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山咖啡店变‘小芽笼’ 狮城阿叔越堤寻欢

字体大小:

新元兑令吉兑换率诱人,再加上狮城警方严厉扫荡芽笼,不少退休狮城叔为满足欲望,纷纷涌向新山“小芽笼”寻欢!

陈先生(50岁)向《中国报》申诉,70多岁父亲过去一两年,经常搭巴士越堤到新山,而花钱速度奇快。

“我们给钱也给到怕,因此心起怀疑,曾两次骑电单车跟踪父亲,发现他搭上中国女,然后被带往新山大丰花园的住家。”

陈先生说,母亲五年前过世后,父亲曾到芽笼寻欢,作为子女的也一只眼开一只眼闭,兄弟姐妹每月凑集600元零用钱给他。他相信,由于新加坡警方严厉扫荡芽笼,父亲才转移阵地,改到新山寻乐。

“父亲退休前是散工,没有积蓄和公积金。他称来新山只是‘按摩’,但我们心知肚明,又担心父亲继续沉迷女色,希望当地警方能严厉取缔丑业。”

城中坊附近 辣妹咖啡店拉客

记者发现,大批风尘女子如今在城中坊(City Square)附近明里南街的数间咖啡店拉客。据观察,与狮城阿叔边喝茶边聊天的女郎,都是年轻貌美及穿着性感的越南女。

数名匿名的狮城阿叔解释,根据年龄及貌美程度来定交易价,从80到150令吉(约26至48新元)不等。他们说,因兑换率关系,他们更乐意到新山花费,有时高兴也会给数十新元犒赏女郎。

有阿叔说,他们在钟点酒店一小时才花费20令吉(约6新元)。

居住在裕廊的阿叔(48岁)说,在芽笼嫖妓需要至少50新元。另外,也有阿叔说,新山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小芽笼”了。

结伴搭巴士越堤

阿叔成群结队,一同乘搭巴士到新山,也有父子档一同前来寻欢。

一名阿叔说,他们多是朋友之间互相介绍,一周至少来一次,每次至少带100元到新山花费。据透露,有些还有父子档一起前来寻欢。

有些阿叔直接来回,在咖啡店和女郎聊天,从早上聊到下午,一旦钱花完后,就返回新加坡。不过,也有一些狮城阿叔选择小住新山,有的还在这里租房一个月,等到钱花光了再回家。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7年7月16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