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走在抗疫前线 海外菲籍护士以命抗战

在海外努力奉献的菲籍护士,承载了许多令人唏嘘的故事及困境。

字体大小:

菲律宾一直是许多西方国家专业护士的最大输出国,在今年暴发的冠病疫情期间,全球护理人员需求大增,而在海外工作的菲籍护士填补了这方面的严重空缺。这些菲籍护士在海外努力奉献的当儿,也浮现了许多令人唏嘘的故事及困境。

菲劳力出口策略和低薪问题使护士外流

菲律宾的出口劳力一直是国内主要的经济来源,自90年代末期起,菲律宾政府注意到欧美以及市场出现了大量的护理人员需求,于是菲律宾开始出现系统化的“护理经济链”,以出口为导向开设许多护理专科学校;学生毕业后,透过中介“输出”到有人力缺口的国家。

据报道,2012年至2016年期间,菲律宾每年有2万6000名专业护士,当中有约1万8500名迁移海外工作。自1960年以来,已有超过15万菲律宾护士移民美国,目前,菲律宾护士占到了美国外国护士的三分之一。

菲律宾的护士工会表示,护士不留在国内的原因,除了政府强力推行的出口策略,另一主要原因,来自于国内医疗体系针对护士的工作权益以及低薪问题。据《海峡时报》报道,在菲律宾国立和大型私立医院,护士的起薪为约2万5000比索(约701新元),但在一些省份,护士的月薪可低至3000比索到1万比索之间。相比之下,菲籍护士在国外工作可获取多五倍的工资,差距极为悬殊。

菲律宾的护理人员在国内遇到苛刻的劳动环境,不得不远赴海外打拼;但即便到了国外薪资有所提升,仍需面对离乡背井的孤立无援,在疫情暴发下,更凸显了这些仰赖外国劳动力的国家,背后长期存在的移工权益争议;菲律宾的护理人员,无论在他国又或是家乡,眼前都面临各自难解的问题与困境。

走在防疫前线的菲籍护士面临着巨大的染病风险。(法新社)

移民美国当护士 35岁菲籍妈妈染病身亡

据加拿大新闻网站《加西周末》报道,近日,一位在美国当护士的年轻菲籍妈妈,刚刚生下小儿子五个月后,便在工作岗位上感染冠病,入院一天后不幸病逝,留下了三个年幼的孩子。

这名死者是美国芝加哥一名养老院的护士,名叫克丽丝,从菲律宾移民至美国。死前不久,她曾在面簿上贴文发泄疫情之际的工作压力,她写道:“请称我们为自杀团队”,并发布了一张自己带着口罩工作的照片,指“病毒糟透了”,“待在家中,拯救生命”。

4月24日,克丽丝出现了咳嗽、流涕、腹泻等症状,而冠病检测结果呈阳性。当时医生没有第一时间将克丽丝收治入院,而是让她居家隔离,她立即订了一家旅馆自我隔离,避免孩子和丈夫陷入感染风险。

一周内,克丽丝的症状急速恶化。5月1日,克丽丝在旅馆房间内突然感到缺氧、呼吸困难,于是赶紧强撑着来到医院。医生立即把她送进加护病房插上呼吸机进行拯救。然而,不到24小时后,克丽丝就心脏骤停,撒手人寰了。

走在防疫前线的菲籍护士面临着巨大的染病风险。(法新社)

菲籍护士被告知“病危才能休息”

另一名在美国工作的38岁菲籍护士史考尔近期的遭遇也令人心酸。据美国的医疗新闻网站STAT报道,史考尔于2006年从菲律宾来到纽约,疫情之际他一直在纽约州皇后区的加护病房和放射科照顾冠病患者。

史考尔3月份出现发烧和发冷的症状,但是由于病患大增,他被告知除非是病危的情况,不然他依旧得抱病工作。数日后,他接受了冠病测试,并于4月14日确诊患病。目前,史考尔已康复,不再出现冠病症状,但他仍继续住在酒店自我隔离,以避免把病菌传染给家人。疫情暴发以来,当了将近20年护士的史考尔告诉媒体,周围的数名患者病逝让他伤心欲绝、心烦意乱,“我从未见过如此多的死亡”。

史考尔也指出了菲籍护士在异乡面临不公平待遇的情况。他说,疫情将原本就存在的种族歧视问题放大,疫情之际,菲籍护士一直负责最危险和艰辛的工作,但仍不被重视;菲籍护士遭遇的不平等工作量以及不被认可让他感到沮丧。

疫情之际病患人数大增,有护士被告知只有在病危的情况下才能请病假。(法新社)

医院未提供医疗口罩等重要防护用品

在旧金山医院工作的菲籍护士、加拿大护士联谊工会副主席科尔特斯也指出,在前线工作的许多护士并未获得所需的N95口罩,而当中不少医护人员只戴着自制口罩,并不足以防疫。

科尔特斯指出:“在菲律宾的社会文化中,菲律宾人很少会投诉,也从不会质问上级”,而她担心,她的菲籍同胞或因此默默忍受这种缺乏安全措施的职场环境。

另外,截至5月,英国已有25名菲籍护士染疫丧生,这占全英国前线医护人员死亡总数的19%。这使英国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HS)备受“个人防护设备不足”的舆论,也引起英菲两国关注菲律宾医护移工疫情之下的境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