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保龄球课程喊停 4家长上庭求复课

学员们在俱乐部上保龄球课。(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四名家长指本地一乡村俱乐部开办保龄球课程,承诺授课至少5年让学员有机会晋级国家队,岂料开课两年后却突“喊停”,望子成龙恐梦碎,入禀法庭要求开课!

有受访父母缴付1888元至2888元会费加入相关乡村俱乐部,希望儿女通过保龄球课程晋级国家队,却在去年9月间接获课程喊停的消息,晴天霹雳,据了解23名年龄介于10至20岁的保龄球学员受到影响,

家长廖美莲(45岁,自雇人士)告诉记者,儿子10岁起参加学校保龄球课外活动,遇上教练善嗒(57岁),对保龄球产生浓厚的兴趣,得知教练是前国手,也是本地双手保龄球的“先驱”。廖美莲于是不惜花400至500元买了保龄球的配备,更让儿子参加俱乐部的‘卓越中心’计划。

她称,儿子当时每周已花约8个半小时练球,但俱乐部环境好,也信任教练会好好教导,去年6月趁俱乐部优惠付了1888元(原价2888元)会员费加入,以获得课程学费优惠。

“岂料,加入3个月后,就接到教练发来简讯通知,说课程将在同年12月底结束。”

她称,让儿子参与此课程是希望他有机会进入国家队,俱乐部也曾承诺过这个项目会持续至少5年。

“接获通知后,我很惊讶,也很难过,难以向儿子解释。”

廖美莲已连同另3名家长以及教练,一同聘请律师入禀高庭,希望能让俱乐部重新开设课程。

csy_4352_Medium.jpg
家长入禀高庭要求复课。(陈思源 摄)

俱乐部:已提前3个月通知

住在东部的法兰斯(57岁,行销人员)说,他在2015年为了让女儿能跟随善嗒教练受训,不惜付2888加入俱乐部当会员,岂料课程结束只收到教练的简讯通知才得知情况。

他透露,和另外10名家长去年10月9日联名致函俱乐部请愿,希望继续开办课程。

根所出示的文件显示,俱乐部在同月25日回复信件中指出,结束课程是因蒙受亏损,需将保龄球场外租,并称遵守备忘录,给予了3个月的通知。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7月10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