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曾经发生过的高架桥坍塌意外

字体大小:

 

樟宜东路上段往泛岛快速公路(PIE)入口,一个正在施工中的高架桥部分结构今天(7月14日)凌晨坍塌,造成1人死亡,10人受伤。这起骇人的意外不禁让人想起2004年尼浩大道(Nicoll Highway)坍塌事件。PIE高架桥坍塌意外是纯属偶然吗?过往的多起意外是否已暴露出安全隐患?

 

惹兰友诺士立交桥坍塌:最早的立交桥坍塌意外

img0067_Small.jpg
这张当时立交桥坍塌的照片相当有代表性。

从发现裂痕到整座立交桥(flyover)轰然倒下,只历时半小时。惹兰友诺士(Jalan Eunos)高4.8米的立交桥就在50名施工人员的眼前断成两截塌下。这起意外发生在1979年2月14日。幸好情况发现得早,意外未造成人员伤亡。工程大约两个月后继续进行。

兀士维立体桥预制梁倒下:小意外引发讨论

zai_wu_shi_wei_li_ti_jiao_cha_qiao_hou_lai_xing_jian_liao_san_tiao_qi_che_sui_dao__Small.jpg
在兀士维立体交叉桥后来兴建了三条汽车隧道

继惹兰友诺士的立交桥坍塌事件之后,两年后位于实龙岗上段与惹兰大巴窑交界处的兀士维立交桥(Woodsville Interchange)在施工期间也曾经发生了一个小意外。99根预制梁中的其中一根因为支撑物被撞歪,因此移位塌下。当时的承包商承认应该对意外负责,并对所有的预制梁都进行了检查。有关当局也表示这并非设计上的疏漏。这个意外也让当时的国会议员赵锡盛在国会中重新提起惹兰友诺士立交桥意外,强调工程安全的重要性。

尼浩大道坍塌事件:抹不去的痛

nhw_Small.jpg
地铁工地隧道地底支撑结构失去平衡,导致地下连续墙倒塌而引发尼诰大道地陷。

这是一场令不少国人留下难以磨灭回忆的意外。

2004年4月20日下午3点30分,尼诰大道(Nicoll Highway )黄金地带购物中心后面的路段,正在进行中的地铁环线工程的临时护墙倒塌,使支撑尼诰大道地铁站附近的地下工地结构如骨牌倒塌。

坍塌路面长100公尺、宽150公尺,大片路面下陷30公尺,双程方向交通全面中断。地下工地结构的电缆和煤气管也受到坍塌破坏,大量煤气泄漏,电缆断裂也使滨海城和美芝路一带的建筑物电流中断。这场地铁隧道坍塌造成的意外导致1人死、3人轻伤、另3人失踪,相信已罹难,但尸体至今未寻获。

政府后来设立听证会,得出的结论是临时护墙的设计和施工上出现失误,加上人为疏失和监督系统管理不当,是导致惨祸发生的主要原因。

滨海市区地铁鹰架倒塌:骇人听闻的惨案

mbs_Small.jpg
在鹰架上工作的建筑工人从4米高坠落

另一起在修建地铁过程中发生的骇人意外是滨海市区地铁线武吉士站建筑工地的鹰架坍塌事件,2人惨遭水泥活埋,另8人受伤。

2012年7月18日,工人正在为现有的武吉士站和新的滨海市区地铁线武吉士站,进行连道工程。工人在灌注水泥时,鹰架突然坍塌,在上面工作的建筑工人顿时从4米的高度坠下,被钢筋水泥活埋。调查结果发现,鹰架坍塌的原因包括:水泥过重、土质松动、鹰架搭建不妥。

杨厝港立交桥工地意外:又是鹰架

file6ud64mhozjp1855n7ep1_Small.jpg
4人从6米高的平台上摔到地面

2015年,杨厝港立交桥扩建工地也发生了致命意外,造成1死3伤。当时,4名外籍劳工在临时搭建的鹰架上工作,鹰架上的金属工作平台不知何故坍塌,4人相信是从平台上摔到地面,桥底离地面大约有6米。后来,承包商胡金标建筑私人有限公司被证实未采取足够的安全措施确保所搭建的工作平台能安全使用,触犯了安全与卫生法令,被罚款25万元。

衔接PIE施工中高架桥坍塌意外:今天,同一个承包商……

ben_4915_0_Small.jpg
陆路交通管理局的初步调查显示,承托预制横梁的承材移位,导致这起意外。

淡滨尼快速公路(樟宜)衔接到西向的泛岛快速公路和樟宜东路上段,一座正在建造的高架桥(viaduct)部分结构14日凌晨坍塌,意外造成1人死亡,10人受伤。陆路交通管理局的初步调查显示,承托预制横梁的承材移位,导致意外发生。

这项工程的承包商和杨厝港立交桥工地意外一样,也是胡金标建筑私人有限公司。两起意外的原因不一定相同,现在下结论可能以偏概全。

事件还需要进行更多的调查和检讨,才能让大家明白事情的原委。但无论如何,建筑人员的宝贵生命没有检讨重来的机会,因此承包商必须时时刻刻把工地安全放在第一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