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国在国会上道出马来族群心声

字体大小:

新闻及通讯部长雅国博士在国会辩论时,回忆起大哥的故事,不料在演讲中突然哽咽。雅国以切身经历,描述马来族对于同胞们的期望与自豪,使全场议员动容。

国会今日下午针对民选总统修宪法案,展开横跨三天的辩论。先是由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为法案提出二读,再由议员们发表意见。

轮到雅国发言时,他将重点放在修改后的民选总统制度可以如何进一步确保在新加坡这个多元种族社会中,每个族群的代表都有机会成为新加坡元首。他提到,比起任何族群,本地马来社群更希望看见自己的同胞因优异的表现而得到认可。

雅国举例,当纳塔莎(Natasha Nabila)在2007年以294分考获我国史上小六会考最高分,并同时成为首位马来族状元时,全国马来社群喜出望外。

雅国接着以亲身经历,再举出例子:“1968年,我们第一位马来族总统奖学金得主,我的大哥伊斯迈伊布拉欣(Ismail Ibrahim)……” 说到这里,雅国突然哽咽,压低了头,避开了当时正对着他的镜头。他停顿了片刻,等到情绪平静后再继续发言。

1968年,雅国博士的哥哥伊斯迈伊布拉欣(左二,Ismail Ibrahim)与同学克里斯多夫(左一,Christopher Catherasoo)获颁总统奖学金。当时,黄宗仁大法官(左三)是由国会委任的代总统。(档案照)

他回忆道,虽然伊斯迈的印族同学克里斯多夫(Christopher Catherasoo)也在同年获得总统奖学金,但在离开新加坡的那一天,只有克里斯多夫的家属到场送机。而给伊斯迈送机的场景却截然不同。雅国回忆:“我们整个家族的成员都到场了,有的甚至还在我们家寄宿一晚...整个机场都挤满了马来人!那是欢庆的时刻。”

曾担心议题再次聚焦少数族群

雅国解释,在建国50年的路途中,马来族群多次成为全国焦点。与马来西亚分家后,各族群面对着诸多难题,但马来族群更是需要找寻自己在这个新生小国中的地位与身份。

雅国列出了马来族群所面对的问题:“我们在教育程度上落后;我们的离婚率和犯罪率都比较高。近期,恐怖主义威胁更是与回教挂钩。”雅国坦诚,虽然情况会因政府和族群的努力而改善,但是马来族群这一路走来并不顺遂。

因此,雅国担心为确保少数族群能当选总统而修改宪法,将被视为政府刻意协助一个较落后的族群。他担心一个透过这样的机制当选的马来族总统,可能无法得到全国人民的尊重。

雅国语重心长地表示,自己所举出的例子,是为了让其他族群能够了解马来社群的心态。他也希望人们能理解在历史上,马来族群因为一直被视为一个无法表现的族群,而需要背负的重大负担。

他表示,确保少数族群当选总统,不能单是为了自豪感。他说:“马来族的总统候选人必须与其他族群参选人一样,达到同样的参选资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