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特赦令救得了特朗普家族吗?

订户

字体大小:

即将失去总统光环,恢复平民身份的特朗普最近频频召见顾问团队,讨论是否要“提前赦免”三个孩子、女婿,以及朱利安尼。

但媒体认为,总统迫不及待为家人和亲信编织安全网,“未告先赦”,争取免罪金牌,师出无名。

大赦与特赦,古今中外都有先例。美国总统赦免权近年来更因为被滥用,引发了很多争议。

特朗普也自信他有绝对权力赦免自己。如果付诸行动,这恐将引发另一场宪政危机。

少了总统特权保护伞的特朗普,将在卸任后面临多场民事和刑事诉讼。

特朗普总统离开白宫的日子已进入倒计时。

他与家人很快将面对离开椭圆形办公室后可能得承担的重大法律追究。

即将失去总统光环,恢复平民身份,特朗普现在最关心的是下台后如何躲过民主党的秋后算账,让自己、家人和私人律师免除牢狱之灾。

■特朗普有权自赦极具争议

其中最有争议性的议题是,特朗普有没有权力赦免自己?特朗普始终相信自己有绝对权力赦免自己。2018年通俄门闹得沸沸扬扬之际,他就说过自己有绝对的法律权限自赦。

所以,现在他最关切的不是自己,而是跟随他出入白宫,假公济私,捞得盆满钵满的家人与亲信是否会遭到“报复性”清算。

为此,特朗普最近频频召见顾问团队及私人律师朱利安尼,讨论是否要“提前赦免”(Preemptive pardon)三个孩子、女婿和朱利安尼。

总统的特赦权近日已取代特朗普欲通过司法诉讼推翻选举结果,成了美国舆论关注的新焦点。

各大主流媒体都在报道,特朗普与顾问们已经在讨论提前赦免大女儿伊万卡、大儿子小唐纳德、小儿子埃瑞克、女婿库什纳,以及朱利安尼。

其中,伊万卡涉嫌借特朗普的政治影响力为家族企业谋利,小唐纳德涉嫌阻碍通俄门调查,库什纳在白宫背景调查中故意漏掉与他国接触的关键信息。

朱利安尼可能遭到哪些罪名起诉,目前无法确知,但纽约联邦检察官曾针对朱利安尼在乌克兰的某些生意展开调查,以厘清朱利安尼在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遭到撤职事件中扮演何种角色。

但媒体似乎并不认为,特朗普先发制人,为家人和亲信编织安全网,争取“免罪金牌”会有效果。

按照媒体援引法律专家的说法,倘若真要赦免某个人,特朗普必须在赦免书中详细说明此人犯了哪些罪。因为如果没有明确化和细化相关的犯罪行为,“未告先赦”地给予总统赦免无异无的放矢,无从确定免罪的范围。

根据法律,获得赦免者必须是犯下联邦罪名的人,违反州或地方法律者不能受到特赦的保护。

以上五人虽然都面对调查,但罪状还未列出,特朗普赦免他们,师出无名。

在美国,开国元勋在1787年把总统特赦权写入联邦宪法,目的是让总统更有权力平定动乱,和制衡司法机关,用来平衡司法判决的矫枉过正。

■总统赦免权被滥用引发争议

总统赦免权从一开始就引发了很多争议,许多专家警告,这项赦免权越来越多地被用于利益交换,而不是用于纠正司法偏差。近年来多项赦免决定都遭到广泛的批评,并被视为对总统赦免权的滥用。  

大赦与特赦,古今中外都有先例。在中国封建时代,赦免制度是体现“皇权德政”“皇恩浩荡”的重要标志,封建帝王以施恩为名,发布大赦令,对全国已判罪犯人普遍赦免或减刑。在一定程度上可化解社会矛盾,消除社会戾气,维护和谐稳定,具有积极作用。

近代各国也有赦免,但与古代的大赦已大为不同,不是出于恩典,而是国家的刑事政策。

但特朗普特赦的对象,更多的是出于政治利益考量而非恩赐。他在感恩节期间赦免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就是活生生例子。

