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政情

受佐科委任国企高位 钟万学仕途重现曙光?

钟万学(中)跃上公共事务平台试水后,是不是重返印尼政坛的第一步?图为被指亵渎回教的他在2017年5月到法庭聆听裁决。(法新社)

字体大小:

还记得那位雅加达“阿学”吗?

2017年被套上“亵渎伊斯兰”罪名而入狱两年的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前华裔首长钟万学正式复出了。他本月22日受委为印尼国企北塔米纳石油公司(Pertamina)董事长,25日走马上任。

这将是钟万学出狱沉潜近一年之后,首次重返公共事务领域。有关任命消息在一个多月前传出后迅即引人联想:这会不会是阿学重返印尼政坛的第一步?

众所周知,改革派色彩浓厚的钟万学在担任雅加达首长期间展现了高效的行政能力。他打击贪污雷厉风行,大力整顿雅加达的犯罪角落和推动政府财务透明化。钟万学改善了市民的生活素质却得罪利益集团,强硬作风和直言不讳的性格更是让他树立不少政敌。

2016年,他在竞选连任雅加达首长期间被指亵渎回教,激进宗教组织和敌对阵营发动大规模示威阻止他连任。他最后败选并判入狱两年,一个政治新星瞬间陨落。

钟万学:别叫我阿学 叫我BTP

昵称“阿学”(Ahok)的钟万学今年1月出狱后,上网呼吁大家别再叫他阿学,改称他的印尼名字Basuki Tjahaja Purnama,简称BTP)。想必这位身为华裔和基督徒“双重少数”身份的政治人物在经历牢狱之灾后,希望通过“换名”来提升自己的印尼本土色彩。

阿学还和妻子林雪莉离婚,另娶一名回教徒太太。至于离婚原因,有一说是妻子红杏出墙,另一说是他面对政敌进逼,忍痛离婚以护妻小。

钟万学出狱时曾表示暂不重返政坛,但时隔近一年,还是被印尼总统佐科放在国企高位。

53岁的钟万学曾是佐科的搭档,佐科当雅加达首长时,他是副首长。佐科2014年当上总统,首长职务顺理成章由钟万学接棒。

接受《联合早报》访问的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廖建裕分析指出,佐科是要钟万学去“清理国家石油公司”,因为钟万学已证明自己是很能干的行政人员,也是清廉官员。

自苏哈多时代,北塔米纳石油公司就被视为贪腐温床,部分政治精英通过国企啃食国家资产。

整顿国油牵扯政敌利益 研究员:任务艰巨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客座研究员马德(Made Supriatma)也认为,钟万学被赋予整顿国企的任务,但他将面对艰巨挑战。

马德向本报分析:“北塔米纳是很难整顿的,政治精英在里面有太多利益,其中有些政治精英还是钟万学的主要政敌。”

钟万学出任国企董事长的消息传出后即刻引起反弹。北塔米纳公司联合工会表明不欢迎,激进回教派团体“212运动”联盟也强烈反对。

马德指出,钟万学之所以遭遇两面夹攻是因为北塔米纳公司工会主席就是“212运动”联盟的活跃成员。

面对反对声浪,钟万学乐观回应称,已做好准备接受国家任命,强调“如果自己真诚,就不用害怕被陷害或被拉下马”。

他还说:“在生活中,你不可能获百分之百支持。即使是上帝也有人反对,何况是人类?”

钟万学跃上公共事务平台试水后,有没有可能在印尼政坛重整旗鼓?

廖建裕认为,现在很难断定钟万学能否东山再起。他说:“一切言之过早,即使钟万学的职务只是行政工作,他的政敌都还在阻挠。”

马德指出,钟万学曾是引发两极化反应的政治人物,他获少数族群和自由派大力支持,却招致伊斯兰组织强烈反弹。“反讽的是,阿学这个名字现在是唯一可以团结所有强硬伊斯兰组织的名字,它们强烈反对阿学。”

马德进一步分析,对于想和伊斯兰组织拉拢关系的佐科来说,钟万学是“毒药”,但佐科也需要少数群体和世俗团体的支持,他在总统选举中获得它们至少九成支持票,而钟万学深受这个群体的拥护。

说到底,佐科有佐科的算盘,阿学有阿学的政治命运。佐科把钟万学放在国企董事长的位子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布局之一,可起安抚支持者的作用,而佐科的算盘能否打响,在一定程度上将左右钟万学的政治命运。

马德分析说:“钟万学的职务更多是监管而非管理,他的位子不是太重要但深具象征意义。这项任命可安抚佐科的支持者,那些少数宗教群体如基督教徒、佛教徒和印度教徒及自由派人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