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美国总统选举2020

分析:最后一场电视辩论未大幅改变美国民意

特朗普(左)和拜登在第二场也是最后一场电视辩论中,针对一系列课题激烈交锋,但显然比第一场有序。(彭博社)

字体大小:

(纳什维尔综合电)美国总统特朗普及民主党竞选对手拜登周四(10月22日)举行最后一场竞选电视辩论,争取投票意向未定的选民。分析认为,这场辩论并不会使当前民意发生很大的变化。

美国媒体认为,相对于上一场辩论,这一回是“内容丰富的正常辩论”,双方在多个问题上“深入对峙”。特朗普的表现明显优于第一场,“他成功控制住了自己”,没有采取“打断插话”策略;拜登同样有备而来,有效抵挡了特朗普的攻击。

此次辩论在田纳西州首府纳什维尔一所大学举行。在9月的第一次辩论中,两人互相谩骂,场面混乱;这一次,两人明显较克制,大致上都能尊重对方的发言时间,使辩论内容较为扎实,不过,人身攻击仍难免。

除了选民最关注的冠病课题,两人也在经济、种族、气候变化、医疗和移民课题上交锋,并互指对方秘密收取海外资金。

对于冠病肆虐这个核心议题,拜登一开场就直斥特朗普必须为超过22万美国人死于冠病负责,称他不配继续当总统。“任何造成如今局面的人都不应该继续担任美国总统。”

尽管美国疫情近日再转急,特朗普仍说政府的抗疫工作做得“非常好”,疫情“渐渐得到控制,这个病毒正在消失”,还说“几周之后就会有疫苗”。

他重申,美国不能再为遏制病毒传播而封锁经济。“我们正在学习与之共存。我们别无选择。”拜登立即驳斥说:“学习与之共存吗?拜托,我们正与之共赴黄泉。”

针对疫情交锋之后,两人又互指对方与外国势力有不当接触。特朗普再次指责拜登和他的儿子亨特在中国和乌克兰有不道德行为,并指拜登家族从“外国关系”中获利。拜登则指俄罗斯和中国“付了很多钱”给特朗普。两人在指责对方接受外国资金时,都没有提供具体证据。

拜登斩钉截铁地回应称:“我一生中未曾拿过任何外国势力的一分钱。”

拜登反过来挑战特朗普公开纳税单。他指着特朗普说:“你任何一个年度的纳税单都未曾公开。你在遮掩什么?”

《纽约时报》不久前曾报道,特朗普在2016年和2017年每年仅缴税750美元(约1017新元)。对缴税问题,特朗普重申他缴了“数百万美元的税”,并且会“尽快公布”纳税单。

拜登立刻说:“这话你已经说了四年了,快给我们看你的纳税单”。据悉,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期间就曾表示在国税局结束相关审计后会公开自己的纳税单,但至今没这么做。

在移民与种族关系课题上,两人也是短兵相接。拜登指特朗普是史上“种族歧视最严重的总统之一”。他形容特朗普:“他给每一场种族主义大火添油。”

特朗普则批评拜登起草的1994年犯罪法案使更多少数族裔被告遭监禁,还声称自己为美国黑人所做的事比任何总统都多,“可能”只少于1860年代内战时期的总统林肯。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对观看了这场辩论的选民展开的即时民调显示,53%的选民认为拜登胜出,39%认为特朗普表现较出色。美国政治新闻与民调数据网站“真清晰政治”每日综合各项候选人支持度的民调,最新平均数显示,拜登在全国领先特朗普近8个百分点,在六个摇摆州平均领先4.1个百分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