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忠当年访陈楚楠获知 因没女性参与革命孙中山鼓励办女校

南洋女中退休教师李成忠(右)和陈楚楠的长孙陈立仁摄于南洋女中图书馆。他们手中拿着晚晴园本月初再版的《晚晴园与中国革命史略》。(谢燕燕摄)
南洋女中退休教师李成忠(右)和陈楚楠的长孙陈立仁摄于南洋女中图书馆。他们手中拿着晚晴园本月初再版的《晚晴园与中国革命史略》。(谢燕燕摄)

字体大小:

晚晴园—孙中山南洋纪念馆本月初再版陈楚楠1940年的演讲稿《晚晴园与中国革命史略》,南洋女子中学校退休教师李成忠追述当年曾访问陈楚楠,向他了解早期女校与同盟会新加坡分会成立的情景。

半个世纪以前,当时年仅33岁的南洋女子中学校退休教师李成忠为了编写校史,曾到圣麦克路一栋小洋房拜访同盟会新加坡分会第一任会长,也是南洋女中董事会第一任总理的陈楚楠,直接向他了解我国早期女校与孙中山所领导的革命党人的关系,同时了解同盟会成立情景。

晚晴园—孙中山南洋纪念馆最近出版了《晚晴园与中国革命史略》,是“星洲三杰”张永福、陈楚楠和林义顺的史料汇编中的最后一本。晚晴园在2013年底再版张永福回忆录《南洋与创立民国》,2016年初再版林义顺的《星洲同盟会录》,本月初再版陈楚楠1940年的演讲稿《晚晴园与中国革命史略》。

陈楚楠的长孙陈立仁日前受访时告诉本报,他今年9月曾带着母亲蓝碧霞、妻子林静霞和儿媳妇江婉诗一起参观祖父当年创立的女校,结果遇到对校史很熟悉的李成忠,聊开后才知道李老师当年拜访过他的祖父。

陈楚楠是南洋女中创办人之一,他的媳妇蓝碧霞和曾孙媳妇江婉诗都是南洋女中校友,蓝碧霞求学时还是著名的运动健儿,曾参加战后复办的第一届华校联合运动会。

本报最近在南洋女中图书馆访问84岁的李成忠,听他谈当时拜访陈楚楠的经过。在南中执教40年的李成忠,过去担任历史老师。南洋女中1967年庆祝创校50周年时,校长刘韵仙让他负责编写校史,他却苦于手上只有校长交给他的一本薄薄的董事会议记录,于是萌起亲访陈楚楠的念头。

他是在1966年年底,在曾担任《中兴日报》社长的陈国础带领下,到陈楚楠位于圣麦克路的住家拜访已经83岁的陈楚楠。他记得小洋房没有围篱,周边是一片椰林。那一趟访问收获颇丰,让他厘清早期许多女校,包括南洋女中与孙中山所领导革命党人之间的关系,同时也听到有关同盟会的一些轶事。

陈楚楠告诉他,孙中山1910年7月短暂访新时,曾在新成立的同德书报社聚会上谈到新加坡虽是南洋地区枢纽、人文荟萃,却始终没有女性参加革命的问题。当陈楚楠问其原因时,孙中山答说,新加坡女子没机会受教育是最主要的原因,他因此鼓励追随者创办女子学堂。这便是陈楚楠、张永福、庄希泉及黄肖岩等人创立南洋女子学校的背景。

李成忠说,同德书报社在1910年创立时还未搬到亚美尼亚街,而是借用北勿基码头万和盐栈二楼,孙中山当时应该是在万和盐栈发表上述谈话。同德是由本地潮籍人士创办的书报社,当中包括张永福。李成忠因此认为万和盐栈有可能是张永福或其家族经营的盐栈,但目前无法找到确实资料。

让李成忠印象极为深刻的,是陈楚楠对同盟会成立时的描绘。他当时说,同盟会1905年年底于晚晴园举行宣誓入会仪式时,最早宣誓入会的三人分别是陈楚楠、张永福和李竹痴。他说,三人在晚晴园准备宣誓时,屋外突然刮起大风,一大群乌鸦飞进屋内,让大家在心理上多少有些阴影。华人总把乌鸦视为不祥之兆。

可是观察敏锐的孙中山马上告诉大家,乌鸦飞进屋内,不是什么不祥之兆,纯粹是因为屋外气候骤变,强风迫使乌鸦飞入屋内避难,一席话扫除了大家内心的阴影。

因名气比张永福大 陈楚楠当首任同盟会会长

同盟会成立时,为何比张永福小12岁的陈楚楠会被推举为第一任会长?李成忠认为那是因为陈楚楠担任《图南日报》社长,名气比张永福大。等到第二年改选时,大家才注意到年龄差异,于是推选张永福为会长。李成忠感慨说,如果提早半个世纪研究我国历史,包括我国与辛亥革命的关系,就能更完整保存历史,因为很多历史人物当时还健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