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跑'筹钱助妻人工孕 工程师监4月

被告陈坤星(译音)因代人考IPPT而被判坐牢四个月。
被告陈坤星(译音)因代人考IPPT而被判坐牢四个月。

字体大小:

声称妻子无法受孕,工程师砸钱让她接受人工受孕,但花了两三万元后妻子仍未受孕,他称为筹钱以求助私人医院,于是代考IPPT骗国防部奖金赚快钱,结果拿到400元后就被揭发,坐牢4个月。

工程师的男亲友昨晚受访时说,被告不喜欢与人谈私事,只知道他们在接受人工受孕,若知道他们缺钱,一定会相助。

《联合晚报》日前报道,“飞毛腿”行销员林俊祺(37岁)为赚快钱,当起“代跑”和“中介”,自己出马代替他人考IPPT,不能代跑时就请人帮忙,东窗事发后被判坐牢18个月。

昨天,一名他请来代跑的陈坤星(Nicholas Tan Kin Sung,37岁)也被治罪,被判坐牢四个月,至此,三名涉个人体测(Individual Physical Proficiency Test,简称IPPT)代考案的被告都已被治罪。陈坤星被控三项欺骗罪,指他于2014年11月24日、12月1日和2015年6月23日,代考IPPT欺骗国防部。控方以其中两项加以提控,最后一项则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

根据案情,被告是工程师,他和主谋林俊祺于2011年回营受训时认识,2014年,林俊祺联络被告请他代跑以换取国防部的奖金,被告同意后一连冒名顶替三人前往代跑,其中两次他都成功考获金奖,国防部发出800元奖金,林俊祺分给他400元。最后一次,国防部并未发出奖金。

和他一起代跑的还包括一名叫许培明(39岁)的男子,他早前已被判坐牢两个月。

被告通过代表律师求情说,他和妻子很想要一个孩子,但妻子无法受孕,只好借助人工受孕法接受试管受精术(In-vitro Fertilisation),但每次费用需要2万至4万元。他的薪水不高,妻子试了一次后未成功受孕,夫妇决定转到私人医院再试一次,但不堪经济负担,加上主谋不断游说,他才最终被说服去代考。

工程师的男亲友称,之前夫妇俩和他们同住,租下一个房间,但后来搬走了,根本不知道他惹上官司。(人名译音)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7年3月28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