勒庞(Marine Le Pen)就提出,应停止欧盟人员自由流动;联盟另一成员贝尼厄(Aurélia Beigneux)则直言,欧盟人员与货物自由流动和无边检政策,是疫情加倍扩散的原因。

面临这场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欧洲右翼政党和疑欧派似乎找到了自难民问题后,另一质疑欧盟的发力点。民众对疫情扩散和医疗品供给不足的恐慌,也促使他们重新检视欧盟一体化的利弊。有分析认为,此次疫情可能是今年初英国脱欧后,欧盟面临的另一轮打击。

金正恩给文在寅捎去慰问 朝韩关系改善……了吗?

除中国外疫情最严重的亚洲国家韩国,则得到了北方邻居出乎意料的慰问。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本月4日给韩国总统文在寅发了一封亲笔信,他在信中就疫情对韩国人民表示慰问,还对文在寅的健康表示关心。金正恩对韩国信心喊话说,相信韩国一定能在抗击冠病疫情的战斗中取得胜利。

但由此判定金正恩有意改善朝韩关系,恐怕也太乐观。本月2日,朝鲜发射了两枚疑是短程导弹的不明飞行器, 9日又发射疑是弹道导弹的飞行物。

对于朝鲜前后矛盾的信号,有分析认为,金正恩一方面可能需要在防疫工作与韩国开展合作或寻求帮助;但另一方面,朝鲜也希望展示对国防坚定不移的姿态,继续向美韩施压。

朝鲜目前的疫情则是个谜。尽管朝鲜在疫情暴发初期就关闭与中国的边境,也一直强调国内无人感染,但这一说法受到外界质疑,甚至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朝鲜当局处决了感染冠病的患者。

伊朗:官员“佛系防疫”引反弹

006_Large.jpg
清洁工在伊朗的法蒂玛圣陵进行消毒。(法新社)

在伊朗这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宗教的影响力不容忽视,重要性还可能大于公共卫生。位于圣城库姆(Qom)的法蒂玛圣陵,在疫情暴发后并没有关闭,圣陵监管人萨伊迪(Ayatollah Mohammed Saeedi)还鼓励信徒前来朝圣,因为圣陵是一个具疗效的地方。

007_Large.jpg

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里奇(Iraj Harirchi)在疫情初期则称,隔离城市是过时的手段,建议“大多数冠病感染者不必前往医院,在家休息喝水补充维生素就行”。

008_Large.jpg
伊朗当局呼吁民众减少出行后,法蒂玛圣陵今年3月1日的人群(下图)明显比去年9月15日的人群减少。(法新社)

不过从3月初起,伊朗的冠病确诊病例开始剧增,民间开始对领导人早前掉以轻心的姿态产生不满,认为政府瞒报疫情,疫情防控不到位。

截至3月12日,伊朗的累计确诊病例已达1万零75起。

伊朗政府近日试图将不满情绪导向美国。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上月底称,只要伊朗求助,美国愿意帮助伊朗抗击疫情,伊朗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 )回应说,美国如果真心想帮忙,就应解除包括医疗用品进口禁令在内的对伊制裁。伊朗外长扎里夫(Javad Zarif)更进一步说,美国是恶意加强对伊朗制裁,试图耗尽伊朗国内抗击疫情所需的资源。

政治角力为抗疫添挑战

有人说“病毒没有政治”,但可能感染病毒的人类,很多却是不折不扣的政治动物。疫情之下的政治角力,为抗疫任务增添了不少挑战。

眼看疫情在全球迅速扩散,多国纷纷出台抗疫举措,但各国应对能力参差不齐也是事实。领导人之间如何互鉴经验和协调战略,快速建立全球卫生治理方案,是对抗疫情的一大考验。  

毕竟一个国家是否能战胜疫情,靠的不仅是自身努力,还取决于各国抗疫的速度和意愿。在全球战疫的当下,哪个国家都无法独善其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