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炎总统卸任前夕警言: 不能让非常事件 动摇社会结构

 

字体大小:

总统面对面

新加坡第七位总统陈庆炎博士本月31日卸任。

陈总统日前于总统府接受《联合早报》《海峡时报》《每日新闻》联合采访,回首六年任期的点滴,并提出对来届总统选举的看法。

在约一小时的访谈中,投入公职数十载的陈总统,展现了鲜为人知的一面。

治理国家是政府的工作,但肩负团结国民重任的总统不仅在国家事务上有知情权,在非常时期也应发表声明,阐述对一些议题的看法,不让社会结构受到动摇。

曾强调民选总统不能成为第二个权力中心的总统陈庆炎博士,在回顾六年作为国家元首的生涯时,表达了上述看法。

他也透露:“我通常会避免以总统身份发表声明,因为国家的平日治理是政府,不是总统的工作……不过,时不时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一个例子是2013年12月8日的小印度骚乱事件。当晚,小印度一个交界处发生意外,一名外籍客工被私人巴士撞死,引发约400名外籍劳工骚乱。事故中,多辆警车和救护车被焚毁或掀翻,另有多名警察受伤,是我国40多年来最严重的骚乱事件。

当时,陈总统在国外,他从社交媒体初步得知事故的规模后,与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联系,以了解情况。

“我跟张志贤说,作为总统,如果我能发一份声明强调保持镇定的必要,呼吁人们不要擅自插手事件,并且强调种族和谐的重要,不能让事件损坏社会结构,那会是妥当的做法。”

陈总统在事件发生后的数小时里,在面簿上载声明,强调不应让事件打击人们对社会的信心,并呼吁国人维护国家的安全与和平。

陈总统即将在本月31日卸任,他于不久前接受《联合早报》《海峡时报》和《每日新闻》的联合采访时说:“处理这样的事情我们没法规划,也没有标准作业程序,因为我们从没想过事件会在新加坡发生。但是一旦发生,你必须应对,你得决定是要置之不理,还是应该在某个领域做出贡献……确保我们继续建设社会储备(social reserves),不让储备遭挥霍。”

提出“社会储备”概念  

2013年11月,陈总统在圣若瑟书院与富丽敦酒店联办的领袖演讲会上,以该校杰出校友的身份,首次提出“社会储备”概念。他当时形容财政储备好比家庭中的“扑满”,社会储备则是把家人联系在一起的凝聚力,可以让国家变得更强大。

与财政储备不同的是,社会储备难以计量,只有在需要时,才会感受到它的存在,无法通过计算确保它有所增长。

2015年建国总理李光耀辞世,全国人民在哀痛中团结起来,强化了社会储备,也教陈总统难以忘怀。他自然深知体育活动有团结民众的力量,去年国庆期间,纵然日程再紧凑,他也决心亲临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为我国的运动健儿打气。

他忆述,动身当天正好主持一场国庆庆祝会,活动一结束,他就赶往机场乘搭飞往圣保罗的班机,抵达圣保罗后又转乘内陆航班到里约热内卢,下机后再乘巴士前往赛场。

“我立刻换上新加坡团队队衫,直奔游泳赛场。约瑟林当天在半决赛中亮相。当时没人能保证他能晋级决赛,所以我想到场看他游泳。”

约瑟林过后以半决赛最佳成绩晋级,隔天的表现势如破竹,在决赛中成功摘金。陈总统说,从约瑟林出场到比赛完毕,全国上下的团结精神令人难忘。“我当时能感受到国人的自豪感和兴奋……为他打气的不只是在现场的国人,还包括在国内的新加坡人。那一刻非常难忘,因为这样的事只发生过一次。往后我们当然还会赢得更多金牌,但我相信那种喜悦无法跟那一刻相比。”

强调民选总统不能成为第二个权力中心

陈总统向来给人沉着稳重的印象,访问过程中大多时候双手十指交叉,但提起见证我国泳将约瑟林摘下我国历史性的首枚奥运金牌,他的手势多了,难掩心中喜悦。

他于1979年从政,一度是新加坡内阁的核心人物。除了从1991年底至1995年期间离开内阁,回到私人企业界之外,他曾先后出任多个部门的部长,包括教育部、贸工部、财政部、卫生部,以及国防部。

2011年9月当上民选总统后,陈庆炎一般上会透过个人面簿页面,对外国遭恐袭等特定事件发表声明,也会在过节时祝福国人等。去年11月,他罕见地针对民选总统制度的修宪建议向国会致辞,强调民选总统不能成为第二个权力中心。

