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癌单亲妈众筹 筹得90万津贴叫停

字体大小:

本地首起,单亲妈妈患上末期卵巢癌,为了应付医药费,通过两个网络众筹平台筹钱,筹得约90万元的善款,基于已有“充足积蓄”,她两年来所获得的两种政府补贴,过去两个月相继被终止,相信是本地首起案例。

这名单亲妈妈是46岁的谭芝敏(译音),她在2015年三月被诊断患上卵巢癌,尽管经过化疗,癌症仍持续恶化。

过去两年,谭芝敏的医药费获得保健基金(Medifund)的补贴,保健基金是一个帮助较贫穷的国人支付医疗费用的政府补贴计划。

她在去年11月至今年1月,也在社区关怀援助(ComCare)计划下受惠,该计划旨在为低收入国人提供援助,但今年一月她并未重新申请。

另外,她从去年四月开始,一年内在两个网络慈善众筹平台募款。她在筹款简介上披露,她必须与癌症抗争,想要坚持活下来,照顾她年仅五岁的儿子。

她的故事打动了很多善心人,在Give Asia众筹平台上,10天里吸引了超过7000名公众筹款,筹得近77万2000元;她也通过众筹平台Generosity,筹得近8万零47美元(约10万9000新元)。

然而,今年五月,她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癌症中心接受治疗时,中心内一个为审核保健基金受惠者而成立的委员会,在进行定期审核工作时,评估谭芝敏的情况。

之后,谭芝敏的保健基金补贴被终止。中心发言人告诉《海峡时报》:“委员会评估了谭小姐的情况后发现,基于她现有的财务资源,她的医药费无需再仰赖保健基金补贴,而补贴可帮助其他更有急需的病患。”

谭芝敏今年五月,也二度申请社区关怀援助,但最后遭驳回。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负责管理这项援助计划。发言人说,谭芝敏的申请之所以被拒,是因她被评估“拥有充足的积蓄”。

为此,《联合晚报》联系上谭芝敏,但至截稿前她尚未回复。

社区服务专家说,政府终止她的财务津贴是正确的做法,有关的资源就能帮助其他更有需要的人。

为了儿子 能卖的都卖了

为了儿子,单亲妈妈把组屋内能卖的都卖了,自己还经常不用餐,省钱让儿子吃饭。

谭芝敏在众筹网站上透露,为了应付日常开销,她的二房式组屋内的物品,能卖的都卖了。

此外,为了让5岁儿子正常用餐,她经常不吃,省钱为儿子买食物吃。

尽管化疗副作用多,她都坚持下去。“为了儿子,我什么都愿意做。儿子三岁时,就看到我掉头发、呕吐、长时间躺在床上,也无法跟他玩耍。他根本无法了解情况。”

她坚定表示:“我一定要继续奋斗下去,越久越好,好让我继续留在儿子身旁,把他带大……他还太小,不应该失去母亲。”

她透露,她所需的免疫治疗,不被纳入保健基金和其他津贴计划内。一般上,进行免疫治疗的患者,每21天就得接受一次治疗,每次约6000元。

众筹引发4大关注

关注1:设监管机制 评估所有个案

余福金认为,网络众筹平台应设立监管机制,确保每一个在网上众筹的案件,都获得批准和认可。

每当网上出现众筹案例,都会有人积极捐款,余福金表示,公众做出善举是好现象,但平台往往缺乏妥善的监管机制。

他建议:“每个独立的众筹平台,应该确保每个案件都经过评估。”

凌展辉也指出,在网络众筹平台上,捐款者和受惠者是个人关系,很难确保所筹得的善款,都会用作治疗,或经过妥善运用。

另外,每个受惠者都会提出一个希望筹集的目标款项,但有时会出现比目标筹得更多钱的情况。

“传统善款会列明清楚,款项如何被运用,但网上众筹平台缺乏这一块,这方面确实需要监管。”

关注2:网络VS传统筹款

余福金表示,传统筹款机构可学习如何更好地“说故事”,阐明筹资的缘由。

在网络众筹的人士,往往都因个别的故事,打动不同的捐款者。

余福金认为,捐款者是为了“缘由”(causes)而捐献,不是为了个别机构或人士做出捐款。

“每个人都会被不同的故事打动,有些人较怜悯孩子的情况、或同情乐龄人士的遭遇。慈善机构可学习,更清楚地阐述将筹资的缘由,或利用社交媒体等方式,达成款项目标。”

凌展辉也持相同看法,他说,传统筹款之所以有困难,是因机构很难把个别的故事都说出来。

“网络众筹和传统筹款形成一种竞争,也导致传统筹款方式必须更注重包装,这是趋势所在。”

关注3:人不幸出事 钱如何处置?

辅导员指出,倘若单亲妈妈不幸出事,就须看她是否已有妥善的安排。

凌展辉说,以谭芝敏的个案来说,如果她出了什么事,金钱该怎么安排,其实是一个法律问题。

“要看她是否已经对这笔钱,已有妥善的安排,如果没有的话,则要依照其他法律程序。”

余福金则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但他也关注如果单亲妈妈出事,孩子应该交由谁来照顾。

关注4:钱用完怎么办?

辅导员认为,如果钱用完了还需再筹钱,就必须有充分理由。

凌展辉指出,过往有一些例子,有些人用完善款后,会继续再要。

然而,二度筹资要有几个因素,“捐款者会看之前受惠者筹得多少钱,那笔钱是如何花费,以及为什么需要更多的钱,是否是因病情恶化等理由。”

凌展辉说,倘若上述理由未有解释,有可能会造成捐款者对于受惠者,甚至是对于整个平台和筹款方式失去信心。

近期受关注众筹活动

  • 7月6日:59岁善心前空少黄德耀到清迈当义工,不料跌倒紧急送院,被诊断脑中风。家人7月5日网上发起筹款活动,三天内筹得10万元医药费,将安排他回国接受治疗。
  • 7月23日:在狮城工作的中国夫妇,宝宝不足六个月就出生,体重仅640克。宝宝前后住院100天,医疗费预计超过20万元,丈夫在网络众筹平台诉说经过,许多人慷慨捐款。
  • 去年12月:在本地工作的39岁菲律宾女佣,突然被诊断子宫有许多肿瘤,医药费近3万元。雇主夫妇担心无法负担,上网众筹。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7年7月29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