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物堆走廊变卖 租赁组屋变环保厂

往外延伸的走廊,堆积了不少从附近组屋捡来的旧电器和旧货品。
往外延伸的走廊,堆积了不少从附近组屋捡来的旧电器和旧货品。

字体大小:

荷兰路租赁组屋变“环保厂”,大叔把旧货搬上楼“分类”后出售,旧物堆满走廊。大叔坦言,自己有病无法工作,捡些电器分类,靠劳力赚得三餐温饱。

这间“环保厂”就在荷兰弄(Holland Close)第一座租赁组屋四楼。那里也是加龙古尼刘宝成(55岁)的住家。

该座组屋的走廊设计较为特别,走廊在刘宝成的家门口往外延伸,腾出一块相等于约两个单位的地方,刘宝成的旧物,就从他的单位,一路排列到走廊上。

据记者现场所见,刘宝成的单位堆积不少旧货,整间屋子就只剩下一个小地方,让他入夜后打开折叠式小床睡觉。

刘宝成当了30年漆工,七年前患上“纤维肌痛”综合症,双手开始麻痹,连握油刷都成问题,后来更因全身肌肉疼痛而无法工作。

无法工作的他,虽然每月领取350元的政府补助金,但他还是在一年多前,通过朋友介绍开始收集旧货。

他说,收旧货的收入不多,幸运时能卖50元,日赚20、30元不是问题。“靠自己劳力赚得三餐温饱,日子过得更有尊严。”

刘宝成说,现在只要身体撑得住,他就会到附近走走,把别人不要、有经济价值的旧货拿回家分门别类,变卖。

对于把旧货堆积在公共地方,他坦言不应该,但他需要地方把旧货分类,这样才能卖得好价格。“把电器里的铜拆出来,每一公斤能卖六元。”

他说,自己常因病痛耽搁分类工作,旧货才会越积越多。这一年多来,刘宝成因为在走廊堆积旧货,收到市镇会至少三张罚单,但他没钱还罚款,也做好最坏打算。

“最起码我可以自豪的说,我没偷没抢,靠自己的努力赚钱。”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7年3月17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