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助我我助人 义工脱债潭 回头救债友

许多辅导义工以“过来人”的身份扶持其他欠债者和家属面对难关。
许多辅导义工以“过来人”的身份扶持其他欠债者和家属面对难关。

字体大小:

欠债像个黑洞,有人受困无法自拔,有人爬出来后,还热心拉人一把。

许多债务辅导义工都是“过来人”,曾经绝望,甚至不想活,但如今成功走出阴霾,还扶持其他欠债者和家属面对难关。

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真正体会求助者的心理。与其说以辅导员身份为他人贡献,他们更愿意以朋友的身份鼓励他人,让求助者重新出发。

本期《大特写》,记者采访本地主要的三个债务辅导组织,揭开义工背后的故事,了解他们如何尽心尽力帮助陌生人。

本地主要的三家债务辅导组织,是亚杜兰生命辅导中心、一望中心,以及兴起社区关怀。

它们的辅导义工几乎都是过来人,来自不同家庭背景和社会阶层,不仅每周义务接见求助者,有些还把手机当做24小时求助热线,随时应付紧急情况。

五年前成立的亚杜兰生命辅导中心已帮助超过3860个案例,包括各种族年龄阶层,其中华族占54.8%,马来族占26.2%,印族占10.8%。

中心创办人兼主席王其俊说,义工经常上门安慰害怕阿窿或因绝望闹自杀的求助者。“义工们平均每周花10小时到15个小时帮助求助者,他们都任劳任怨。”

成立一年半的兴起社区关怀创办人兼主席王爱芬说:“这群人以前也是走头无路,求救无门的赌徒,最能体会走在旧路上的求助者,不单鼓励他们,还会陪同他们一起走,有时还自掏腰包,让求助者买三餐。”

成立14年的一望中心,辅导部主任王宝婵把义工比喻为中心的资产。“他们以过来人身份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向新求助者分享克服困难的个人经验,这犹如一针镇定剂,能起到安抚和鼓励的作用。他们当义工时,继续体现互助自强的精神。”

帮家人扛债 未必是赌徒

欠债者未必是“低收入者”或“赌徒”,有人是帮家人扛债。

file708gseizz9dsr4888gg_Medium.jpg
超市员工傅勤兴当年为弟背债,八年来靠爱心和热忱坚持,把手机当辅导热线,协助欠债者重回正途,家庭恢复和睦。(饶进礼摄)

傅勤兴(54岁,超市员工)八年前为缓解弟弟的车贷,代他向放贷商借几千元,过后却引来阿窿硬塞钱进户头,还追讨50%月利,他完全无法应付,向辅导员求助半年后终于把债还清。

为了报恩,傅勤兴七年来热心辅导欠债者,他专跑家访,协助求助者与家人沟通。

他说,欠债者往往不敢向家人坦白,总是独自面对,但他认为家庭支持最关键,因此总会代求助者向家人客观解释情况,安慰并鼓励一家人团结面对。

他忆述,曾有一名因生意失败借阿窿的父亲到亚杜兰求助,称不论谁去敲家门都会把妻女吓哭,他于是带领几名义工上门陪伴。

他说:“当义工要有爱心,因为真的很伤神。”

虽然累,但他表示,看到一家人安心和恢复笑容,求助者走回正道,“心里就很开心”。

偿债获协助  当义工报恩

同样因家庭原因卷入债务漩涡的傅琳玲(25岁,前快餐店员工)说,去年一段时间在外国公干的父亲没给家用,母亲和弟弟的生活费如山压在她一人身上,她转向放贷商和阿窿借钱纾困。

但债务越滚越多,一度高达到1万6000元。去年底,茫然无助的她在亚杜兰中心的帮助下寻得合理的还钱方案。

005_Medium.jpg
因家里生活费应付不来,傅琳玲(左)向阿窿借钱,在困苦时获义工帮助,如今和男友坎南当义工,服务落难者。(饶进礼摄)

因为感激,她和男友坎南(Kannan)今年1月成为义工。

“把求助者当成朋友,给他们希望”。傅琳玲说,每当求助者脸上重现笑容,都让她感到充满成就感。面对青年欠债者,她会鼓励他们寻找健康的生活方式,让他们领悟把钱花在游戏或赌博根本是浪费生命。

