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母亲,就不能对工作怀抱热情?10年愧疚换来女儿的理解...一名妈妈的告白

妈妈这个角色,在当时女儿8岁的印象裡,总是努力工作中的模样。(来源:刘佩修)
妈妈这个角色,在当时女儿8岁的印象裡,总是努力工作中的模样。(来源:刘佩修)

字体大小:

我的女儿们,很小就立定志向,长大后不要当记者。

女儿5岁时,有天晚上,我开会到8点,勐然想起女儿还在幼稚园,匆忙冲到园区,看见全校只剩一位老师,陪着女儿苦等。女儿那双大眼睛,充满哀怨的眼神。

跟老师连番道歉后,牵着女儿小手回家。女儿说话了。

“今天老师问我们,长大后想做什么?”她说。

“你怎么说呢?”我问。心想幸好,她没生气,愿意跟我分享。

“我不知道我长大后要做甚么,但是我知道,我长大后,一定不要当记者!”她斩钉截铁地说。

呃……无言。

好记者和好妈妈,好像是天敌。每次看到家长群组有人分享,如何做爱心便当,陪孩子去露营、郊游,陪孩子读书,参加各式比赛,心里就很歉疚。这些,我通通都做不到,甚至,我的女儿没吃过我煮过的一餐饭。

早上,我因为写稿或看稿太晚,爬不起来;晚上,下班得晚,连一起吃晚餐都难。学校发家长志工单,我永远勾选无法参加;园游会、校庆日,事前都帮不上忙;要选家长代表,吓得连会议都不敢参加;在家长line群组,只敢潜水不敢发言。

假日,别的妈妈安排各种休闲活动;我却把小孩带来办公室,我写稿,她们在白板上画画,累了就趴下睡觉。

女儿小时候,曾积极存零钱,把小猪扑满塞得胖胖的,“妈妈这扑满给你,这样你不用去上班了吧?”一年春节,女儿在红包里塞了一百元给我,认为这样应该能抵薪水了。

当时她们不懂,工作不只是为了赚钱,还有一种东西,叫做热情。

别人记忆孩子的成长,可能是用日记,用照片。我记忆女儿的成长,却是用当时的报道做刻度。

例如,做“大象男孩与机器女孩”时,我的大女儿4岁,小女儿在肚子里。我奔波采访,刚开始每天都想吐,截稿前,每天喝两杯咖啡提神。

主编看不下去,直说:我倒是要看看你女儿,生出来后皮肤是白是黑。

做“晋商”(山西商人)时,已经怀孕8、9个月,挺着大肚子上飞机,被空服拦住,硬是要我签切结书,安全自负,才准上飞机。

做“丹麦,全球最快乐的国家”时,刚生完第二胎不久,为维持奶量,还把挤奶器也装进行李箱。机器的马达声,还惹得隔壁旅客敲门询问,有够尴尬。

然后是做“百大特色小学”,为证明报道的价值,我把女儿送进其中一所特色小学当小一新生。

还有一年,追踪“黄金小镇”,主角是高雄九号毛豆。有天,电视台敲通告要去讲这主题,而那天,正好是4岁的女儿生日。不料女儿晚上感冒发烧,先生带女儿去医院,女儿突然看见医院的电视萤幕中,我正在解说台湾毛豆多厉害,她指着电视大叫:“妈妈!妈妈!”惹得护士都好奇跑过来看。

“原来,妈妈比较喜欢毛豆,比较不喜欢我……”她幽幽地说。

就这样,我一个专题、一个专题做,女儿一年年长大。奖杯与奖座越来越多,愧疚也越来越深。

学校发调查单让孩子带回,上面要家长勾选,你的管教方式是:权威型?民主型?放任型?女儿自己勾了:放任型。我不是虎妈,连猫妈都不是,猫至少是恋家的。

很多关键时刻,我就是缺席了。歌唱比赛、舞蹈表演、跨校田径赛、毕业典礼…..

正当我以为,这些缺席已是缺憾,永远无法弥补。却发现,随着女儿长大,原以为的缺憾,竟会慢慢回填。

有一天,国一女儿很开心的回家说:“妈妈,我的英文老师说,要常常看商业周刊,文笔才会好。”原来,老师是商周超过10年的订户。

另一天,国小女儿回家分享:“今天老师给我们看‘大象男孩与机器女孩’影片,问我们跟残障的孩子要怎么互动?我举手说,我小时候跟大象男孩一起玩过……”

最近,女儿就读的高中,学校找来“老鹰想飞”导演演讲,女儿已知此故事,因这是我们做过的封面故事。

当孩子回来说,老师与学校,分享商周这个主题、那个主题,而她们一点都不陌生,因为是妈妈做的、妈妈说过的。这比得多少奖都窝心。

孩子小时候,需要妈妈的陪伴,那段时间我不称职。但当孩子大了,需要知识与眼界,妈妈的角色,这时候却回来了。

“妈妈,还好你是记者,观念不会很古板。”

“妈妈,我觉得你的工作很不错,虽然很忙,却知道很多事情。”

虽然她们小时候,都立过志向,长大后绝对不当记者。现在她们都觉得,妈妈的工作也蛮好的。

而这只是十年间的事。

虽然,妈妈该扮演什么角色,至今我仍很迷惘。但可以确定的是,这角色并没有完美的方程式。我只能接受一路的缺憾、与惊奇,然后看着女儿们的身高,逐渐超越我的平行视线。

亲爱的女儿,谢谢你们,包容我这不一样的妈妈。

(本文获商周.com授权转载,原文:身为母亲,就不能对工作怀抱热情?10年愧疚换来女儿的理解...一名妈妈的告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