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选保守派女法官填补自由派留下空缺引激烈争议 特朗普提名巴雷特为最高大法官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夫人梅拉尼娅(中)周六在白宫玫瑰园举行记者会,宣布提名巴雷特(右二)为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的丈夫杰西(左一)和六名子女也到场支持她。(彭博社)

字体大小:

若这项提名最终获得通过,美国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将扩大至6比3。保守派可能在特朗普下台后继续掌控最高法院长达数十年。这项提名引起民主党人强烈批评。

(华盛顿综合电)美国总统特朗普周六(9月26日)提名保守派女法官巴雷特为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填补近日去世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留下的空缺。若这项提名最终获得通过,保守派将在最高法院获得可能持续数十年的主导优势。

这项提名引起民主党人的强烈批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当天重申,大法官人选应该等到11月总统选举后由新一任总统提名。

特朗普周六在白宫玫瑰园宣布提名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为大法官时说,他在做出这个选择之前仔细研究了巴雷特的履历,并大赞她是美国“最杰出、最具天赋的法律人才之一”。他敦促参议院迅速审议这项提名,“避免进行个人和党派攻击”。

48岁的巴雷特现为美国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她在白宫接受提名时承诺,将忠实和公正地履行美国宪法所赋予她的职责,为所有美国人服务。“我不会为了自己圈子里的人而承担这个任务,当然也不会为了自己。”

巴雷特是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提名的第三位保守派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若这项提名获得通过,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将从现有的5比3扩大至6比3。由于最高法院大法官为终身职,保守派可能在特朗普下台后继续掌控最高法院长达数十年。

特朗普为激发宗教保守派投票热情

在美国定11月3日举行总统选举之际,大法官空缺成为选举议题之一。巴雷特是虔诚的罗马天主教徒,在堕胎、移民、控枪等问题上保守立场鲜明,包括支持进一步限制堕胎权和投票权、扩大宗教权利、反对收紧控枪措施等,有助于激发共和党人和宗教保守派选民的投票热情。这被认为是特朗普选择她的重要原因。

特朗普周六稍晚出席竞选集会时告诉支持者,巴雷特将“捍卫上帝给予你们的权利和自由”。

民主党对于特朗普赶在大选前提名大法官的做法极为不满,他选择一名保守派来取代以倡导性別平等著称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更进一步激怒了民主党人。担任大法官长达27年的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本月18日因癌症病逝,终年87岁。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说:“看到他们选出一个似乎执意要推翻她所有努力成果的人,在天堂的金斯伯格大法官一定气得无法安宁。”

民主党人称,若巴雷特出任大法官,她将投票推翻俗称“奥巴马医改”(Obamacare)的《平价医疗法》(Affordable Care Act),在当前冠病疫情持续之际,这将导致许多美国人失去有助于保护他们性命的医疗福利。

民主党人重申,大法官人选应待选举后由新一任总统提名。拜登周六发声明说:“参议院应在美国人挑选出新一任总统和国会之后,才着手填补这一空缺。”

《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ABC)展开的一项联合调查结果显示,57%美国人反对在总统选举前提名大法官,支持这么做的则占38%。

最高法院大法官须要国会参议院批准通过方能任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定10月12日展开提名确认听证会,以在总统选举之前表决通过巴雷特的提名,预料民主党将想方设法阻挠提名程序,但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里,成功的可能不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