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裕廊西湿巴刹大火 摊贩叹辛酸忧生计

民防人员进行调查。

字体大小:

无情大火吞噬了整座巴刹及咖啡店,商联会明晚将开会议,让摊贩和股东与建屋局人员及议员一同商讨解决对策,有摊主难过表示:“孩子问我是否还能继续读书?”

《新明日报》昨日报道,前天凌晨2时45分许,裕廊西41街第493座一咖啡店和湿巴刹逾40个摊位突遭猛烈大火吞噬,也殃及邻座咖啡店摊位,损失料超过百万元。

许多摊主告诉记者,面对巨大损失,昨晚一夜未眠,有者甚至一想起就忍不住落泪。

经营鱼圆面摊的侯女士(47岁)表示,全家就靠这摊来养活,如今手停口停,两个孩子们皆对未来担忧。

“一个读工艺教育学院,另一个则在拉萨尔艺术学院念书,他们昨天都问我,接下来是否还有办法继续念书?”

侯女士说,一把大火将多年心血烧个精光,友人打来慰问时,都会止不住泪水。

“我们好多摊贩都失眠,火患画面依旧历历在目,而且还有很多未来的事要操心,根本无法入睡。”

今早有数十名摊主回到事发现场,面对眼前一片狼藉,只能一同叹息。

“早上来这里开档已经成为我们多年习惯,我们也只能到这里聚一聚,彼此分享外人无法理解的痛。”

裕廊西41街商联会主席陈俊钿(53岁)表示,明晚7时将安排摊贩和股东与建屋局人员及洪维能议员,于裕青民众俱乐部一同商讨解决对策,希望能有所帮助。

在湿巴刹卖豆花的赖龙妹透露,事发后当局已集合所有受影响的摊贩们,记录了他们的个人资料。

“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因此希望这几天能让大家先冷静思考,并在会议上提出疑问,希望当局能给予说明。”

针对临时湿巴刹的解决方案,售卖糕点的陈女士指,虽然临时湿巴刹的位置的客流量较少, 但由于这里有许多熟客,仍相信顾客会回流。

另一名卖鲜鸡肉的陈芳(52岁)则对临时巴刹有些许顾虑。

“我当然希望能在临时巴刹暂时营业,可是若要我先拿出一笔资金的话,我恐怕没能力,因此我会在议上反映。”

完整报道,请翻阅12.10.2016《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