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前激进分子:佐科总统就职礼前或发生更多恐袭事件

印度尼西亚一名前激进分子警告,政治、法律及安全统筹部长维兰托上周遇刺很可能只是一个开端,本月20日总统就职礼之前恐怕还会出现更多恐怖袭击。(路透社)
印度尼西亚一名前激进分子警告,政治、法律及安全统筹部长维兰托上周遇刺很可能只是一个开端,本月20日总统就职礼之前恐怕还会出现更多恐怖袭击。(路透社)

字体大小:

(雅加达综合讯)印度尼西亚一名前激进分子警告,政治、法律及安全统筹部长维兰托上周遇刺很可能只是一个开端,本月20日总统就职礼之前恐怕还会出现更多恐怖袭击。

20191015_news_indo_Large.jpg
印尼过去发生五大政府领袖遇刺案。

《雅加达环球报》报道,已经被查禁的印尼伊斯兰国组织前重量级成员凯恩(Ken Setiawan)在受访时说:“按我从另一个角度分析,维兰托遇袭事件只是个热身。袭击者的最终目的是要使印尼成为另一个叙利亚。极端组织正在筹划,要在蝉联执政的总统佐科宣誓就职之前发动袭击。这被视为一个大好时机,因为很多其他反政府组织会很乐意走上街头破坏就职礼。”

佐科将在20日宣誓就任,开启第二个五年任期。当局预期就职日前后,首都雅加达将出现反政府示威,而激进分子可能趁机展开恐袭,起到吸引全球目光的效果。

凯恩说:“这很危险。如果人群中突然炸弹爆炸,印尼将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而这正是极端分子的目的。局势一旦陷入混乱,将为发动革命开启大门,要把印尼变成如同叙利亚。”

凯恩认为对待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应该采取零容忍态度,政府须严厉打击极端分子,因为印尼存在许多蠢蠢欲动的恐怖细胞组织,它们已不须再等中央发号施令就能自行行动。

40岁的凯恩约20年前是印尼伊斯兰国组织的一分子,负责为该组织招兵买马。这个要在印尼建立回教国的极端组织对年轻成员进行洗脑,声称所有反对者是异教徒,甚至怂恿成员偷家人的钱,献给组织作为活动经费。凯恩后来觉悟离开该组织,并成立一个危机中心协助那些有意脱离印尼伊斯兰国组织或其他武装组织的人。

维兰托上周四在安保人员和便衣的护送下,仍逃不过遇刺,足见安保措施松散。事发视频显示,两名袭击者得以站得非常靠近维兰托的座车,一见维兰托下车,就冲上前捅他两刀,安保人员未能及时制止。

更糟糕的是,情报机构早在事发前三个月就开始监控嫌犯,嫌犯能得逞是因为情报机构未向安保单位提供情报,抑或安保单位接获情报后没有跟进,这还有待查明。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嫌犯显然是生手,如果他们受过专业训练或是以枪械或炸药展开袭击,后果将不堪设想。

印尼宪法法庭前首席大法官吉姆利说,维兰托遇刺对佐科的人身安全也敲响了警钟。他指出,佐科常在没事先安排的情况下,走访民间与民交流,即使是已安排好的行程,他也总是不顾安全守则,走入人群中与民众握手或合照,令安保团队大感头疼。

吉姆利说:“我为总统感到担忧,他应该停止这么做。以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们必须格外小心。”

印尼自独立建国以来,曾多次发生政府领袖或高官遇刺案。首任总统苏卡诺之女第五任总统美加华蒂曾说其父任内经历过23次刺杀阴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