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道路 招禽引虫采花摘果

人间四月天,狮城艳阳天。虽然有时晴有时雨,但四处总会绽放着灿烂的花、夺目的果,因为每年三四月是本地的第一个“花季”,第二个花季则是在八九月。

在有花又有果的时节,全岛各处“招蜂引蝶”,也吸引不少体态轻灵、鸣声悦耳的鸟儿,来尝鲜果。

走进贯穿全岛的绿色廊道或自然连道,犹如走进新加坡版的“花果山”,体验犹如城市森林的自然美景。

本期《大特写》,《联合晚报》记者带大家走进自然连道的世界,了解国家公园局建造的“动物公路”及其背后故事。

file6zqdyi722us14rvj02b9_Large.jpg

打从55年前建国总理李光耀种下一棵黄牛木后,岛国年年植树,至今种下超过150万棵路边树、千万棵灌木。加上森林里的树,保守估计新加坡有超过200万棵树。

最近四处开花结果的路边树,其实是精心打造的“动物道路”,让它们通过自然连道“采花摘果”,穿梭全岛各地。

国家公园局(NParks)自2012年以来推出自然连道(Nature Ways)试验计划,在城市里仿造森林环境,在原有的绿景增添让动物穿梭的道路。目前,本地有18条自然连道。

自然连道是指在路边栽种精心挑选的乔木和灌木,以带动两个绿地(如自然保护区及公园)之间的动物流动。它除了为本地增加绿景,也能吸引不同飞禽及昆虫在全岛各地移动,同时也可能把更多不同物种带到我国。

国家公园局道路景观处高级署长胡朝胜受访时告诉《联合晚报》:“自然连道是一种创新的方式,让我们在提升自然保护工作的同时,也能增加在城市化环境中动植物的多样性。”

自然连道通常是建立在动物穿梭于高度生物多样性地区时,最有可能选择移动的路线。

胡朝胜解释,除了增加生态连接性,这也能让飞禽和蝴蝶增加分布范围,并推广基因多样性。

“四层”系统仿森林原始生态

简单来说,自然连道在设计时,采取仿造森林环境的策略,让动物犹如回到原始生态。

根据公园局提供的资料,自然连道有四大“层次”,每层都有其独特用意。

file6zqdyif0t3713zqr441f_Large.jpg

打个比方,冠层林木犹如房子的屋顶,中冠层林木则是天花板,下层林木则是客厅,而灌丛层就好像地下室。

顶层的冠层林木(Canopy layer)由雨林树木如龙脑香科乔木所组成。这些大型树木完全成长后,能为栖息其间的食虫植物鸟类提供食物,并为老鹰等鸟类提供筑巢的地方。

第二层是由“路边树”组成的中冠层林木(Mid-canopy layer),为食虫植物鸟类及喜欢花蜜的鸟类提供住处和食物。

第三层的下层林木(Understorey layer)是小型果树,它们的小果实是食果鸟类的食物来源,树身也是一些蝴蝶的寄主植物。

最后一层则是灌丛层(Undergrowth layer),由色彩缤纷的花丛和灌木丛组成,除了为蝴蝶和爱好花蜜的鸟类提供花蜜,也是许多昆虫的居住之地。

公园局通过这个系统化的方式打造自然连道,间接提升居民的居住环境,让人们在高度城市化的环境里,得以欣赏精彩多元的物种。

双管齐下确保通行无阻

土地在我国是极其宝贵的资源,如何在繁华城市中建造绿景,一直以来都是一大挑战。

公园局道路景观处高级署长胡朝胜表示,每条自然连道都经过细心规划,“我们通常会战略性选择地方来打造自然连道,这些地方通常近期内不会有太大发展或变动。”

确定地点后,公园局就采取上述的四层次方式规划,让不同树种吸引不同鸟类。

胡朝胜也指出,自然连道中的花也经过精挑细选,“公园局会选择那些能吸引蝴蝶前来,并有助于它们繁殖的花种。”

公园局会选用有利于生物多样性的不同花种,如能产出花蜜,及能成为花蝴蝶的寄主植物。

简单来说,公园局双管齐下——利用合适的花草树木、提供最好的环境——打造出让动物通行无阻的道路。

当然,作为动物道路的自然连道也需定期检查和“维修”。

胡朝胜说,公园局会定期观察自然连道内的动植物分布,并在适当时增加植物种类。

“这样一来,我们能在促进生物多样性的同时,也让植物在更自然的环境下生长。公园局也会定期进行维修和实际巡查,以确保植物的健康,并更换坏死的植物。”

