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点带你了解朝韩联络办公室炸毁事件

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16日被炸毁。
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16日被炸毁。

字体大小:

朝鲜半岛局势最近疑云再起。6月16日,朝鲜炸毁了位于开城工业园区的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一度缓和的半岛局势恐再次陷入对峙局面。这一举动包含了哪些政治意图,又意味着什么?zaobao.sg带你了解。

朝韩合作的重要象征遭摧毁

韩朝联络办公室于2018年9月正式启用,是自二战结束后,韩朝首度开设的联络办公室,对两国关系具有重要意义。开城工业园区是朝鲜境内一个由大韩民国营运的工业区,朝韩联络办公室一共四层,分别有约20名韩国及朝鲜官员驻守,负责交换讯息及讨论韩朝议题。办公室具体职能包括磋商联络、支持民间交流,以及便利两地人员往来等。

朝鲜炸毁了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一度缓和的半岛局势恐再次陷入对峙局面。(法新社)

岂料,这曾被视为“韩朝全天候沟通渠道”的办公室启用不到两年,就沦为了朝韩战争中的牺牲品。

今年5月31日,名为“自由朝鲜运动联盟”的韩国民间团体在靠近朝鲜的边境地区,通过大型气球向朝鲜方向散发了50万份反朝传单、2000张一美元的纸币和1000张手机内存卡。

6月4日,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首次对此事表态,称韩方若不对此采取相应措施,“将面临开城工业园区被拆除,朝韩联络办公室被关闭,或朝韩军事协议被解除的局面”。

随后,韩国统一部发言人吕尚基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指出,希望各界停止发送传单,因为此举不仅造成边境地区局势的紧张,还威胁人身与财产安全,但对金与正显然并不买单。

金与正13日再次发表谈话,称韩国纵容向朝鲜散发反朝宣传单的行为,诋毁朝鲜最高领导人,朝韩因此已到了一刀两断的时刻,而朝方即将对韩采取行动,不久将会看到朝韩联络办公室“支离破碎的悲惨场景”。

6月16日上午,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发表新闻公报,称将在朝韩已实现去武装化的地区重新部署兵力,“军队已保持万无一失的备战状态”。当天下午,开城工业园一带就传出了有巨响和烟雾,韩国统一部证实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被炸毁了。

就朝鲜炸毁韩朝联络办公室大楼一事,韩国统一部次官徐虎16日召开记者会时表示,朝鲜单方面炸毁联办是“缺乏常识且不可容忍的行为”,韩国政府对此深表遗憾并强烈谴责,而朝鲜将为此承担应有的责任。

据BBC中文网报道,韩国梨花女子大学教授易斯里在接受法新社访问时说:“朝鲜开始了一个挑衅循环,逐步升级。”他认为,韩朝联办的爆破是对韩朝和解与合作的象征性打击。

朝鲜向韩国施压或为增加与美谈判筹码

有分析指出,朝鲜如此强硬的姿态并不仅仅与传单事故有关。实际上,在无核化谈判陷入僵局之际,朝鲜似乎在利用传单问题逼迫韩国政府向美国施压,以达成豁免或减轻制裁。

自2019年初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越南举行的第二场峰会宣告破裂以来,朝韩关系便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法新社)

金正恩和韩国总统文在寅曾于2018年4月时在朝韩边境会晤,相互表示友好。但自2019年初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越南举行的第二场峰会宣告破裂以来,朝韩关系便一直处于紧张状态。这场峰会的破裂,是因为美朝双方在取消制裁与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  分析人士认为,朝鲜经济可能在美国持续的制裁以及冠病疫情之下恶化,此外,由于制裁措施,平壤也无法与首尔恢复联合经济项目,这才导致朝鲜决定以挑衅的方式来获得美国在经济制裁上的让步。

据多维新闻网引述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韩国国防部智库“韩国国防分析研究所”朝鲜专家金镇娥指出,朝鲜只是拿传单事故当借口,想打破与美国协商的停滞状态。金镇娥说:“朝鲜只是拿韩国当代罪羔羊与垫脚石,为与美国的谈判重新建立脉络与动能,朝鲜最终战略目标还是要吸引美国注意力,尤其是特朗普。”

非营利组织国际危机组织高级顾问金杜妍也指出,此举目的是“加大筹码、制造危机,向首尔施压,得到朝鲜想要的东西”。她说,长期以来,在得不到想从美国得到的东西时,朝鲜倾向于向韩国施加压力。

金与正发狠 预示其权力升级  

据法新社报道,今年3月,金与正才首度以自己的名义发表声明。最近几个星期,她已代表平壤站在最前线,谴责韩国境内脱北者朝朝鲜散布传单。金与正13日警告称:“不久之后,将看到南北联合联络处完全倒塌、毫无用处的悲惨景象”,而爆破仅发生在这一警告的三天之后;以此推测,金与正目前正负责对韩事务。

在金正恩的提拔下,金与正上位本是迟早的事。(路透社)

澳大利亚人中文网引述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国际关系讲师帕尔多的分析指出,朝鲜试图加剧与韩国的紧张以转移国内经济疲软的状况是合理作法。帕尔多说:“金与正要领导或想让人看到她有领导力……摆出必要时她会对韩国摆出强硬姿态。”

也有分析指出,朝鲜国营媒体描绘金与正代表平壤对脱北者传达愤怒,可能是为了加强朝鲜军方和其他鹰派对她的信赖。

另外,金与正在朝鲜中央通信社上周末刊载的声明中,形容自己的权力是由“最高领导人、党和国家赋予”,似乎也透露着她地位的提升,而这其实早在预料之中。金与正本来就是是金正恩最信任的幕僚之一,两人同在瑞士受教育,金正恩在父亲2011年去世后继承权力,金与正的地位随之快速攀升。

首尔的朝鲜大学院大学教授梁茂进指出,金正和胞妹的关系“异常紧密”。梁茂进告诉法新社:“金正恩和金与正在海外共度大半孤独的童年时光,我认为除了手足之爱,他们就是在那时候建立起类似战友的情谊。”

在金正恩的提拔下,金与正上位本就是迟早的事,而这次的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炸毁事故只不过是印证了她权力升级的事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