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指母没获妥善照顾 告疗养院索逾10万

被起诉的救世军安乐之家疗养院位于樟宜北路上段。死者于2010年入住疗养院,直至2016年初。(档案照)
被起诉的救世军安乐之家疗养院位于樟宜北路上段。死者于2010年入住疗养院,直至2016年初。(档案照)

字体大小:

百岁女人瑞过世,女儿入禀法院起诉疗养院疏忽,导致母亲住院六年期间身体多处受伤,无缘无故跌倒,甚至不顾母亲尊严,让她只穿着纸尿片,光着下身坐在床上。女儿料索赔超过10万元,包括要求疗养院退回母亲的住院费。

这起疗养院疏失案明天在国家法院审理一天,由法官定夺答辩人救世军的安乐之家疗养院(Peacehaven Nursing Home)是否在照顾住户时有疏失,并得为此承担负责赔偿责任。若诉方胜诉,法院将另外审理和决定赔偿数额。

根据《联合晚报》所取得的索赔书,老妇尼合柯尔(Nihal Kour w/o Najir Singh)在2010年1月入住位于樟宜北路上段的救世军安乐之家疗养院,住上长达六年的时间,直至2016初离开该疗养院。

老妇已在去年8月过世,享年100岁,法庭文件没有揭露老妇的死因。

老妇的中年女儿尼尔敏德(Nirminder Kaur Smith)于2015年,即母亲仍在世时,就对疗养院采取法律行动,包括发律师信要求院方交代母亲身上伤势,以及入禀法院展开诉讼。代表诉方的是邹天齐律师。

诉方在索赔书里对疗养院列出八大指控,指责对方在照顾母亲时出现疏失,导致母亲身体多处受伤,以及精神受到困扰。

这包括疗养院职员推老妇坐轮椅上厕所时,导致老妇脚趾头受伤,以及在喂老妇吃东西时,让老妇光着下身、只穿纸尿片,不顾老妇的尊严。

诉方所要追讨的赔偿将包括老妇在疗养院居住期间所承受的伤势与痛苦赔偿,以及讨回老妇居住期间所支付的部分住院费。据《联合晚报》了解,扣除政府津贴后,老妇每月的住院费大约介于700元至1000元左右。整体索赔数额料超过10万元。

疗养院:失智妇有情绪问题

疗养院辩称,失智老妇有情绪问题,是老妇自己拉起睡衣曝露下身,疗养院没有疏忽,是老妇女儿要求过高。

根据救世军的答辩书,疗养院的职员们都妥善照顾老妇,也没有忽略老妇的情绪或所展现的任何压力。

辩方表示,老妇在入住疗养院之前,就已被诊断患有失智症,不时会出现坐立不安和容易躁动的行为及情绪。例如,在疗养院等候餐饮提供时,老妇会反复大声叫喊,或抱怨说:“我是坐在这里等死。”

关于老妇光着下身、只穿纸尿片一事,辩方声称,是老妇导致自己衣冠不整,非疗养院职员故意这么做。由于职员的视线被桌子阻挡,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察觉。

辩方也坚称,如果住户要上厕所,这是职员会优先处理的事情,因此驳斥诉方对没有及时带老妇如厕的指控。

至于老妇跌倒一事,辩方声称没人看到事发经过,疗养院事后建议采取预防措施,把老妇身体固定住,不让她自行随意乱动。

代表辩方的Legalstandard律师事务所在答辩书中指出:“起诉人真正的投诉关键,在于尼尔敏德(老妇女儿)所期待的服务水平,而并非没有证据可支持的疏忽指控。”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6月25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