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国际特稿:封不封城都是艰难决定

3月27日,印度全国封城第三天,害怕失业挨饿的大批农民工朝着北方邦方向,徒步返乡。(法新社)

字体大小:

要钱还是要命?这种抢匪亮刀威胁的喝令,如今成了世界多国政府面对的两难抉择,特别是欠发达国家。面对形同抢匪的冠病病毒,欠发达国家得在保经济和保人命之间做出权衡,如何拿捏得当是道难题。一起看看两个人口大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以及同区域的马来西亚如何应对。

大疫当前,在抢救生命和保护生计之间,世界各国政府都在走钢索。

封城,是为了阻断病毒传播,人与人必须停止接触或保持距离;不封城,是出于保护经济,怕人们丢饭碗最终导致社会动荡。封或不封背后的核心问题是:有没有条件封?

对于贫穷和欠发达国家的民众而言,封城可能是灾难的降临,因为夺命的不只是病毒,还有贫穷。

印度封城 穷人遭殃

据法新社报道,截至昨天,全球有超过40亿人因抗疫措施而被禁足在家,全球第二大人口大国印度占了13亿。

3月24日,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全国封城21天,全球最大规模的封城行动登场。从宣布到落实封城,莫迪只给13亿人四小时的时间去反应。违反封城令,最高惩罚是两年牢狱与巨额罚款。

可是,封城令一下,马上浮现一个大隐患——数百万甚至千万名农民工的返乡潮形成潜在感染群,甚至可能把病毒从城市带回农村。

印度有1亿7600万人属于赤贫人群。国际劳工组织数据显示,贫民每天收入约1.84美元至6美元,只能勉强糊口。他们为讨生活而到大城市打零工,从事人力车夫、建筑工人或街头小贩等卖劳力的工作,收入不稳定,也没多少储蓄。

病毒肆虐期间流行的“居家办公”,对贫民来说是富人的奢侈。封城意味着手停口停,等于把他们逼入死角。外交政策网站引述在孟买工作的农民工莱尔说,一家八口靠他每天赚取3美元养活。“我一个星期不出门,孩子妻子都会死。”

因封城而没了工作,4500万名农民工从城市蜂拥返乡。由于公共交通停止运营,各地一度涌现大批徒步数百公里返乡人潮。长途跋涉挨饿劳累,也容易出意外,一些人因此死于返乡途中。

封城一周后,诸多问题陆续出现。

好多家庭无法储藏粮食,因为印度仅三分之一家庭有冰箱。城市贫民窟情况严峻,居住空间狭小之外,卫生条件又差;自来水供应不足,连洗手都成问题,人与人之间更不用奢谈社交距离。4月1日,即封城一周之后,印度最大贫民窟、位于孟买的塔拉维贫民窟首次证实出现确诊病患。

试想想,一大群人长期受困狭小空间,外出找工或觅食又被阻止,人心躁动难免。

关注公共卫生议题的印度社运人士拉维·杜格警告:“一场公共卫生危机可能转化为社会经济危机,这个风险是存在的。”

《华尔街日报》南亚分社社长比尔·史宾铎也认为,封城措施虽然在一些发达国家有效,但像印度这样的欠发达国家很可能适得其反。

莫迪很清楚封城给穷人造成的困难,他在电台广播节目中表示无可奈何。“实施封锁是很艰难的决定,但我别无选择。对于给大家造成的困难,我道歉。我知道很多人在生气,请原谅我。”

封城两周5000万人失业

根据最新报告,印度封城两周已导致至少5000万人失业。

为防止社会动荡,莫迪政府3月26日宣布了一项近230亿美元(约325亿新元)的经济援助配套,给穷人提供谷物和豆类定量配给,向8300万个家庭提供免费的燃气烹饪缸,接下来三个月向约2亿名妇女提供每月6.65美元的现金。

但一大问题是,很多农民工是未经登记的“黑工”,因此很可能拿不到政府发放的现金和粮食等失业援助。据报道,在印度4亿7000万人的庞大劳动队伍中,“黑工”占比高达80%。

“经济可复苏 人死不能复生”

