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驾驶德士系统 今年内在我国测试

总部设在美国的 nuTonomy 公司把大部分资源投在新加坡无人驾驶德士的研发项目上,公司的新加坡业务董事符国铭博士相信无人驾驶德士若成功落实,将助我国实现 “减少用车”(car-lite)的愿景。
总部设在美国的 nuTonomy 公司把大部分资源投在新加坡无人驾驶德士的研发项目上,公司的新加坡业务董事符国铭博士相信无人驾驶德士若成功落实,将助我国实现 “减少用车”(car-lite)的愿景。

字体大小:

许多乘客上了德士后,第一件事是指示司机说:“Uncle(大叔),我要去……”,未来搭德士时,很可能就不会有一个“Uncle”与乘客对话了。

目前,全球多家公司正极力研发无人驾驶汽车技术,一家名为“nuTonomy”的公司在本地更进一步往无人驾驶德士的概念展开研发工作,并计划在今年内进行全自动化德士系统的初步测试。

nuTonomy是麻省理工学院(MIT)的一家分拆公司,总部设在美国,将大部分资源投在本地的无人驾驶德士项目上。

《联合早报》日前到nuTonomy位于裕廊的办公室访问公司的新加坡业务董事符国铭博士(36岁)。他说,选择新加坡为研发基地,是因为公司与本地近几年无人驾驶汽车技术的研究颇有渊源,而且无人驾驶德士的概念也非常适用于我国。

该公司的创办人之一弗拉佐利教授(Emilio Frazzoli)先前在设于本地的新加坡—麻省理工学院科研中心(SMART)负责领导未来城市交通系统的研究,符国铭是研究小组的一员。

研究小组在2014年成功在本地测试了无人驾驶轻型电动车(buggy)及共用无人驾驶汽车(Shared Computer-Operated Transport)。

由于在本地有进行多项研究的经验,弗拉佐利在成立nuTonomy后,新加坡也成为他想研发无人驾驶德士的首选地点。符国铭与SMART研究小组的其他六人在去年7月加入了nuTonomy。

符国铭指出,有别于许多国家,新加坡无论是土地还是人力资源都非常有限,落实无人驾驶德士是基于实际的需要,而不是一种“高科技奢侈品”。

他进一步说明,就算我国未来因蓝领职业失去吸引力而面对司机短缺的问题,无人驾驶德士可让德士公司在不增加司机的情况下扩大车队,降低营运成本。符国铭估计,无人驾驶德士的收费会比现有德士便宜。

他说:“只要能证明无人驾驶德士能安全有效地载送乘客,相信许多人会选择以这个方式通勤,路上的私家车会因此减少,实现国家‘减少用车’(car-lite)的愿景。”

nuTonomy研发的无人驾驶汽车采用感应器和激光雷达(Lidar),准确探测百米范围内的车辆、行人或障碍物,并以车内摄像机辨认交通灯的亮灯状态。电脑程序也会让德士进行自动化驾驶。

与此同时,nuTonomy也在编写无人驾驶德士的召车手机应用软件。符国铭指出,公司在技术上仍有问题要克服,如在大雨中如何让感应器和激光雷达辨别雨水和立体障碍物,以及如何让电脑程序决定是否该超车等。

有了无人驾驶德士是否意味着德士司机这个行业将遭受冲击,符国铭说,就算无人驾驶德士投入市场,德士司机也不需担心短期内会失业。

他解释,在无人驾驶德士投入运作的初步阶段,车内应该还是需要“安全司机”确保一切操作正常。此外,控制中心内也可能需要有“司机”遥控驾驶出现状况的无司机德士。

“到时,德士服务业虽然不需要那么多司机,但会需要大批的工程师等技术专才。这会提供就业机会,也很符合我国多数人受高等教育的大环境。”

nuTonomy的无人驾驶汽车今年3月通过了陆路交通管理局的基本安全测试,获当局批准在纬壹科技城(One-North)展开更多试验。公司计划在今年内于纬壹科技城进行自动化德士系统的初步测试。

1 以手机应用软件召德士

2 无人驾驶德士采用感应器和激光雷达(Lidar),准确探测100米内的汽车与障碍物,也利用摄像机辨认交通灯的亮灯状态。

3 特别编写的电脑逻辑程序协助无人驾驶德士作出较复杂的驾驶决定,如什么时候可安全超车等。

4 为免乘客上下车时阻碍交通,公路旁可建专让人上下车的汽车行人共用道。由于进入共用道的车速须减缓,行人也可在道上安全走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