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雇主申诉:女佣回乡前向7阿窿猛借钱

女佣“跑路”却没带走衣物。(曾美玲摄)
女佣“跑路”却没带走衣物。(曾美玲摄)

字体大小:

女佣回乡前欠下7组借贷公司及阿窿3000多元,拖累雇主一家被骚扰。

女雇主指阿窿打电话讨债25分钟,调侃两人对话如情侣吵架,最后讲不过她反叫她别再骚扰!

陈女士(48岁,家庭主妇)告诉记者,女佣在今年4月间声称要回菲律宾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

“她在我们家工作了6年,一直循规蹈矩,我们也不疑有他,让她回去两周,临走前我还借了500元给她。”

她说,自己替女佣更新了工作准证,对方原定上个月21日回来上班。

岂料,女佣离开不久,陈女士接到一名陌生男子的来电,声称女佣欠了他420元,却联络不上女佣。

20180623_1529763878337_6144156605876617_10_2hhbms_zuann_Medium.jpg
陈女士的电眼拍到男子在门外鬼祟。(受访者提供)

“他自称是合法的放贷者,去年11月借了我的女佣420元,女佣回国后没如期偿还,才会找上我。我原打算替她还了钱息事宁人,岂料同一天晚上近11点,一名阿窿也打电话来说我女佣欠他500元,最初态度嚣张,蛮不讲理,硬要我还。”

陈女士录下和阿窿的对话,在25分钟的对谈中,她不断告诉对方等女佣回来才直接向她追债,对方一度搭不上话。

20180623_1529763878337_6933559180352369_12_2hhbms_zuann_Medium.jpg
陈女士的电眼拍到男子在门外鬼祟。(受访者提供)

根据她出示的音频,阿窿一度调侃说:“我们很像男女朋友在吵架…我以前跟我女朋友讲电话都没有讲这样久。”

阿窿一度说不过陈女士竟问:“你是做律师的吗?”

接着,阿窿乱了阵脚嚷:“我不要跟你讲这样多…你不要再disturb(骚扰)我了,你一直带我游车河,现在就挂电话!”

20180623_1529763878337_6642368059545939_4_2hhbms_zuann_Medium.jpg
陈女士录下自己和阿窿的对话,也报警处理。

饱受困扰的陈女士说,阿窿后来再打来,她不再接听,过后还有另5人来讨债,但女佣并没有如期在5月21日回来,她最后决定报警。

警方证实接获这起案件的通报。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6月25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