当局去年延伸连接三巴旺公园、三巴旺社区中心以及义顺公园的三巴旺自然连道,将其延伸了4.4公里,让自然连道更好地连接生物多元性的绿地,让动物们有更好的环境及道路。

12年增100公里

胡朝胜透露,我国目前的18条自然连道总长80公里,公园局的目标是在2030年将它延长到180公里,即12年内增加100公里。

新加坡从东到西50公里,180公里的自然连道是从东到西的三倍多长度,可以想象到时周围都可能是自然连道的一部分,这将进一步提升我国花园城市的质量,胡朝胜鼓励更多公众齐心为这浩大工程尽一分力。

胡朝胜说:“我们一直与社群团体、不同学府及机构一同合作种植更多植物。当局会到自然连道进行生物调查,与公众一起通过视觉识别来记录所发现的品种,从而评估种植不同植物的有效性。”

他也欢迎公众与公园局洽谈,并直接联络他们以获取更多资料。

常见果树、飞禽、昆虫

据公园局提供的资料,本报记者整理本地及自然连道中常见的果树和动物。

果树

星苹果(Star Apple)

星苹果也称牛奶果,属常绿乔木。它生长繁茂,树高达六七米,在本地多处可见。

原产于热带美洲或西印度群岛地带,许多热带国家都可见它的踪影。除了可直接食用,也可以被做成蜜饯,或用作冰淇淋原料。

file6zpfk70epepv0h7edwg_Small.jpg
星苹果是本地常见果树,紫白色的花朵散发淡淡清香。(国家公园局提供)

罗比梅(Plum of Martinique)

罗比梅树属常绿乔木,树上长满橙红色亮丽的喇叭状花朵,熟透的小红果如樱桃般。

它原产于菲律宾,因其艳丽的红叶,所以经常被运用在公路造景。这种果实一开始是青色,熟后才成红或紫色。罗比梅味道酸涩,但经过处理,便能制作成果酱及用于其他食物中调味。

番龙眼(Pacific Lychee)

番龙眼也称为金花梨,原产地为中国南部及斯里兰卡,目前主要产地则在东南亚地区。

它原为本地稀有乔木,但经过培养后发现其快速生长能力,所以在本地被用于替换旧街道树种。番龙眼果实鲜甜,口味可说与荔枝相近。

南瓜山竹(Asam Gelugor)

南瓜山竹也称藤黄瓜,作为山竹家族的一员,该品种的山竹外表类似南瓜。它的果实大又圆,熟时呈现橙黄色色泽。

有趣的是,在亚洲菜系中,它的果实或制成水果干时,因其酸味,通常被用作咖哩的调味。

昆虫

宽边黄粉蝶(Common Grass Yellow)

拥有鲜黄柠檬色翅膀的宽边黄粉蝶,是本地最常见的蝴蝶品种之一。它是粉蝶科中的一种,分布广泛,在中国、日本、韩国、斯里兰卡和马来西亚等地都有它的踪影。

这种蝴蝶的主要食物来源是豆科( Leguminosae )家族的植物,而因它赖以生存的寄主植物(host plant)比较多种,让它能轻易适应许多不同环境。

金斑蝶(Plain Tiger)

金斑蝶是广布在亚洲及非洲的一种蛱蝶。其底色是橘紅色,翅末端有黑色及白色斑纹,很容易分辨。

有趣的是,雄蝶比雌蝶细小,但色彩较为鲜艳。它经常出现在毛虫寄主植物如牛角瓜(Giant Milkweed)的附近。

file6zormnx3rqe1dgvcs6me_Large.jpg
公众可在自然连道中注意金斑蝶的踪影,它有橘紅色的底色,翅末端有黑色及白色斑纹,很容易分辨。(国家公园局提供)

飞禽

黄腰太阳鸟(Crimson Sunbird)

作为新加坡常见的鸟类之一,甚至有人把它誉为“新加坡国鸟”。它属于小型鸟类,头部、背部和胸部都是红色,以昆虫和花蜜为食。

除了新加坡,黄腰太阳鸟的栖居地还包括东南亚、印度和中国南部,主要食物来源是花蜜,也食用蜘蛛和其他昆虫。

红颈绿鸠(Pink-Necked Green Pigeon)

红颈绿鸠也称粉颈绿鸠,雄鸟胸部橙红色、颈部粉紫色,而雌鸟则全都是青色。它主要分布于东南亚各国,仅用少数枝条拼搭而成浅盘,铺在树干上就可筑成巢。

它们是城市化环境的常客,能轻易适应在城市化的环境居住,而有时候还为一整群出现在果树上。

file6zormo0gt0816hmn8en_Large.jpg
红颈绿鸠是城市化环境的常客,能轻易适应这类环境。(国家公园局提供)

白眉黄臀鹎(Yellow-Vented Bulbul)

白眉黄臀鹎鸟是一种东南亚常见鸟类,它们已相当适应城市化环境,会选择在隐蔽的角落筑巢以躲开捕食者的视线。

它主要食物来源是果桨,因此喜欢栖息于花草丛生的地方,尤其是在紫野牡丹花能轻易见到其踪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