坎南是私召车Grab司机,常免费载辅导员王其俊处理深夜或紧急的情况。他说,义工们会帮“王大哥”分担责任,陪伴求助者按计划走下去。

他说:“我们每天都在见证奇迹,也在学习中。但是当义工也有风险,因为知道会有人帮你,就可能感到欠钱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

不想家破人亡  痛下决心改过

也有欠债者不堪骚扰,当上阿窿跑腿抵债。

陈灿鸿(66岁,德士司机)说,家中兄弟姐妹多,小时候要零用钱都得靠自己。他九岁学会吸烟赌博,11岁站在甘榜小路上收保护费,高峰期欠放贷商和阿窿各6万元。

file70fmwcqgdmufttlp9bv_Medium.jpg
自称当了半辈子的“坏蛋”,德士司机陈灿鸿也加入义工行列,立志不再赌博。(陈斌勤摄)

为抵债,他在自己名下开了10个银行户头让阿窿转账,赚取250元的“月薪”。

他自称不怕阿窿,认为与阿窿交涉是一场“心理战”,面对恐吓时会回复“是男人就自己来”。

他说,60岁那年,他因当跑腿惹官司,后来受到警方严厉警告。

因为“不想家破人亡”,陈灿鸿五年前痛下决心改过,到亚杜兰当辅导义工,立志不再碰赌博。

叱咤大老板  落难告破产

辅导义工当中,也包括风光一时的前老板。

三年前,乐乐假期旅行社因资金周转不灵结业,老板郑维贤(65岁,右图)欠下500万元巨款,不久后宣告破产。

file708gsexzfk611vdz9nrg_Medium.jpg
旅行社前老板郑维贤,经常分享自经历,鼓励求助者别放弃。(饶进礼摄)

他说,年轻时曾在新马泰拥有12个房地产,手下60名员工,每月营业额高达200万元。在最落魄时,曾向60家放贷商借钱,“单是利息,每天就得还1万元。”

走投无路时,他通过亚杜兰处理债务,过后当了两年义工至今,已辅导500多名求助者。

他透露,很多求助者因为过度消费而卷入债务漩涡,包括爱买名牌、流连挂花场等。欠债者当中也不乏高薪专业人士,如医生、金融业高管,月薪2万至5万不等,欠债原因其实与一般人并无分别。

他强调“放下很重要”。他本身让生活重新回到原点,才真正从黑暗中“走出来”。

如今郑维贤靠开私召车Grab谋生。虽然生活简朴,但努力助人,他生活很充实,内心很满足。

他表示,“反正不可能在旅游业东山再起”,如今打算一直开Grab,直到开不动为止。

助辅导别人 也帮了自己

自称光顾过“地球上八成的赌场”,他从前把家当酒店,如今当义工后“成为正常人”,回到家庭享受天伦。

一望中心义工李菲立(67岁,劳务中介)1975年开始做生意,收入相当可观,但21岁时已在赌桌上输掉百万元。

003_Medium.jpg
劳务中介李菲立说,他改过自新后更顾家,辅导他人最大的收获是让自己“变回正常人”。(何炳耀摄)

