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争议影响停飞新加坡 飞萤每月损失660万元

(吉隆坡综合讯)马来西亚与新加坡领空管理争议悬而未决,受影响的马来西亚航空集团旗下的飞萤航空因直飞新加坡的航班停止,估计每月损失近2000万令吉(约660万新元)。

新闻网站“透视大马”周五(1月11日)报道,飞萤航空(Firefly)已向新加坡樟宜机场提出申请,要求重新恢复降落权。

该网站引述马航集团执行总监依兹汉报道,飞萤航空自去年12月1日停止从马来西亚直飞新加坡的航班后受到重大冲击,因此必须尽快找出解决方案。

飞萤公司原本计划于去年12月1日将所有航班从樟宜机场迁移至实里达机场,以配合实里达机场于今年1月启用新的仪表降陆系统(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简称ILS)。不料,马来西亚民航局去年10月26日拒绝批准飞萤航空降陆实里达机场,以抗议该机场将启用ILS;马方指ILS将影响柔佛巴西古当港等船只航运,并侵犯马国主权。

在樟宜原有机位和时段 已售给其他公司

依兹汉说,飞萤航空准备改在实里达机场起降之后,樟宜机场已将原属飞萤航空的位置和时段出售给其他公司,因此飞萤航空目前已无权在樟宜机场起降。

“我们被逼取消所有往新加坡的航班,赔偿给乘客。这令飞萤航空面对巨大损失,进而影响整个集团。”他指出,飞萤航空虽然有飞机作为资产,但飞机必须能够飞行才能有收入。

据了解,往返槟城的航班是飞萤航空最繁忙的航线,往返新加坡的航线次之。停飞前,飞萤每日共有20趟从雪兰莪州梳邦、霹雳州怡保及彭亨州关丹飞往樟宜机场的航班,这些航班都使用涡轮螺旋桨飞机,是樟宜机场唯一使用这类飞机的航空公司。

飞萤航空首席执行员许友进(译音)表示,他目前的首要任务是争取樟宜机场集团暂时归还飞萤航空的降落位,直到实里达机场问题及新马领空管理争议获得解决。

他指出,马新两国外交部长最近在新加坡会谈后,马方同意暂停将柔佛州巴西古当列为禁飞区,新加坡也同意实里达机场暂不使用ILS,时限均为一个月,因此飞萤航空希望樟宜机场能因为“实里达还未准备好”,暂时开放降落位给飞萤航空。

他说,飞萤航空已在新马外长会谈的隔天致函樟宜机场,如今正待新加坡民航局回复。他希望能尽快恢复直飞新加坡的航班,以赶上农历新年前的飞行高峰期。

飞萤航空曾陷入财务困境,2015年亏损达2.5亿令吉(约8300万新元),经过多番努力,于2017年将亏损大减至3665万令吉(约1200万新元)。该公司在2018年首三季都取得强劲增长,不过去年底爆发新马领空争议后,营业额大受影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