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刘程强:新加坡外交面对严峻挑战

工人党秘书张刘程强认为,全球秩序正在改变,新加坡的外交将面对严峻挑战,我们得思考怎么确保新加坡这个城市小国能在国际新形势下继续生存。(图/档案照)

字体大小:

工人党秘书张刘程强认为,全球秩序正在改变,新加坡的外交将面对严峻挑战,我们得思考怎么确保新加坡这个城市小国能在国际新形势下继续生存。

刘程强(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昨天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外交部开支预算时说,新加坡外交的原则性立场一贯强调尊重国际法,坚持开放经济和航行自由,相互尊重彼此的独立性和军事中立。这似乎为我们这个小型的城市主权国家,在大国之间赢得了不少空间。一些人甚至评论说我们在国际社会能以小博大,为公共利益发挥了影响力。“我们的外交成果显然大多归功于我们勤勉的外交团队,他们在我们已故的总理政治家李光耀先生所打下的基础上再接再厉。”

但他也指出,全球秩序正在改变且日新月异,就在李显龙总理马不停蹄地继续其外交马拉松,在去年9月访问日本时,一家中国的国营报纸指控新加坡针对中国选边站,给中国民愤煽风点火。

他说:“我对于中国和新加坡在处理香港海关扣押泰莱斯装甲运兵车事件上小心谨慎,且事过境迁感到欣慰。尽管如此,因事件所引发的公共议论,仍然反映了新加坡在国际秩序变化中所面对的严峻挑战。这个严峻挑战涉及崛起的中国运用其经济和军事影响力在亚洲遂行其意志。中国或许在近期内不会这么做,但以其所拥有的能力以及在南中国海声索上所展现的强硬立场,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

他认为,无论我们怎么想,中国是个重要的战略伙伴,但正当新加坡投资于特别是源自中国“一带一路”举措所带来的新机遇或双边合作时,我们也需要意识到不能对中国经济有过度的依赖性。“我们至今鼓励我们的商人、企业家和专业人士利用彼此的历史和文化纽带,与他们的中国伙伴建立联系。我们看到了那些在中国经商或工作的新加坡人,于去年事件发生时所面对的公开压力而导致的复杂后果。一些新加坡人甚至认为我们应该向中国让步。新加坡不但会因为中国的战略外交政策而面对经济风险,我们社会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的特性也将面对压力。”

他也对美国新政府在一个月前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及要处理内部的政治斗争的情况表示担心。他说:“如果美国从东南亚抽身,将形成一个缺口甚至真空。如果亚细安继续在集体应对南中国海课题上立场分歧,那么因美国所产生的缺口,将意味着分裂的亚细安得单独面对强大的中国。这是个严峻的前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