他当时提醒国人,必须分辨总统作为监管者,以及与政府对立是有差异的,因为“民选总统不能成为第二个权力中心”“总统必须根据宪法规定的职责行事,不能阻碍在任政府履行它的行政职责”。

他受访时进一步说,他总会透过跟不同人接触,凸显一些基本社会价值观。例如,他透过接触跨代服役人员,说明国民服役的重要。“要不断强调这些基本信息,并找出方法传达信息,同时确保新加坡人珍惜所有,继续建设我们伟大的国家。”

“首席外交官”六年访30国

身为国家“首席外交官”,陈庆炎总统在六年任期里共进行了30个国事访问,不仅强化我国与多国之间的关系,也走访一些前国家元首未曾留下足迹的地方,推进新加坡的议程。

他不久前接受《联合早报》《海峡时报》《每日新闻》联合采访时说,除了因泰国前国王蒲眉蓬生病而没能对泰国展开国事访问外,他对其他八个亚细安成员国都进行了国事访问。不过,蒲眉蓬逝世后,陈总统也前往吊唁。

此外,他访问了中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欧洲多国,也成为首位对墨西哥进行国事访问的新加坡总统。

良好外交基础是永续工作

针对为何频密访问不同国家,陈总统直率地说:“那是因为这么做对新加坡是重要的。”

他解释,他在任内积极访问欧洲,是为了争取欧洲各国核准欧盟—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我访问欧洲国家时,向它们强调自贸协定对在地企业、新加坡,以及本区域的重要性,并说明各国的支持,可为最终的自贸协定铺路。”

陈总统任内也碰上新加坡与多国庆祝建交50周年,因此只身前往这些国家,其中包括日本、法国、埃及和柬埔寨等。

他说,进行国事访问时,行程紧张,通常从早忙到晚,包括参观政府机关、交流、出席文化活动和国宴。

“这要求我时刻保持机警,也要找出对双方都有意义的课题;一有机会,还要推进我国的议程。例如在航空互联互通方面,我们总是在寻找与不同国家建立更自由航行安排的契机,我们必须说明这么做不只对我们重要,对相关国家也一样。”

陈总统说,社交媒体日益受欢迎,意味着以讹传讹的现象日益普遍。这样一来,“说明新加坡是个开放的社会、开放的经济体,欢迎更自由的贸易,极其重要”。

他说,一些国家误以为新加坡是个封闭的国家,因此有必要向他们说明国人有言论自由,但不能随意诽谤或诋毁他人,否则就可被告上法庭。“整体而言,多数国家都明白新加坡的立场,明白我们的外交政策、我们在经济政策方面的立场,但我们还是得一再重申这些事实。”

对于外交官和部长们,也都透过各种途径阐明我国立场。陈总统坦言:“当我跟国家元首、总理或首相提出论点时,有助加深印象。这是为什么一些人形容总统是新加坡的首席外交官。”

在陈庆炎眼里,为国家打下良好外交基础是项“永续的工作”。“我们要竭尽所能代表新加坡,推进新加坡注重的课题,考虑东道主关切的事务,并且与国家元首、总理或首相,以及其他政要建立默契。”

我已竭尽所能,工作虽然艰辛但是收获丰富。新加坡人会如何评估我的表现?我想就让他们去决定……过去六年以总统身份为大家服务,这是荣誉,也是荣幸,它集结了我多年的公共服务经验。对于能够做出贡献,协助新加坡继续繁荣、进步,我感到高兴。我们的社会继续保持融洽,各种族的和谐关系仍然是社会的重要一环。回顾过去六年,所取得的成就让我有些满足感,我希望新加坡人也有同样的感觉。——陈庆炎总统回顾六年总统生涯

下任民选总统 保留给马来族群显得适时

在族群关系和社会结构易受极端主义撕裂的世界,拥有能够保障族群利益的民选总统制能有效维系社会和谐。陈庆炎总统认为,下个月举行的总统选举作为保留选举,“不幸地显得适时”。

陈总统谈及来届保留给马来族群的选举时指出,全球发生多起恐怖主义袭击,我国也是恐怖分子意图攻击的目标。尽管拥有好的安保部门,但“总有一天新加坡会发生(恐袭)事件”,新加坡作为多元种族社会,族群关系也会受到考验。

陈总统说:“一旦发生这类事件,重要的是要确保我们不允许事件破坏我们社会的和谐,或让不同社群之间的关系紧张。”

他所指的是在恐袭阴影下,社群间容易滋生的“回教恐惧症”,在非回教徒和回教徒之间筑起心墙,削弱社会结构。

在这样的情势下,陈总统认为,下一任民选总统保留给马来族群显得适时。“不幸地,全球所处情势让新加坡受到影响,因此保留机制是适时的。”

