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女佣当阿窿 借钱给本地同乡 也汇回乡放高利贷

外籍女佣借贷问题越来越严重,近几个月市面上甚至出现专门怂恿女佣借钱的“中间人”。(档案照)

字体大小:

本地女佣向放贷公司借贷情况越演越烈,《联合晚报》获知有女佣竟然自己借钱当阿窿,不仅向本地同乡非法放贷,还把这盘生意延伸回国,向乡民下手,转手收取10至20%的利息。

《联合晚报》日前报道,外籍女佣借贷问题越发严重,家庭佣工中心(Centre for Domestic Employees,简称CDE)也发布文告表示关注,并呼吁面对经济困难的外籍女佣,应先向雇主寻求帮助,也提醒女佣不应借钱给人,以免让自己陷入经济困境。

不过,《联合晚报》获知消息,近几个月市面上出现专门怂恿女佣借钱的“中间人”,这些“中间人”不但鼓励女佣借贷,还教导她们如何放贷。“中间人”过后还亲自带着这些女佣上放贷公司借钱,以便向放贷商或女佣收取“中介费”。

据悉,一些放贷商从中看到“商机”,纷纷效仿,甚至派专人跟女佣解释,称合法借贷的利息每月仅4%,女佣借钱后可将钱汇回家乡进行非法放贷,转手收取10至20%的利息。

据了解,借钱放贷的女佣多来自菲律宾、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他们除了寄钱回家乡做“阿窿”,也把魔掌深入本地如小印度、乌节路等客工与女佣云集的地方放贷赚钱,令本地其他女佣甚至客工“中招”。

兴起社区关怀创办人兼主席王爱芬受询时证实,她曾接获一名女佣投诉,对方因家乡小孩开学急需钱用,而向别的女佣借钱,但借300元却要还350元,放贷的女佣还恫言若没法还钱就上门找雇主要,吓得借钱的女佣只好跟放贷商再借钱还给对方。

亚杜兰生命辅导中心主席王其俊也称知悉女佣跟放贷商借钱做“阿窿”的情况。他也提出隐忧,称女佣在本地借钱、再拿到家乡进行非法放贷的模式漏洞百出,因女佣人在新加坡,无法保证家乡的放贷情况,如果对方跑路,女佣将血本无归。

“这种情况一发生,女佣不只赚不到外快,还必须赔偿自己借贷的数额,可能会引发更多的问题。”

据他获知,女佣借贷的情况是今年2月开始出现,目前在本地向放贷商借钱的女佣至少超过3000名,其中或有10到20%的女佣本身可能从事非法放贷活动。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6月23日《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