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机场偷赚打包行李钱 无业汉漠视‘禁足令’ 监10天

一名49岁无业汉在樟宜机场睡八年,还为旅客提供“包裹行李箱”服务,被控骚扰监10天。(档案照)
一名49岁无业汉在樟宜机场睡八年,还为旅客提供“包裹行李箱”服务,被控骚扰监10天。(档案照)

字体大小:

在樟宜机场断断续续睡了八年,还擅自为旅客提供“包裹行李箱”服务,49岁无业汉被机场列入黑名单后仍重犯,结果被控擅闯机场构成骚扰,判监10天。

无业汉求情称自己身无分文,只好出此下策在机场“赚钱”,每名旅客收费10元,盼有足够的钱去申请护照,好让他飞往印度尼西亚探望妻儿。

被告钟基昌(译音)被控在本月1日中午12时10分左右,不顾“禁足令”擅闯樟宜机场第一搭客大厦出境厅,对机场搭客大厦经理构成骚扰,他昨午在国家法院认罪。

案情显示,事发当天,一名机场辅警在巡逻时,看见被告在第一搭客大厦,为准备搭飞机的乘客,提供用塑料纸包装行李箱的服务。

一名澳大利亚籍旅客找被告协助包裹行李箱,被告包好后,向旅客收取10元的服务费。

辅警得知后,马上向搭客大厦的值班经理汇报;经理来到出境厅,认出被告之前因为兜售包裹服务,已经在上个月被列入机场黑名单,一年内不准踏足机场。

被告有失信和欺骗等案底,多年来进出监狱不下10次。

被告昨午在庭上求情时称,过去八年来,除了在坐牢时,他都是在机场留宿,两周前出狱后,因身无分文,又一次跑到机场过夜。

被告声称,自己没受教育,找不工作,妻儿都在印尼峇淡岛,而他连申请护照的钱都付不起,于是才想到在机场提供包裹服务。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7年8月11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