入主总统府人选须反映多元种族特色

国会去年11月通过新加坡共和国宪法(修正)法案,其中一项改变是: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则第六届只保留给该族群参选。政府也决定,启动保留机制的日期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因此来届总统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

陈总统受访时说:“自从设立民选总统制,包括我在内的所有总统都是非马来族;所以,能确认每隔不久就有不同族群的代表有机会出任总统,我认为是好的。这反映了我们多元种族社会的特征。”

国会辩论修宪法案时,陈总统就曾表示,总统是国家团结的象征,历届入主总统府的人选必须反映出多元种族的特色,因为这是维系国家团结与和谐的核心社会价值。

陈总统认为,在新加坡这个多元种族的社会,总统的重要职责就是与各种族合作。他当时说,他在任内秉承的个人使命是号召全体国人共同建设互相关怀、凝聚力强、具包容性的社会。

认同总统选举去政治化举措

政府去年修宪的另一个考量,是上届总统选举中,候选人错误对选民许下超出总统职责范围的承诺。

在新的选举条例下,准候选人提交提名表格时,必须签署声明,表明已阅读并理解选举局提供的、有关民选总统职权的说明。他们也可签署表格,承诺竞选期间以“有尊严、得体,并与符合总统作为一国元首和全民团结象征之地位”的方式竞选。

陈总统认同这一系列将“总统选举去政治化”的举措。他说:“举行一场有序的选举,保留人民更冷静地审视总统(候选人)的空间,这或许不让人感到那么兴奋,但我想这会对新加坡更有帮助和有益。”

感谢妻子亲和力收获民心

20170827_news_tonytan1_Large.jpg
总统府开放日,陈庆炎总统伉俪与公众共度佳节。陈总统任内六年来,开放日总共吸引了30余万人次游览总统府。

总统府近年来为了更接近民众,除了举办开放日,还设置历史展馆和推出手机应用,但在陈庆炎总统的印象中,总统府的形象工作还有一位功臣,就是总统夫人徐美娟。

“她主动接触他人,也关注他们的情况。与她交谈的人都对她很热情,这帮了我很大的忙。”

陈总统聊起身为总统需要出席许多项活动,他主动向记者道出妻子给予的支持如何帮助了他。徐美娟经常与丈夫一起出席活动,用她独有的亲和力,为陈总统赢取民心。

总统府一年到头举办多项招待活动,包括各项总统奖颁奖礼、武装部队招待会、基层领袖新春游园会,以及与年长者捞鱼生庆人日。陈总统说,这些聚会让他有机会与人民接触。

当记者问陈总统,有妻子助阵是否帮了他软化严肃的形象,陈总统苦笑着说:“我想我不会给人不苟言笑的形象吧?希望不是。”

他紧接着说,每个人所呈现的一面都不同,他和徐美娟只是“尽自己所能,以自己的方式贡献”。

陈总统说:“她懂得将心比心,跟人们交谈,了解不同的(经历)。人们就这样与她熟落起来。我尝试效仿她的做法,但或许无法做到像她一样。我少了她那样的自然。”

多管齐下 促进民众认识总统府

总统府每逢农历新年、开斋节、屠妖节、劳动节和国庆日都举行开放日,六年来吸引30余万人次游览,借此拉近民众与总统府的距离。本月的开放日还推出“总统府丰收雪糕”,采用总统府园内、平时用于招待外宾的香料制成雪糕,为总统慈善挑战活动筹款。

不过,陈总统认为,要让民众进一步认识总统一职,接触工作就不能止于开放日活动。总统府自2013年开始,陆续推出总统府历史建筑导览、总统府花园导览和游览手机应用等,促进民众对总统府的认识。

去年,总统府公园开设占地254平方米的总统府历史展馆,以图文并茂方式,讲述总统府自1869年建成以来的历史演变,也轮流展出多国领袖赠送新加坡领导人的珍贵礼物。

总统府历史展馆分六个展区,依序讲述斯里淡马锡官邸(Sri Temasek)的历史、总统府建成时期的历史、总统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经历的改变、从总督府转变为总统府的过程、总统府内的花草生态、总统府接待外宾和举办社区活动等用途。

此外,总统府今年6月推出手机应用,让公众免费使用三个路线导览,边游览边吸收资讯,探索总统府历史与文物、认识总统府公园的生态环境等。

陈总统说:“这些都不是大课题,但有助解开总统一职的神秘色彩,让公众对总统扮演的多个角色有更强的意识。我们还没做到让公众彻底了解,但我们会慢慢地接近这个目标。”

