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夫剪衣藏药禁足 翁姑助媳逃家

妻子指丈夫不让她出门见亲友。(示意照)

字体大小:

女研究员生产后,指丈夫家暴,剪破衣服、藏起产后调理中药,还禁止她出门见家人,家公家婆甚至助媳妇逃出家门。

根据家事庭判词,一对离婚夫妻育有一名3岁独生子,丈夫去年6月向法院申请共同看管权(shared care and control),但之后在今年2月改为独自看管权。

dsc_4797a_Medium.jpg
妻子指丈夫不让她出门见亲友。(示意照)

判词提到,孩子出生时,夫妻俩因丈夫在美国修读硕士,因此居住当地。同年,妻子找到一份在英国的研究员工作,于是举家迁至英国,直到2016年才回新,并住在婆家处。回国后,丈夫为自雇人士,而妻子则为家庭主妇。

妻子表示,丈夫曾多次家暴,还因芝麻绿豆小事,剪破及丢掉她的衣物。此外,她也指丈夫对她百般控制,藏起家人买给她产后进补的中药、丢掉零食,甚至不让她出门见家人朋友,还收起她的手机和电脑,防止她跟外界联系。

20180628_114840_1_Medium.jpg

去年6月6日到7日间,妻子忍无可忍下,决定抱儿子离家。妻子称6日临时和姐妹有约,但丈夫要她取消,她不肯就范,丈夫就拿走手机、皮包等,还把皮包内的卡藏在房间各处。此外,丈夫也更换手机密码,将手机藏在衣橱上方。

最终,在家公家婆协助下,女研究员成功离家,但回来时,丈夫就带着儿子反锁房内。

妻得保护令

同月8日,妻子为自己和儿子申请保护令,但没证据显示丈夫虐儿,因此只取得个人的保护令。直到去年8月22日,丈夫才终于有机会再见儿子。

虽然没批准丈夫独自看管权的申请,但法官要求妻子为对方支付这项申请的相关费用。法官表示,丈夫会提出这个申请是因为妻子在去年6月8日将孩子带走,并且直到8月末才有机会见上孩子一面,所以费用由妻子来付是合理的。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6月28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