在美国历史上,很少有总统像特朗普这样,在执政期内高频度地引发宪政危机,特朗普离开白宫前的特赦问题,会是最新的案例。

历史上从未有美国总统赦免过自己,宪法专家也就总统是否能够行使这项权力存在着广泛的分歧。

1974年,时任总统尼逊在水门事件曝光后曾考虑赦免自己,但司法部发布备忘录,认定这样做违反宪法。尼逊最终被福特总统赦免,尽管他从未因水门事件被控和定罪。

但总统特赦权并非无远弗届,特赦只涉及联邦罪行,并未覆盖州法院和地方法院的调查和提控,比如纽约地区法院针对特朗普家族企业税务和银行诈欺的调查,靠总统的特赦是无法抹掉的。

对于就任总统后是否会指示司法部调查特朗普,当选总统拜登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不会,这是特朗普才会干的事。他让司法部成为个人的工具,我对这个没兴趣。”

最终要不要调查特朗普,他会由司法部独立做出相关决定。

拜登补充说,各州法院的调查,白宫没有权力去干涉。换言之,各州和地方司法当局仍可酌情调查并起诉特朗普。

拜登曾表示不愿对前总统发起诉讼。然而,新政府受到来自自由派的强大压力,要求追究在他们看来是目无法纪的前政府的责任。

特朗普任内因为总统身份而享有司法特权,不论是刑事或民事案件都得以豁免。

卸任后没了总统权力的保护伞,到时他将受多场官司缠身。

两周前,英国广播公司有篇特稿指出,现在已有许多诉讼律师和地方检察官在虎视眈眈伺机而动,准备把特朗普告上法庭。

它将特朗普面对的官司分为六大类:AV女优和封口费官司、税务和银行诈欺官司、房地产诈欺调查官司、政治酬佣指控官司、性侵或强奸指控官司和家族指控官司。

■假公济私与串通逃税 “公主”有难

任何一宗官司都足以让特朗普吃不完兜着走。但英广指出,在纽约启动的一系列刑事调查,将是特朗普和其房地产集团将面对的最严峻司法问题。

对于特朗普最疼爱的长女伊万卡而言,调查的火势似乎比想象中延烧得更快。

12月1日,华盛顿总检察长办公室传召了伊万卡和第一夫人梅兰妮亚对特朗普团队涉嫌滥用就职资金的事,接受问话。

事关四年前特朗普举行就职典礼时,不只使用了自家酒店,还支付了比市价高出两倍的费用,有肥水不流他人田的中饱私囊之嫌。有证据显示,伊万卡和梅兰妮亚对此事完全知情,却未加阻拦,还默许了这种行为。

伊万卡事后在推特中抱怨她花了五个小时录供,并指责检察官办公室的质询是出于政治动机,更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金钱。

华盛顿特区总检察长拉辛不甘示弱,在推特上回应伊万卡说,当局的诉讼是在收集了充足的证据下进行的,特区法律规定非营利组织必须避免浪费和不必要的开销,而调查发现总统就职委员会使用筹款来让特朗普家人更富有。非常简单的事实是,他们犯法了,所以遭到起诉。

此外,媒体也揭露,纽约州法院在11月20日曾向伊万卡发出传票,要调查她从特朗普集团获取天价“咨询费”一事。

众所周知,特朗普在2010年至2018年间,每年以支付咨询费为商业支出而蒙受亏损为理由,少交近2600万美元所得税,其中不少咨询费是开给伊万卡名下的一家公司。

对于特朗普集团的避税手法是否合法,仍有待进一步界定。

特朗普前私人律师柯恩已公开表示,他掌握了特朗普父女串通逃税的证据。

《纽约时报》近日的一篇文章称,总统任期结束时,“往往是有关赦免的游说最为火爆的时候”。 

12月1日,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公开一份法庭文件,显示当局正调查一起企图贿赂白宫官员,换取总统特赦的案件。文件未透露当事人名字,但据说行贿的对象包括库什纳的律师洛威尔。

《国会山报》周三报道,根据Morning Consult发布的民调,与支持特朗普赦免其家人的选民相比,更多选民认为特朗普赦免其家人是不恰当的。

其中51%反对赦免伊万卡,54%反对赦免小唐纳德,52%反对赦免埃瑞克。

反对和支持赦免库什纳和朱利安尼的人各占一半。

随着更多调查内幕的曝光,特朗普家族利用权位暴富的不光彩事宜将陆续摊开在公众眼前,他们将更加声名狼藉,搞不好成了过街老鼠。

少了保护伞的他们,迟早会受到制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