我出席过华社许多节庆等活动,那对我很有帮助。至于马来社群,我和太太都很喜欢全国回教堂联合展开的“慈善黄姜饭”,在那里能与不同的人交谈。我也尽可能在斋戒月出席不同回教堂的开斋饭会。我还出席过不同的节庆活动,有一回是在小印度……(语言方面)我有几次用华语发言,比如受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的邀请出席农历新年庆祝会的时候。出席华社活动不一定只用华语,有时也用方言,让听众感觉舒适。我不会说印度语,马来语倒是没问题。——陈总统谈跨族接触和多语交流

慈善热推手 监管铁面无私

“总统挑战”慈善活动不仅是为各慈善机构筹款以帮助弱势群体的重要平台,同时也是推广志愿服务的管道,鼓励人们不只捐出金钱,也贡献时间和施展才华,帮助有需要的人。

这正是陈庆炎总统从前任总统纳丹手中接过“总统挑战”慈善活动领导棒子后,随即推出“总统挑战义工行动”的原因。

20170827_news_tonytan2_Large.jpg
陈庆炎总统今年2月为“2017年总统挑战慈善活动”主持推介仪式。总统身旁分别是Wild Empire合唱团执行董事蒋杰仁(右)和指挥王佳音(左)。(档案照片)

吸引更多人参与慈善

陈总统在受访时说:“透过志愿服务,赠与者所获得的报酬与受益者一样,这也让新加坡人更能体会其他人的需要,希望这得以持续。

“另外,经济正在转型,创意和创业精神都很重要。我因此推出‘总统挑战社会企业奖’,鼓励有创业热诚的年轻人经营生意,在赚取盈利和确保业务可持续的同时,也对社会服务有贡献。”

“总统挑战”慈善活动由已故总统纳丹于2000年发起,陈庆炎在这基础上,再推出上述两项计划,吸引更多人参与其中。

民选总统除了扮演帮助弱势群体等典型角色,作为“第二把钥匙”,他也必须有效阻止执政党亏空国库和任用亲信。

陈庆炎说,总统顾问理事会在协助他执行监管的任务时,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他经常同理事会讨论各种课题,也与他们和内阁一起开会,讨论的内容包括扩建樟宜机场、兴建高铁和地铁等大型项目的财务相关课题,这些都“不是一个政府任期就能完成”的计划。

此外,总统必须履行的重要职务,也包括批准拨款法案,使财政年的财政预算案正式生效。

“我每年都要与财政部长和官员们会面,让他们向我解释政府的优先关注事项,以及对有关预算抱持的立场等等。总统顾问理事会成员这时也会在场,好让理事会有机会发问和做出澄清。理事会首先对预算和拨款做出评估,然后再建议我是否要批准法案。”

“确切的拨款反而直截了当,了解政府的推动力、关注点,以及支出可造成的影响更为重要。由于我和理事会都有必要了解主要政府机构的运作,所以我们也参观建屋发展局、裕廊集团和诸如榜鹅等新镇,了解新发展、主要基础建设项目,从而明白应当如何提升新加坡人的生活,或者如何促进经济发展。”

陈总统与肯德基

上网用谷歌搜索陈庆炎总统的英文名“Tony Tan”,马上出现的联想词汇竟然是“Tony Tan KFC”,说明最多人上网搜索这两者的关联。

大约在2011年6月,陈庆炎决定竞选总统前后,社交媒体开始“移花接木”,疯传把快餐店肯德基创办人山德士上校(Colonel Sanders)的肖像,换上陈总统面孔的图像贴文,获得不少网民盛赞。

后来,即便陈庆炎当选总统,这样的搞笑动作仍然继续。去年哇集拉隆功继任泰王后,网上甚至出现新闻标题被窜改的贴文,指陈庆炎总统邀请新泰王访问新加坡,并将以“肯德基”快餐招待的恶作剧。

本报记者带着可能冒犯陈总统的疑虑,当面问陈总统如何看待这类恶搞时,他淡然地反问:“我能怎么做呢?”

他接着说:“有些说法很有趣,有些则相对不那么有趣。只要不构成诽谤,就必须从容面对这些议论。这不让人感到自在,但又能奈何呢?”

陈总统的语气平和,没有一丝愤怒,他继续说道:“到目前为止,我想那些这么做的人没什么恶意。人们会以此为乐,我就尽量不要过度反应。不能一直为这些感到生气,这没完没了,何必在不可能胜出的战役上耗尽精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