他忆述,当年因工作需要常赴夜总会应酬,结交许多赌徒。相互影响下,他也染上赌瘾。

他说,地球上的赌场他“80%都光顾过”,包括韩国、柬埔寨、美国和云顶,没多久便欠了一屁股债,一度每月要还10万元月利,他还固执地想把债“赌回来”。

1985年,李菲立宣告破产。2009年底,他被家人“押到”一望中心求助,在义工辅导下被感化,过后生意重回正轨。

当了八年义工的李菲立说,辅导不仅是助人,更是“帮助自己走出来,成为正常人”。

他说,从前花大把时间应酬,完全“把家当酒店”,如今很重视陪伴家人的时光,常常在家吃饭,也在休假日带儿孙出国游玩。

智商一五四 竟做蠢事

赌徒除了“想赢”,更“相信自己会赢”,才会一欠再欠。

不愿具名的53岁金融业者透露,他从前测试过智商达154,向来自认聪明,加上有过一周赢10几万元的经历,导致沉迷股市多年。

最终投机烧到手,他欠下放贷商和阿窿10多万元,阿窿跑腿一度到公司骚扰追债,好在老板宽容,他才没有丢了饭碗。

2013年,他被姑姑带到一望中心求助,债务舒缓后,从2014年下半年当义工至今。

他承认,虽然有时还会感觉“心痒痒”再赌一把,但都会主动找其他事情做,转移注意力。

他以自身经历总结“欠钱是从赢钱开始的”,别人或许可以“小赌怡情”,但“我就不行”,自认会“大赌乱性”,干脆彻底不再碰赌博。

司机太空闲 滥赌欠巨债

太闲空的人也是“高风险群体”。2010年, 德士司机洪成发(53岁)一时兴起去拉吃角子老虎机,过后倾家荡产。

洪成发说,他烂赌时一度不工作,成天泡俱乐部。为填补狂赌凿出的破洞,他瞒着妻子刘碧真(50岁,文员)向放贷商和阿窿借钱。

2012年,他在两轮赌博中欠下26万元,倾尽了积蓄,借尽了亲友,连房子都卖了,家人也频频遭阿窿骚扰,但他依然执迷不悟。

004_Medium.jpg
德士司机洪成发与妻子刘碧真,走出生命幽谷后,携手以“过来人”身份开导赌徒。(何炳耀摄)

第三回赌瘾复发时,他万念俱灰闹自杀,但妻子对他已彻底失望,找律师拟好了离婚协议书。

刘碧真坦言,那段日子成天提心吊胆,担心铁门被锁、有人跟踪,甚至一度“想带两个孩子跳下去”。

当她申请禁门令让丈夫列入赌场黑名单时,有人向她介绍兴起关怀辅导中心,令她心中燃起一丝希望,决定给丈夫两年时间改过自新。

经过辅导,洪成发对赌博完全失去兴致,债务也顺利摊还。

如今,洪成发也成了兴起的积极义工,夫妻俩通过亲身经历,携手帮助更多的欠债者走出生命中的幽谷。

单亲妈盗款还债被判监 今当‘母乳大使’

除了每周接见求助者,义工也当桥梁,帮助求助者与债主沟通,协商寻找解决方案。

单亲妈妈黄丽晴(25岁)三年前因投资不当,草率买屋而陷入债务漩涡。前夫当时对债务袖手不理,甚至要她去堕胎。

她说,在火烧眉毛之际,她的手机收到放贷简讯,情急之下转向阿窿借钱。“那时有什么号码都打过去,最后跟20多组阿窿借了3万多元”,结果无法应付高昂利息,遭阿窿不断骚扰。

她也在一念之差下擅自将公款拿去还债,东窗事发后被判入狱半年。

服刑期间, 她因无法哺乳女儿,获善心人捐母乳,如今要当“母乳大使”,收集母乳免费送给缺乏母乳的家庭。

她说,还债过程中找上亚杜兰求助,当时有义工帮她与放贷商协商,找出还债方案。如今她成功走出阴霾,与前狱友联手在裕廊西开了一家奶茶甜点店,生活重见光明。

file70fmwcqa79fvg7owd6u_Medium.jpg
在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单亲妈妈黄丽晴获义工帮助与放贷商协商,找出还债方案,如今在裕廊西开奶茶甜点店,生活重见光明。(陈斌勤摄) 

求助者包括各族群 以20至40岁者居多

无论男女老少或种族,义工都会帮忙求助者面对问题,手把手陪着走出阴霾。

综合三家机构的义工观察,求助者包括各大种族和客工,以20多岁到40岁居多,主要因生活方式或赌博而欠债。

谈到解决方案,在协商谈妥还债方案后,义工一般会劝欠债人多打一份工,如到麦当劳快餐店值晚班,或开私召车增加收入。

李菲立也强调,在还债过程中,家人支持至关重要,也需寻求任职公司的谅解,才能多方面帮助他们重新站起来。

至于青少年欠债者,辅导义工一般上不建议让他们通过宣布破产来重组债务,以免影响前途。

面对阿窿,义工们一致同意那是一场心理战。傅琳玲说,许多人不知如何应付骚扰和恐吓,往往因恐惧而不断妥协。

她说,解决方式其实很简单,就是报警和更改手机号码。

因此,让过来人来带路很重要,不仅让求助者通过实例看见希望,也带着他们有效解决眼前的难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