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访军官:缅士兵被洗脑唯命是从

缅甸军方2月1日发动政变夺权后,人民群起示威抗议,军方以武力镇压,据当地一个监督机构统计,已有至少420人死于军方镇压。(法新社视频截图)
缅甸军方2月1日发动政变夺权后,人民群起示威抗议,军方以武力镇压,据当地一个监督机构统计,已有至少420人死于军方镇压。(法新社视频截图)

字体大小:

(曼谷讯)《纽约时报》访问的缅甸军官称,缅甸士兵长期以来接受洗脑式训练,须绝对服从上级指令,所以尽管军中有些人对军事政变心存不满,并抗拒以武力对付平民示威者,也不可能出现军人群起造反的局面,这也意味着接下来还可能出现更多血腥镇压。

拒绝对平民开枪 逃离部队成逃兵

缅军第77轻步兵师上尉屯麦昂从仰光街道上捡起一个个子弹壳,心中涌起了一股恶心感,因为他知道这些子弹是军人向示威者开枪留下的证据。屯麦昂本月初从面簿上得知仰光多个平民死于军人枪下,他不想被下令对平民开枪,于是逃离部队成了逃兵。

他说:“我很喜欢军队,但是我要告诉同僚们:如果你要在国家和军队之间二选一,请选择国家。”

缅甸军方2月1日发动政变夺权后,人民群起示威抗议,军方以武力镇压,据当地一个监督机构统计,已有至少420人死于军方镇压。

屯麦昂说:“军方将示威者视为罪犯,因为只要有人不服从或反对军方,就等同于犯了法。大多数军人一辈子都没尝过民主的滋味,他们仍生活在黑暗之中。”

根据四名缅军军官(其中两人在政变后逃离部队)向《纽约时报》描述,军人的生活、工作、社交完全与社会隔绝,他们在军中和社交媒体上受到上级的监视,并被灌输自己是国家守护者,须严防无所不在的敌人。长期下来,军人大多被调教成唯命是从,所以即使军中有人抗拒政变,也孤掌难鸣,形成不了造反势力。

一个不愿具名、仍在军中服役的上尉说:“军人大多被洗脑……我参军是为了保家卫国,不是为了与人民为敌。看到军人杀害人民,我痛心不已。”

缅甸军人政权曾掌政长达近半个世纪,虽然过去五年由民选的民盟政府执政,但军方仍掌控国会上下两院多达四分之一的席位,三个最重要的政府部门,即国防部、内政部和边界事务部仍由军队总司令统管。军方也经营企业集团、银行、医院、电视台、出版社、保险公司、电信网络、农场,势力渗入社会各领域。

多数军人及家属住军营 一举一动受监视

大多数军人及其家属住在军营里,一举一动受到监视。自政变以来,他们不可擅自离开军营超过15分钟。一名在政变后逃离部队的军官说:“我认为这简直是现代奴役。我们必须服从上级的每一个指令,不可质疑其是否公正。”

一直以来,受过心理战术训练的军官在士兵经常浏览的面簿网页宣扬民主阴谋论,称西方国家可能随时入侵缅甸,外来势力也可能通过金援激进分子和政客来颠覆缅甸。军方发言人先前在记者会上就暗指反政变示威者获得外来资金援助。

据《纽约时报》访问的军人透露,过去两周移动通信网络被关闭,不仅是为了防止民众互通消息,也意在孤立开始质疑镇压示威者指令的军人。

在政变过后不久,有几名军人在面簿上表态,自称与反政变示威者站在同一阵线。一名已脱离部队躲了起来的上尉在面簿留言:“军方正在败退,大家别放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