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车送修竟失踪 男教师怒报警

车子送修一去不返,车主尹国强非常焦急。(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车子送修,车厂突然没营业,教师寻寻觅觅两个多月,车子找不回,罚单却寄上门。

去年12月26日,教师尹国强(40岁)因为驾驶的银色丰田Estima多用途轿车的引擎散热器(Radiator)漏水,所以联系修车厂安排维修。车厂老板阿尔文过后安排修车技工Ken上门将车子开走。

尹国强说,他之前已经四次把车子送到该间车厂维修,每次都由Ken上门将车子驾到车厂。他对这样的安排相当放心,没想到车子被驾走之后,问题接踵而来。

接下来的一个月,车厂老板阿尔文来电表示,车子的发动机机架(engine mount)破了,需要更换,维修时间会延长。1月24日,阿尔文发出单据向尹国强索取4800的修车费。

尹国强说,车子之前送修时有一年保用期,基于保用期未过,他拒付修车费。阿尔文当时告诉他,车子其实是被送到第三方车厂进行维修的,因此没有保用期,希望他能体谅。

修车费用谈不拢,尹国强又不想为老车花费太多,因此决定不修。没想到阿尔文得知后却说,修车钱不交,他就不能取回车子。失踪的车子,是一辆有13年车龄的二手车。

接下来,尹国强就再也无法联络上阿尔文和Ken,他于是报警,并在警方的建议下,到第三方车厂取车。可是第三方车厂却告诉尹国强,Ken早在1月24日,在支付了维修费后把车开走。

“我过后到阿尔文的车厂找人,却发现车厂已经没有营业。”

车子送修,修到下落不明,尹国强只能大叹无奈。这些日子以来,他多次寻车不果,却在日前却收到陆交局的罚单。

根据罚单记录,有人于2月1日早上8时48分许,在现金卡没有足够储值的情况下,驾车经过合乐路往克里门梭道方向的公路电子闸门而被罚。他事后又再报案。

警方受询时证实接到报案,调查仍在进行中。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3月6日《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