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姐弟3人翡珑山祭亡父 惊见骨灰龛不见

胡家姐弟如往常来扫墓时,赫然发现父亲的灵位只剩下被切割干净的一小块字碑,还有骨灰龛放置多年留下的印记,但父亲的骨灰瓮却不知所踪。(摄影/林泽锐)

字体大小:

姐弟三人到翡珑山扫墓,结果赫然发现父亲的骨灰竟然不翼而飞。

胡先生(60岁,自雇者)和两个姐姐如过去三十多年般,今早在清明节前的周末到翡珑山扫墓祭祖时,惊然发现安置父亲骨灰龛的字碑已被人破坏,里面的骨灰龛也不见踪影。

他说:“我们每年都来这里扫墓,上一次来是在去年的清明节。早上8点到这里扫墓的时候看了看灵位,发现有点不一样,没想到父亲的骨灰龛整个都不见了!”

三姐弟急忙向在场的国家环境局工作人员追问骨灰龛的去向,他们在翡珑山等了近三个小时还得不到答案,只好先回家。

胡先生告诉《联合晚报》,姐姐早前收到当局的信件通知说,翡珑山骨灰瓮安置所将被拆除,他们得将骨灰迁移到别的地方。由于不想将父亲的骨灰龛安置在万礼或蔡厝港骨灰瓮安置所,姐弟三人决定在拆除前再选日期迁至光明山的安置处。

让他十分不解的是,他们早前已电邮通知环境局会折日再迁,而环境局工作人员也证实说并没有收到通知要进行迁移。据了解,骨灰龛安排迁移时,通常会请家属到场见证整个过程。

胡先生的姐姐无奈地说:“谁会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明明通知了暂时不搬,也不知道骨灰龛被谁拿走了,我们真担心找不回来。”

胡先生担心是不是有人刻意破坏,因为平日翡珑山不见有保安人员在场。

徐姓保安告诉记者,翡珑山通常只会在清明节前后请保安人员帮忙。这里剩下的骨灰龛不多了,因此今年还延后了一个星期才让保安到这里疏通交通。

环境局:目前正调查 会给家属所需援助

针对骨灰瓮不翼而飞的问题,环境局回答《联合晚报》询问时说,当局目前正在调查此事,并会给予家属所需的援助。

环境局发言人受询时证实,已接到有关通知,指翡珑山有骨灰瓮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移走。当局将调查此事。

翡珑山将兴建崭新的殡仪馆综合大楼,取代现有的翡珑山骨灰瓮安置所和殡仪馆。

自2015年起,不少家属已陆续收到通知要将骨灰瓮迁移至其他地方,截至今年1月,两万个骨灰瓮中还剩下约4000个待认领。

目前有两个殡葬业者仍在翡珑山营业,它们是新加坡殡仪馆和翡珑山圣所(Mount Vernon Sanctuary)。这是他们第三次延长地契,获环境局批准营业至今年9月底,在这之后必须撤离翡珑山。

新的殡仪馆综合大楼预计将在2021年动工,2024年竣工。

陈锦娟(53岁,采购员)每年都会来这里扫墓。今早她和先生带着三个孩子来拜祭父亲。她说:“其实我们一开始也不知道要把骨灰移到别处,是在新闻上看到才去查。在万礼的安置处已经选好了。”

蔡厝港骨灰瓮安置所 出现扫墓人潮

蔡厝港骨灰瓮安置所今早也出现大批扫墓祭祖的人潮,有公众为省去停车的麻烦,直接租下迷你巴士,载送一家大小20人到坟场扫墓。

《联合晚报》记者今早6时左右走访蔡厝港骨灰瓮安置所,天未破晓,停车场已停放了很多车辆,人潮不断。到7时左右,附近的蔡厝港华人坟场也逐渐看到不少家庭扶老携幼前来扫墓。

黄文琪(57岁,行政人员)今早一家20口浩浩荡荡到蔡厝港骨灰瓮安置所祭祖。她说:“这里非常难找停车位,而我们家人都住得非常近,而且要带的水果,祭品和桌子等非常多,我们便直接租了巴士载我们来回坟场。”

她提到,今早共有四代人一同祭祖,最年长的60多岁,最年幼的则是两岁。“清明节扫墓是个传统,我们也希望一直把这个传统传承下去,让孩子孙子知道我们的根在哪里。”

郁业兰(71岁,退休者)约一个星期前就开始准备扫墓所需的祭品,今早约4时她就从勿洛住家出发,和丈夫骑电单车到蔡厝港华人坟场祭拜家婆。

她说:“清明节要到了,我们就趁着今天的公共假期和好天气,来这里扫墓。我们担心塞车,一早就出发,没想到来到坟场漆黑一片,我们担心路滑,一直等到6点多,天空比较亮时才到坟墓前祭拜。”

郁业兰说,过去30多年来,夫妻俩每年都会坚持到家婆坟前扫墓,以表尊敬。“这是我们的心意,只要身体情况允许,我们每年都会来。”

她说,除了给家婆扫墓,他们今晚也将和儿子媳妇乘车到马来西亚吉隆坡,给家公扫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