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英汉偷渡计划漏风声 警前晚布局捉人

周英汉(左图)乘坐的电动船,在离乌敏岛码头约2.4公里的海域被警方拦截。(陈来福摄)
周英汉(左图)乘坐的电动船,在离乌敏岛码头约2.4公里的海域被警方拦截。(陈来福摄)

字体大小:

偷渡计划早在前一晚(2月20日)就走漏风声,警方连夜布局,等着天亮来捉人!

周英汉到底是被自己人出卖?还是遭外人举报?告密者到底是谁,引起坊间热议。

警方昨天透露,当局是在接获情报之后展开调查,才在昨早在海上拦截周英汉的。根据记者进一步查探到的消息,警方其实在星期二晚就接到线报,掌握了周英汉的“逃亡计划”。

一般相信,警方在接到消息后马上展开部署行动,这也意味着,周英汉从本岛搭船到乌敏岛、在乌敏岛码头换船后出发,一切的过程都已落在警方的视线范围里。

据记者了解,警方为了确保行动万无一失,甚至出动了至少两搜马力强大的巡逻快艇在乌敏岛北侧水域待命。周英汉的摩托船一出发,巡逻快艇也随之出动,并在摩托船离开码头不久就把它拦下来。

警方能顺利在海上拦阻周英汉,告密者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这名告密者据知是一名“公众”,确切身份则不得而知。

周英汉被捕时,身穿Polo衫和百慕达黑裤,装扮休闲,没有进行任何乔装,以他的曝光率,公众不难认出他,但从时间上推断,向警方告密的应该不是当天早上与他相遇的公众。比较可能的情况是,周英汉或陈保德事发前曾向人提起偷渡事件,至于是有人劝阻不果报警?还是有人眼红陈保德轻易赚取3000元的酬劳,而向当局举报他,就不得而知了。

据了解,船上搜出的5000元现金当中,据知有3000元是周英汉准备支付陈保德的酬劳。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2月22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