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林瑞莲问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字体大小: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星期二(3日)在国会提出休会动议时,向政府抛出了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我国的第一任民选总统应该从黄金辉总统还是王鼎昌总统算起,究竟是总检察署的建议,还是政府的决定?究竟是有了建议才做决定,还是决定了才征询意见?

林瑞莲认为,政府最初提出保留选举制度的时候,误导了国会及大众,让国会、媒体以及公众认为,第一任民选总统是谁的问题是由总检察署定夺,而非由国会决定。她引述李显龙总理去年11月在国会中的发言:“我们已征询总检察署,我们将从首个被赋予民选总统权限的总统开始计算,即黄金辉博士。”

她认为,这样的说法会让人误以为决定由黄金辉总统为计算启动“保留选举”的第一任总统,是总检察署经过判断之后,向政府提出的建议,而政府只是遵循了这个建议,并不是做决定的一方。

然而,林瑞莲指出,上届总统选举参选人陈清木医生针对此议题入禀高庭之时,代表政府的副总检察长哈里古玛在庭上说,总检察署无权告诉政府保留选举的启动从何时开始算起,那是政府的政策问题,而不是法律问题。

林瑞莲也指哈里古玛在庭上说,李总理并没说过是总检察署建议从前总统黄金辉算起。“他说:‘总理的说法是,总检察署建议的是政府所提出要做的事是合法的。’”

林瑞莲指政府所提及的总检察署建议让议员和法庭都感到混乱。“部长们一再引述总检察署的建议为修改法律的依据,但副总检察长却在法庭上说建议与法律的修改无关。”

最高法院上诉庭最终裁决,保留选举要从哪任总统算起,并不由总检察署决定,而是由国会做的政策决定。林瑞莲因此提出质疑:政府的表述不清楚,是否是想利用总检察署作为烟雾弹,避开在国会中公开讨论这个问题?

鸡与蛋的问题

所以总检察署的建议与政府的决定这个鸡与蛋的问题究竟是哪个先哪个后?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回应时说,政府一直很清楚,这是一项政策议题,一项可以由国会决定的议题。上诉庭的判决说明了几件事情:

国会有权决定从哪一任总统开始计算保留选举何时启动

总理在国会中的讲话清楚地表明了,国会有意愿去做这样的决定

所以按照尚穆根的说法,政府是在决定从黄金辉总统开始计算保留选举的启动之后,才获得总检察署的建议。

总检察署到底“建议”了什么

话题进行到这里,其实事情的原委以及两方的观点已经相当清楚了。唯一还比较模糊的,就是政府没有公开的总检察署建议逐字逐句到底写了什么?

林瑞莲就在休会动议中质疑,政府一直没有公布总检察署的“建议”,是否正是因为一旦公布就会暴露出,原来自始至终都是政府自导自演的决定。

她总结说,政府“前后不一”的解释将使国人更加怀疑修改选举制度的真正意图。

尚穆根再次强调政府的立场始终明确,并反驳说,从未说过政府是根据总检察署的建议做决定。“我们是谨慎的政府,我们做了一个政策决定,但我们也征询意见以了解这当中是否有任何障碍。”

他也指出,政府一般不发布所获得的法律意见。他说:“如果可以按照法律进行,我们就会这么做,如果要改变法律,以取得政策目的,我们会这么做。”

对于林瑞莲的一席话,尚穆根说:“林小姐抗议过头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