截至昨天,印度累计冠病确诊7997例,死亡人数249人。

以13亿人口来说,这样的病例数字不算高,但这些数字恐怕没反映实情,主要是受限于检测病毒的能力与普及性。印度每百万人中,接受病毒检测者不足35人,在全球几乎垫底。

由于确诊病例增速还是较快,德里首席部长凯杰里瓦尔昨天说,莫迪已决定将原定于本月14日到期的全国封城令延长至本月30日。牛津经济研究院的印度和东南亚经济负责人基肖尔判断,一旦印度60%地区封城至4月底,第二季经济恐萎缩多达10%。

尽管如此,南部泰伦加纳邦首席部长钱德拉塞卡·拉奥表示支持延长封城。他说:“经济可以复苏,但人死不能复生。”

什么时候解除封城,还是要看疫情何时平缓。可是,如何遏制人们外出群聚是个大问题。

印度警察采取各种高压手段对付,社交媒体上疯传的视频显示,警察用藤条或警棍当街鞭打违令者,直接把他们打回家中,有警察还处罚民众做蹲跳,甚至要他们在地上打滚。

菲总统:违反封城令格杀勿论

20200412_news_phillipines.jpg
菲律宾封城之后,这个流浪家庭和他们的狗一起睡在空旷的马路旁。(路透社)

在菲律宾,随着疫情蔓延以及各种违反封城令的行为发生,作风强硬的总统杜特尔特已下令对滋事群众格杀勿论。

封城是希望用空间换取时间,看看能不能拖到疫苗或医治方法出现,同时让脆弱的医疗系统缓口气,抓紧时间填补床位、呼吸机和保护配套等医疗设备。

至今不封城 印尼担心什么?

20200412_news_indo1.jpg
印尼总统佐科至今不敢贸然宣布封城锁国,只宣布全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允许地方政府实施更大规模的社交距离政策,并加紧在疫情最严重的雅加达地区进行消毒工作。(法新社)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西瓦格·达尔马·内加拉(Siwage Dharma Negara)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分析指出,封城要发挥效用,必须至少符合三个条件:

一、政府要有能力执行政策,包括给生计受影响的民众提供支援;

二、政府要有足够的资金去落实经济援助措施,否则将付出巨大社会与政治代价;

三、政府要加强执法,让民众遵守居家令,而发展中国家往往欠缺执法能力。

西瓦格判断,因为看到印度和菲律宾等国的封城经历,所以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至今不敢贸然宣布全国封锁。

佐科只宣布全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同时允许地方政府实施更大规模的社交距离政策,代替全面锁国或封城,包括疫情最严重的雅加达地区也如此。

斋戒月人潮恐成防疫缺口

印尼人口超过2.6亿,是世界第四大人口大国。目前3800多名冠病病患和327个死亡病例中,约三分之二来自雅加达地区。

雅加达政府已在昨天启动大规模社会限制措施,包括部分企业在家办公等,估计250万名农民工因失业被迫返乡,掀起大规模人口移动。

更令人担忧的是,为期一个月的斋戒月将在本月23日开始,返乡人潮之汹涌犹如中国春运。

据彭博社报道,澳大利亚迪肯大学全球伊斯兰政治学教授格雷格巴顿预计,“返乡人潮将点燃疫情风暴”,如果有病患返乡,他们将把病毒带回家乡,耗尽当地的资源。

根据印尼情报机构和专家的预测,到5月底,印尼累计冠病确诊病例可能高达9.5万起。印尼大学公共卫生教授庞杜预估,如果不采取严格防疫措施,确诊病例将上看200万。

庞杜警告:“我们需要采取全国性措施,因为这不是普通的病毒,而且疫情不仅在雅加达地区蔓延,全国都受威胁。”

尽管如此,佐科继续顶住舆论压力,坚决不封城。

佐科不封城三大原因

西瓦格分析指出,这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也是一场经济危机,佐科不封城的深层原因不外有三。

政府实施全国封城的能力有限,也欠缺财政资源去减缓封城所造成的经济与生计影响;政府因执行力及规划力不足,担心封城可能带来反效果,例如影响基本粮食的物流和运输;政府要避免国家经济遭受重创,防止大范围的破产、失业和金融危机。

此外,印尼有过半的劳动人口属于“非正式行业”如摩托车司机,封城将导致庞大人群失去饭碗。

西瓦格说:“这巨大的经济与社会重创将是印尼难以承受的。”目前印尼政府的应对方案,“可能不是最好的方法,但也不是最坏”。

在雅加达做杂工的吉哈诺就告诉彭博社,他打算与妻儿返回250公里外的西爪哇岛村庄,因为很快就会手停口停。“回到我的村庄,至少我不用担心吃的,现在正是丰收季节。”

