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置私召车与德士超过4000辆

字体大小:

优步旗下租车行在一两个月前开始分批脱售车队,估计共有500辆至1000辆车被脱售。但仍有大批车辆长久停放在全岛多栋私人停车场内。

私召车与德士的激烈竞争,加上私召车基本管制条例上月生效,导致市面上大批私召车与德士闲置,无人租用的车保守估计有4000余辆,预计市场已饱和。

过去几年迅速扩充车队的私召车业者优步(Uber)最近开始出售旗下一批车龄仅一两年的车子,其中包括丰田Prius和Altis等车款。

据市场消息,优步旗下租车行Lion City Rental(简称LCR)在一两个月前开始分批脱售车队,估计共有500辆至1000辆车被脱售。

据了解,LCR有大批车辆长久停放在全岛多栋私人停车场内,无人租用。其中位于双溪加株(Sungei Kadut)的工业建筑Carros中心更是停放了将近1000辆车,每天的停车费、保养费,以及所流失的租金等相当可观。

业内人士透露,自7月1日起,陆路交通管理局规定有意提供私召车服务的司机须先考取职业执照,使得私召车租不出去的问题加剧。此外,有部分司机无法通过陆交局背景检查,未获准考取执照,最后得退还车子。

由于优步前几年扩充得太快,如今它的车队空置率预料比主要竞争对手Grab来得严重。

截至今年6月底,公路上的私人出租车共计6万3259辆,比去年底增加了1万余辆。当中有4万3385辆是提供专车载送服务的私召车,其余是租来自驾。

德士空置率攀升至9.4%

相比之下,德士车队规模则逐月缩小,截至6月底仅有约2万5700辆,比去年同期减少近2500辆,是2010年以来的最低纪录。

面对私召车的竞争,德士的空置率也持续恶化。陆交局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首六个月平均有9.4%的德士租不出去,闲置德士估计有约2400多辆,是近年来最高纪录,明显高于前年的4.2%。

在私召车服务盛行之前,德士的空置率很少超过3%。

为留住德士司机,及改善德士租不出去的问题,规模较小的德士公司早前已先后削减车租。

一直未直接减租的康福德高则将从本月起的半年里,为旗下韩国现代i40德士减租,每日租金减8元,其他德士车款租金则未有调整。

驾德士已有七年的卓金保(63岁)受访时说:“减租后,我每天还是得付约121元,公司只减租8元,帮助并不大。”

目前康福德高共经营约7500辆i40德士,它们的平均车龄约三年。公司在两个月前也曾推出优惠,让新加入的单班制司机可以每日79元租用i40德士,但附带条件;除了须签订12个月合约,司机也须与公司“分享车资”,让公司从车资收入抽佣10%。

康福德高在本周二出乎意料宣布,与优步展开独家商议,探讨两家公司建立战略合作的可行性。这意味着康福和城市德士可通过优步手机应用预召,两家公司的车队管理也可能整合。

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李德纮博士认为,一旦两家公司真的合作,整个市场将形成两派“阵营”,竞争相信会更加激烈。

李德纮说:“优步的1万5000辆私召车加上康福的1万6000辆德士,对垒Grab的2万5000辆私召车及与它合作的1万1000辆德士。这对消费者而言会不会是好事?或许开始的时候是好的,我向来主张有一套统一的预召平台,让乘客可真正受益。”

大批闲置私召车停放在公共停车场

无人租用的优步私召车开始大批停放在收费较便宜的公共停车场,引起居民注意。

荷兰村附近的荷兰通道(Holland Drive)一个公共停车场,从约两个月前来了一批优步私召车,它们每天都停放在那里,等着人租用。这些贴有陆路交通管理局“私人出租车”防伪贴纸的私召车,车龄大多只有约一年,有些则是刚于今年注册,总共有约50辆,车款则以丰田Prius居多。

经常开车到荷兰村和荷兰通道熟食中心用餐的林炳发(55岁,退休者)受访时说:“不应该允许这些商用私召车就这样停放在公共停车场,把这里当成是廉价的停车空间,不然以后可能出现类似共享脚踏车占用公共停车位的问题。”

管理该停车场的市区重建局受询时指出,这个停车场共有271个停车位,每天平均使用率低于30%,有足够的停车位应付需求。当局表示将继续观察情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