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花板漏水 受影响居民:1年始获解决

黄女士指着天花板漏水最严重的地方说,铁盖装置能将水导入厕所。(摄影/梁麒麟)
黄女士指着天花板漏水最严重的地方说,铁盖装置能将水导入厕所。(摄影/梁麒麟)

字体大小:

楼下天花板漏水,楼上居民却故意“玩失踪”;居民要修无从下手,求助议员当局也没用,折腾多时终于解决问题时,已经饱受一年的漏水之苦。

这期间,组屋厨房与厕所的地板总是“擦不干”,天花板、墙壁上水污处处,电灯损坏,家里老人家因为地滑而差点跌倒,水桶盛水......这些都让楼下邻居苦不堪言,生活大受干扰。

家住循环路第57座组屋六楼三房式单位的黄亚水(49岁,收银员)向《联合晚报》透露,在那里住了20年都没问题,直到前年12月,才惊然发现厨房天花板漏水。

黄亚水是在更换灯泡时发现异状,当时电灯已经损坏,周围铁制的部分因为漏水而生锈,把她吓了一跳,她立即联系建屋局。

“建屋局承包商告诉我,漏水出现在我和楼上单位之间的地板,我们两方必须分担维修的费用。”

对此,她没有异议。问题是,她一直联系不上楼上邻居,根本无从商议。

“建屋局也尝试联络对方,我甚至还找过议员帮忙,不过还是不得要领。”

问题出在楼上花洒

根据建屋局去年4月24日发给黄亚水的信件,问题源自于楼上浴室的花洒漏水。

因此,建屋局要求楼上屋主于4月30日之前自行聘请水管工人解决问题。

“信函同时寄给了我和楼上屋主,所以我们两方都清楚知道问题所在。”

尽管如此,邻居并未采取任何行动,而她每次上门要询问邻居时,对方总是“没人在家,没人应门”。

若是建屋局官员要上门,邻居则会借口全家人很忙,没有时间与他们见面。

她非常担心,长期漏水会侵蚀天花板的钢筋,影响组屋结构。

“我家里还有80岁老母,老人家跌倒了怎么办?”

在折腾了一年后,他们在建屋局的协助下,邻居终于肯“出面”解决问题,在去年12月把花洒修好。他们也跟着将天花板补好,事情总算告一段落。

到底邻居为什么在“闪”了一年后改变主意,本报几次上门尝试了解,也找不到对方,不得而知。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1月20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