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程强和林瑞莲的工人党之路

字体大小:

本地最大反对党工人党今年庆祝创党60周年,并推出新书 《与新加坡同行》,讲述工人党1957年创党至今的发展历程,当中也收录了秘书长刘程强、主席林瑞莲和多名党员的访谈内容,包括他们为什么加入工人党,彼此的合作方式等。以下是新书节选:

刘程强
加入工人党的原因
我加入工人党时是一名老师。我是接受华文教育的,O水准和A水准英文都考到F9。在那个年代,如果你不会讲英语,你就是受华文教育的。由于英文是行政语言,人们以为受华文教育的人不聪明,因为他们不能用流利的英语沟通。我很清楚许多同龄的人不是不聪明,只是刚好他们读的是华校。就是这样的背景令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们在自己的国家会视为二等公民?

我是南洋大学最后一批学生。政府当时决定关闭南大,让南大和新加坡大学合并。在那之前的一两年,当时的总理李光耀应历史学会的邀请给本科生发表演讲。我还记得他当时说‘一等大学都在英国,例如剑桥和牛津。新加坡大学是二等,南洋大学是三等’。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被羞辱了。我们知道我们不是三等的,我们只是因为接受华文教育,而无法用流利的英语表达我们的想法……

我成为老师时,(时任副总理兼教育部长)吴庆瑞制定分流制度的报告出来了。分流政策令我忍无可忍了。我不忍心到课室里对我的学生说‘你得更用功’,但我知道这个制度将害死他们。学业成绩来成为衡量学生能力的标准,但许多学生的经济条件不佳,他们没有上补习班,或者他们得打兼职工帮补家用。这太荒唐了……那时真的忍无可忍了,我决定加入工人党。
 
原本无意加入工人党
我只想当义工帮忙。但他们的《铁锤报》华文水平太差了!我是受华文教育的,英语可能不达标,但至少我了解这个语言,知道语言的恰当表达和翻译方式。所以我就想可以在这方面做出一点贡献,把《铁锤报》做得让华语读者更容易阅读。我也在惹耶勒南的接见选民活动上帮忙。他们需要人帮忙翻译,还有处理一些基层课题。
 
为何选择后港
我本来要去樟宜区,对阵(行动党议员)张宗治。为什么?那时候的樟宜区包括四美,当时的四美交通非常不方便,它在新加坡一角,但公共交通很差。张宗治是那里的议员,但他并不受欢迎。我了解人们的想法,我知道这是合适的选区,我对那里并不陌生。樟宜是我的首选,但当时党主席陈民生也要去那里,因为他就住在勿洛蓄水池一带。那怎么办呢?我到处看,然后决定就后港吧!这就是我来到后港的过程,这不是特别的决定。
 
工人党未来
我们已成功建议一个人才基础,让党采取下一步,进入下一个组成潜在替代政府的阶段。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党若要成立一个替代政府,必须拥有组织能力。你必须拥有以团队为基础的运作模式,一个人们可以运作的体制。这就是基础,而我认为我们具有这样的组织基础,让人们了解运作。我们有扩大规模的潜力,但这也取决于人民的支持程度。除非人民行动党变得腐败,否则我不认为选民要一个替代政府。所以我们最终是否成为一个替代政府,我没有把握。
 
林瑞莲
2001年入党
2001年大选后,我们当中有一些人觉得,如果我们袖手旁观,新加坡反对党声音将走到尽头……我写了一封信给(刘程强),说些鼓励的话,也附上一张支票。十天后,我们约了见面。虽然我们事先没有讨论(加入工人党),但我还是把履历和两张照片放进背包里。
 
与刘程强的关系
我们之间常常意见不合,但这无所谓因为根本上我们还是信任对方的,也一起共事长达16年了。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曲折起伏……我们会讨论很多很多课题,我从根本上是信任他的。在党内所有人当中,我向他吐露心里最深处、最隐秘的秘密也没问题,因为我相信他会保守秘密。我也不认为他对于我是否忠于党有任何质疑。当然,我们有时对于一些课题还是有不同的想法,我们会讨论,有时甚至是争辩。但根本上我们的工作关系是良好的。
 
20171103-walking-with-singapore_Small.jpg
《与新加坡同行》 - Walking with Singapore

《与新加坡同行》从即日起在书局开始销售,售价30元。工人党将从11月10日至明年2月9日间的每个星期五,在位于芽笼路的新总部举办开放日,公众届时可在开放日活动上购买新书。

工人党创党60年里程碑

  • 1957
    11月3日

    曾在殖民时期担任新加坡首任首席部长的大卫·马绍尔(David Marshall)创办工人党。

    独立前后:马绍尔等人在立法议会选举中赢得一些议席。新加坡独立后,人民行动党在接下来的选战中连续赢得所有议席,工人党沉浮多年。

  • 1981

    工人党秘书长惹耶勒南参加安顺区补选并赢得议席,打破国会15年来没有反对党议员的局面。

  • 1991

    刘程强在大选中赢得后港区议席,后港此后一直都是工人党大本营。

  • 2001

    惹耶勒南官司缠身,宣告破产后失去非选区议员议席,并卸下秘书长职务。


    刘程强在无对手情况下,当选新任秘书长。工人党在2001年大选后也迎来一批新血,其中包括现任主席林瑞莲。

  • 2011
    刘程强走出后港,与林瑞莲、毕丹星、陈硕茂和莫哈默费沙组成团队,角逐阿裕尼集选区议席,成功打败时任外交部长杨荣文领军的团队。这也是反对党首次攻下集选区。
  • 2012
    后港区议员饶欣龙因婚外情风波被工人党开除。工人党在补选中成功保住后港议席,方荣发成为该区新任议员。
  • 2013

    时任国会议长、榜鹅东行动党议员柏默陷入婚外情丑闻辞职,工人党候选人李丽连在四角战补选中胜出。

    与此同时,工人党市镇会的财务监管问题开始引起广泛关注。

  • 2015
    工人党在全国大选中再次赢得后港区和阿裕尼集选区议席,但没能保住榜鹅东。加上三名非选区议员,工人党目前在国会里共有九名议员,也是国会里唯一的反对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