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经理21次冒他人身份 骗医生配咳嗽药水以解瘾

被告薛依琳过度依赖咳嗽药,竟冒用他人身份到综合诊疗所挂诊骗药。(示范照)
被告薛依琳过度依赖咳嗽药,竟冒用他人身份到综合诊疗所挂诊骗药。(示范照)

字体大小:

前会计女经理对咳嗽药水上瘾,几乎天天到诊所看病买药,当医生不肯再卖咳嗽药水给她后,竟在11月内21次冒用他人身份到综合诊疗所挂诊骗药,最终因拿了药没还钱而被揭发罪行。

被告薛依琳(33岁),有大学文凭,共面对21项欺骗医生的罪状,控方以其中7项加以提控,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被告今早认罪,但由于她对患有依赖可待因的精神病,法官要求提呈强制性治疗的报告,案展明年1月下判。

根据案情,被告曾于2009年至2011年在一家保健与生活私人公司担任会计经理,期间,她拥有一份客户的个人资料,即使后来离职了,她仍然保存着那份资料。

2014年,被告开始对咳嗽药水上瘾,几乎天天到住家附近的诊所“求医”购买药水。她日花40元购买咳嗽药水,一天不喝就浑身不舒服,但医生随后不肯再卖药水给她。

买不到药水后,被告另寻他路,想起自己藏有一些人的身份证号码,就想到用她们的名字到综合诊疗所看医生买药。决定后,她利用他人身份预约看病,以此欺骗医生开药给她,过后在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前后21次欺骗医生开药给她。

为了隐瞒行径,被告也“更换”诊疗所,有时去裕廊综合诊疗所,有时则到武吉巴督综合诊疗所求医。

期间,她使用的只是他人的身份证号码,并未持有她们的身份证,一般情况,病患到诊疗所求诊时需要出示身份证,案情没有揭露她到诊疗所后如何成功登记。不过据《联合晚报》了解,她每到诊疗所就自己到“自行登记报到”的机器输入身份证号码登记,有时则对柜台人员声称忘记带身份证,但因可正确念出身份证号码及地址等,也就顺利登记报到。

最初几次,她拿了药水后会如常付款,但过后她竟在拿了药后就直接离开,前后拖欠523元的药水钱,导致身份被盗用的人被指拖欠药钱。

被欺骗的国立健保集团综合诊疗所接到投诉后报警,揭发被告的欺骗行为。(人名译音)

完整报道,请翻阅17.11.2016《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