忧通胀引动荡 排华苗头再现

雅加达是印尼首都又是疫情最严重地区,它封不封城尤其令人关注。

印尼经济金融发展研究所经济研究员庇玛指出,雅加达是印尼的经济中心,一旦封城导致经济活动瘫痪,全国就可能陷入危机。

他说,70%的货币运行都集中在雅加达,股票交易和央行也都在首都,不仅如此,雅加达的粮食供应主要来自邻近地区,一旦封城影响供应,商品短缺将致价格上涨,全国通胀率可能升至6%。

即使不封城,印尼经济已经受冠病疫情影响,增长率料从5.3%降至2.3%,甚至降至0.4%。如果通胀引发动荡,历史噩梦可能重演。

1998年,印尼受亚洲金融危机冲击,货币大幅贬值,物价飞涨、排华浪潮爆发,时任总统苏哈多最终被迫下台。有了前车之鉴,印尼领导人在保人命和保经济的考量之外,还得顾及保政权的问题。特别是近来,印尼网络舆论已开始掀起零星排华苗头。

经援配套+行管令 马国封城抗疫初见效

20200412_news_klnew.jpg
马来西亚自3月18日起实施行动管制令,吉隆坡地标双峰塔前一片冷清。(路透社)

样样都要保,政府要拿得出钱才好。

最新一期的《经济学人》杂志引述牛津大学的数据说,全球至今有27个新兴经济体进入封城状态,它们的封城措施足以同富裕国家相比,但政府补助却远远不足。

以印度为例,政府拨出的援助只占GDP的0.8%,其中还包括了现有政府预算,只不过提前发放罢了。与之相比,美国这个发达国家出台了高达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配套。

在新兴经济体当中,唯一例外是马来西亚。

文章指出,马国公布的经济援助配套占GDP的16%,配套包括贷款担保、薪金补贴甚至免费上网,“这是很多新兴经济体做不到的”。

马国首相幕尤丁在3月16日通过电视直播宣布,18日起实施行动管制令,违反禁令可在刑事法典下受罚。

3月27日,幕尤丁公布总值2500亿令吉(约820亿新元)的振兴经济配套,这也是马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振兴经济配套,主要用于发放人民现金援助和雇员薪金补贴。4月6日,再推出总额100亿令吉(约33亿新元)的配套,协助中小企业减缓疫情所造成的冲击,工资津贴从原有配套的59亿令吉增至138亿令吉。

反应及时 马国封城有效

20200412_news_expert1.jpg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马来西亚研究项目副主任李活安博士:马来西亚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有效控制了疫情,每天新病例相对稳定增加,避开了爆炸式增长局面。(互联网)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马来西亚研究项目副主任李活安博士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说,现金援助、薪金补贴加上延后还贷、租金和水电费等,将能为家庭、工人和企业送上及时雨,但自雇人士和未正式注册的企业恐难获援助,其他脆弱群体如农民工和难民可能被遗漏。

无论如何,李活安肯定马国政府“反应及时”,现有措施足以撑过未来两三个月,但如果疫情持续,那政府就得推出更多措施,劳资政三方要协商制定一个中期计划。

马国在推出行动管制令初期一度引起混乱,包括跨州要不要报备以及大学生是否继续留校等。

李活安说,行管令落实初期缺乏协调,但当局很快纠正过来,再加上一些资深公务员如卫生部总监诺希山如定海神针,定时给民众发放信息,在应对疫情上“有助于政府建立与民众之间的互信”。

虽然发生一些执法人员对违规者采取过激手段的事件,但李活安认为,行管令还是有效控制疫情。“每天的新病例相对稳定增加,避开了爆炸式增长局面。”

本周三至周五,马国连续三天的冠病痊愈者比新增病患多。慕尤丁前天宣布,行管令将延长两周至本月28日,但数个特定经济领域获准在行管令期间逐步开放运作。

世纪病毒让每个国家领导人陷入两难。人命无价,经济也不能倒,封不封城都是艰难的决定,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权衡考量,无论做出什么选择,最后都得付出一定代价,只能取其轻。

碰上百年一遇瘟疫大危机,有钱确实非常关键,也再次凸显富裕国家必须向贫穷或欠发达国家伸出援手的重要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