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啼笑皆非的华文错用乌龙,你看过几个?

字体大小:

本地出现错用华文、乌龙翻译等情况已屡见不鲜。最新一起发生在7月10日的讲华语运动推介会上。只见讲台上的标语牌子竟将“听说读写”中的“读”,错写成亵渎的“渎”,让人感到既可笑又无奈。最让人不解的是,作为推广华文的活动,怎么会摆这般乌龙?

20170711_news_chinese01_Large.png
2017年讲华语运动推介仪式。(图片取自网络)

针对这起事件,讲华语运动理事会回复zaobao.sg时深表歉意。理事会解释,工作人员在制作过程中误选了字库中的“渎”,这是他们的疏忽,并承诺未来会更谨慎处理,并多加核查以防止类似情况再次出现。

同时,理事会也不忘呼吁,讲华语运动的合作伙伴推广华语方面花了很多精力,因此呼吁国人继续支持讲华语运动,以确保华文华语得以在新加坡继续传承下去。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讲华语运动第一次因错用华语而引起争议。所谓事不过三,希望理事会下来可不要再犯。

除了讲华语运动,我国政府部门也曾多次在官方的英翻中宣传材料中摆乌龙,贻笑大方。接下来就跟zaobao.sg一起回顾那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反面教材,大家可别学啊!

① 圆的东西都用“粒”

20170711_news_chinese02_Large.png

20170711_news_chinese03_Large.png

想必让许多国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今年3月,讲华语运动与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戏剧社所制作的量词教学视频里误指“圆的东西,量词都用粒”,引来网友炮轰。有些网民甚至调侃,难道还有“一粒太阳”、“一粒月亮”、“一粒地球”?

② 本地出现新“政党”

20170711_news_chinese04_Large.png
女皇镇史德林分区居委会混淆“派对”与“党派”。

此外,居民委员会也不时让人摸不着头脑。比方说去年年底,原是通知居民社区里将举行圣诞庆祝派对(Christmas Celebration Party),却被居民委员会误译为“圣诞节庆祝党”,让人忍俊不禁。不知道是否会有人愿意加入这个“圣诞节庆祝党”?

③ “胸罩Basah”

20170711_news_chinese05_Large.png
(图片取自网络)

这也许是本地最经典的直译乌龙。当年,新加坡文物局曾将地名Bras Basah(勿拉士峇沙)误译为“胸罩Basah”,让不少网友捧腹大笑。事后,当局解释说因为使用了谷歌翻译工具,才导致这个错误。当局表示,已停止使用谷歌翻译工具。

④ 防跌变推广跌倒

20170711_news_chinese08_Medium.jpg
保健促进局将活动误译为“推广跌倒意识运动”(左)后,网民制作创意海报(右)调侃当局。(图片取自网络)

“推广跌倒意识”,你听过吗?保健促进局本是希望宣传“防跌意识运动”(Falls Awareness Campaign),却在海报上把活动名字误译为“推广跌倒意识运动”。这则“推广跌倒意识运动”的海报因此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引起热议,受到了众多网民以创意的方式嘲讽一番。一位网民更是重新设计海报,并将”Falls”直译成“秋天”,为海报添加一行 “秋天来了,你意识到了吗?” 的趣味标语。

⑤ 组屋译成“国宅”

为配合2012年国庆日而制作的记录片《那些年,我们为国宣誓》(华语版)中,短短1小时的片段,竟然出现10个翻译错误。其中错误包括:把已故副总理拉惹勒南的名字念成“那拉姆”、副总理张志贤念成“张志献”、组屋译成“国宅”等。

⑥ 匈牙利鬼节

2002年,新加坡旅游局把中元节(Hungry Ghost Festival)翻译成“匈牙利鬼节”(Hungary Ghost Festival)。那次翻译乌龙也一直被人诟病,到现在还有令人记忆犹新。的确,本地的翻译乌龙,犹如一只饿鬼,真是一直“阴魂不散”。

结语:

看了这些华文错用乌龙,你是否在纳闷为什么这样的情况频繁在本地出现?国会议员马炎庆就把层出不穷的翻译乌龙事件归咎于“中文能力低落”、“翻译资源贫乏有限 ”和“审核程序松散疏漏”等三大原因。

虽说讲华语运动理事会解释这次是制作上出错,但作为推广华语的主要活动,出现这样的疏忽的确难堪、也难辞其咎。对于一连串华文华语措辞用词的大乌龙,你有什么看法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