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六点看懂装甲车事件

字体大小:

新加坡武装部队九辆泰莱斯(Terrex)轮式装甲运兵车去年11月21日,在海外军训结束后由商业运输公司APL的货柜船运离台湾,准备回国。岂料,运输船在过境香港时,在香港葵涌货柜码头遭海关人员扣押,至今尚未归还。

国会星期一复会时,就有六位议员针对此事,询问了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及外交部长维文医生。综合部长们的解答,从六大要点了解装甲车事件。

装甲车拿得回来吗?

装甲车被扣留至今已经超过一个半月,国人心中最大的疑问无疑就是:新加坡到底拿得回吗?

黄永宏的答案就透露了一个许多人可能不知道的关键概念:“国家主权豁免权”(sovereign immunity)。被扣留的装甲运兵车与装备虽然是由商业运输船只运送,但它们属于新加坡政府的资产,其实享有国际法承认的“国家主权豁免权”。

在这个豁免权下,各国都是平等独立的,一个国家的资产不应遭另一个地方扣押或充公。这个国际法原则受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法庭承认,包括新加坡、香港和英国。换句话说,香港特区政府其实必须归还这批军备。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在国会中回应议员们的询问。

香港为什么还不归还?

黄永宏透露,新加坡政府在过去两个月已多次通过律师和领事馆向香港特区政府阐明我国的主权权利,要求香港当局归还这批新加坡武装部队的资产。李显龙总理也已致函香港特首梁振英。

黄永宏说:“香港给予的回应是,调查仍在进行中,需要一些时间完成,而香港政府也会按照当地法律处理事件。”

商业船运公司APL到底触犯了什么法?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陈立峰问道,香港当局是否已公开阐明这批军备的运输过程所触犯的法令。也是船务律师的陈立峰日前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 香港海关至今没有提出合理的理由,以致坊间纷纷猜测原因。

对此,黄永宏只再度重申,香港当局表示调查还在进行,且会依循当地的法律处理这起事件。

军事机密是否会外泄?

我国军备长时间被扣留在外,也引起了军事机密外泄的担忧。

黄永宏回应议员提问时说,与泰莱斯装甲车相关的军备都不属于高机密。由于泰莱斯装甲车与其相关的军备都可在公开市场上购买,所以都不能列为敏感机密。

况且新加坡武装部队会在运送敏感装备前评估运输风险,然后依照不同需求采用其他运输方式。新加坡武装部队已经有一套特别措施来运输特殊军备,例如高科技武器和感应系统或是潜水艇,所采用的特别措施,包括包下整艘船、强制直接船运、派遣护送队伍或是把商用船征用为舰旗商船。

不过,按照黄永宏的说法,“泰莱斯轮式装甲运兵车并不属于这个特殊类别”。

武装部队难道不能自己运军备吗?

黄永宏表示,新加坡武装部队每年有超过700个军备需运往亚洲、澳大利亚、欧洲、及美国等世界各地。最经济实惠的运输方式,就是聘用已有一套运输作业流程与航线的商业船运公司。

武装部队与船运公司的合约注明对方必须遵守现有程序以及相关的国际与当地港口条规,但合约允许船运公司自行决定航线与途经的港口。黄永宏强调,这套系统已沿用30多年,之前从未发生事故。

“新加坡武装部队、新加坡政府和绝大部分国家,没有任何一方会假设货物在过境声誉良好的外国港口时会遭任意充公。”

黄永宏也解释,若是我国与外地之间直接来回运送军备,不经任何其他港口,运输成本将提高三到四倍。这将加重国防部每年的预算,增加数亿元的开销。

再说,新加坡海军部队也没有规模如此庞大、可运载所有军备的运输船。但黄永宏指出,我国现有规模最大、多功能且可做运输用途的登陆舰已经到时候更换。“我们会考虑是否要换成容量更大的运输船。”

这次的装甲车事件也让新加坡武装部队彻底检讨海运程序,以降低运输军备时被骑劫的风险。黄永宏解释,不论在亚洲或世界任何一处,若是评估军备被扣留的风险将增高,即便提高货运费用,新加坡武装部队也会采取额外的保安措施。

“在必要的情况下,新加坡武装部队也会考虑购将海外军训所需的军备存放在当地的基地,避免运输它们,同时购买更多军备以应付需要。”

新中关系还好吗?

装甲车在香港遭扣留也引起不少国人关注新中关系是否触礁,或因此受创。

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在回应议员时两度强调:“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与香港和台湾的互动,以新加坡所秉持的‘’一个中国‘’政策为基础。”

他列举出,两国领导自新中1990年建交以来,在多个互利互惠的层面进行互动,也共同发展苏州工业园区、天津生态城、与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

他也指出,中国至今并没有限制新加坡商家、会馆等进入当地市场,同时也继续鼓励两国人民持续在商业、文化、教育等各层面进行互动。

工人党党魁刘程强要求维文对中国崛起是否姿态更强硬做出解读,维文以“新加坡必须支持一个崛起中、更强大,以及与世界经济接轨的中国”回应。他也指出,新加坡除了要懂得如何寻求机会,也必须意识到在这个合作关系中,不时得处理新浮现的问题。

维文说:“作为一个处在东南亚中心的弹丸小国……我们不时会受到其他大国施压,因为他们希望我们顺从他们的利益。但是,这时候我们需要有礼貌地、恭敬地表达异议,并提醒各位无论大小,请让新加坡当新加坡。”

维文说,新加坡虽然是个小国,但这是个独立且拥有主权的国家。在维护自身利益的同时,新加坡也希望能够拥有更多的朋友,而不是受任何一个强国使唤。

他强调:“让我们做自己。若这表示我们与他国将不时意见分歧,那也只能如此。不过,我们不是反对你,我们完全支持你的权益。”

蔡厝港集选区议员扎吉哈提到,目前的舆论倾向,似乎与两国政府对待此事件的处理方式有所出入。

维文表示,我们正处在新媒体时代,舆论的倾向各有不同。他举例:“你在像Whatsapp一样的私人通讯媒体上、在Facebook一样的社交媒体、或甚至在国有企业所经营的新媒体平台上,都会听到不同的声音与立场。”

他说,抨击或谩骂的方式不但无法解决问题,反而会制造更多隔阂,他也重申了保持双方领导层的沟通与合作的重要性。

对于扎吉哈问起新加坡政府是否就装甲车事件,与中国政府直接对话,以尝试在更高层级进行调解,维文表示没有,并一再强调“没有必要将事件政治化”,他也引述了中国之前公开表明事件由香港按照特区法律处理的话。

维文坚持不应让“扩音器外交”(megaphone diplomacy)成为处理纠纷的原则。在呼吁民众“拿出耐性,让这件事通过适当的法律或司法程序解决”的同时,维文也吁请在场的议员们保持冷静,对这个外交课题不分党派,与政府站在同一阵线。

他语重心长地说:“这是一次学习团结一致的经历,因为外交政策终究须以国家为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